<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古怪
    大掌柜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之色,连忙点头道:“大公子明见,确实是这位李公子,包下了我们云鹤楼,而且一包就是整整一周。”

    黄奇听到此处,也是微微一怔。

    云鹤楼占地面积广大,内外装修又极其奢华,若不是因为才建立了短短几年,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将口碑彻底传开,形成真正的底蕴,它早就是海州第一酒楼了。

    饶是如此,每日进出这里的人都滔滔不绝,并且一个个身份非凡,非富即贵,像杜老这种成名多年的老江湖,都舍不得自己掏钱来此吃上一顿,可见其消费之高。

    所以要包下云鹤楼整整七日,这其中所花费的钱财,还真不是一般的世家公子能够承受的,也难怪大掌柜对这个李公子如此上心了。

    “既然是贵客,那你就先出去招待吧。”

    黄奇挥挥手,轻声道。

    大掌柜点点头,微微躬身道:“那两位公子,老朽就先退下了。”

    行完礼后,大掌柜便走向房门,只是他刚刚将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年轻公子的声音就自外面传来进来:“张掌柜,本公子找了你半天了。”

    大掌柜姓张,全名张万福。

    “哎哟,李公子你怎么亲自上来了,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呐。”

    张万福望着带着几名护卫急匆匆走过来的李公子先是一愣,随后迅速堆满了满脸的微笑迎了上去,暗中却是狠狠地瞪了跟在李公子后面的酒楼小厮一眼,那小厮被瞪得脖子一缩,心中满是委屈。

    这位公子自己等不及,硬是要上来,他一个跑腿的仆役难道还能硬拦着他不成?

    那李公子看见张万福后停了下来,先是微微喘气,云鹤楼共有五层,其中天字号包间都处于中间的第三层,一般这些世家公子身子羸弱,猛然爬个三楼,出现这种气喘的状况是正常的。

    “本公子今日忙的很,实在没那个闲工夫在下面慢慢等,若不亲自上来,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得到你张大掌柜。”李公子有些不满地说道。

    “李公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张万福正要赔礼道歉,黄奇温和的声音就自他身后的房间内传了出来。

    “这位公子既然已经来了,就请他进来小坐一会儿,休息片刻吧。”

    听到黄奇的声音后,李公子微微一楞,云鹤楼的天字一号包厢他也是知道的,只是海州够资格进的起天字一号的人,他基本都熟悉的很,黄奇的声音倒是第一次听见。

    “里面的这位是?”李公子好奇地问向张万福。

    张万福偏开身子微微躬身,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恭请的姿态,笑道:“里面这是我东家的两位公子,刚刚说话请你的便是大公子了,李公子,请吧。”

    云鹤楼的东家?

    李公子眉头一挑,他虽然来海州才只有两年,但是对云鹤楼也熟悉的很,因为此楼或许不是海州名声最响的酒楼,但绝对是整个海州最为奢靡最为舒适的酒楼,多少达官贵人世家子弟就喜欢来此消遣度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云鹤楼毫不为过。

    更为难得的是,云鹤楼的背景还不是一般的厉害,他来到海州这么长时间,几乎从没有听到过哪个纨绔子弟敢在云鹤楼大打出手的,就连闹事的泼皮无赖都没有一个。

    由此两项便可以推测出,云鹤楼的东家,绝对不是一般的富贵人家了,虽然现在不论多少富贵对他来说都有如过眼云泥,但是既然就在眼前,他倒也不妨见识一番。

    “既是公子相邀,那还请张掌柜为我带路吧。”李公子稍微整理了一下仪表,对着张万福说道。

    跟在张万福后面走进了房门,李公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品茶的黄奇,实在是黄奇的气质太过于出众,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在下黄奇,李公子请入坐。”黄奇放下手中的茶盏,指着一旁墙边的软座,对着李公子和颜地说道。

    身为云鹤楼最顶级的包厢,里面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张桌子和数张餐椅而已,其中还放置着一些消遣玩乐的道具,软座便是供客人休憩之用。

    “在下李子峰。”李子峰抱拳行礼道,随后走到旁边坐下。

    一旁的侍女在黄奇的示意下,沏了一杯温茶给李子峰端了过去,李子峰似是渴的厉害,谢过黄奇后,端着茶水便仰头直接一饮而尽。

    黄奇脸上不动声色,眼底深处却有一丝疑惑之色。

    眼前这个李子峰,给他带来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具体奇怪之处,就在于他实在是太健康了。

    黄奇自他的心跳呼吸的频率,以及体内内脏传出的各种声音,乃至于他体表的皮肤状态等种种方面推断出,此人几乎全都处于最完美的状态,普通人该有的沉疴痼疾他一项都没有。

    除了刚出生的婴儿之外,就算是再健康的人,身上都会有一些隐性的伤症,除非练武练到了先天境界,才能去除一身杂质隐患。

    若李子峰是一名先天武者,黄奇倒还可以理解,然而李子峰却又完全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武者那般旺盛的气血,要知道就算是初入后天境界的武者,气血都比一般人旺盛很多。

    刚刚李子峰在门外的时候,黄奇就感受到了他的特殊之处,所以才会出声让张万福将他请进来。

    但是如此打量了数次后,黄奇心中的疑惑反而更盛了。

    待李子峰饮完茶后,黄奇便与他寒暄了几句,不过李子峰看起来似乎还有急事,寥寥两三句之后,他就和黄奇道了个不是,找上了张万福。

    “张掌柜,你等下与那些护卫交代一下,今晚来的客人里面,若有人出示类似于我这种样式的玉坠,到时候便直接请他上顶层阁楼,其余人等只能待在一到三楼,不可放他们上去。”

    李子峰从胸口处拉出一根红绳,红绳上正挂着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吊坠。

    “没问题,此等小事,李公子安排个人来交代一下不就成了,何必亲自前来呢?”张万福仔细看了一眼那吊坠的样式记在心中,随后一口答应道。

    晚间诗会的护卫秩序等工作,也都由云鹤楼来负责,并不是简单包个场地而已。

    李子峰笑笑,也没有多加解释什么,他转头对着黄奇道:“黄公子,在下就先告辞了,晚间再会。”

    他们刚刚交谈间,李子峰已经邀请了黄奇参加晚间的诗会,恰好黄奇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索性便答应了下来。

    “李公子慢走。”黄奇点头道。

    李子峰刚刚转身准备离开,刚刚走出房门,便听到身后房间内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大哥,那位李公子带的玉坠黑乎乎的,是黑玉吗?我看着怎么有点不像?”

    他的身子顿时就僵在了房门口。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着呢。”黄奇随口回道,目光落在了门口突然停滞不前的李子峰身上。

    那块黑色吊坠有问题?

    “李公子?你还有什么事情吗?”跟在李子峰后面送客的张万福,见他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问道。

    “没事。”李子峰摇摇头,转头深深望了一眼背后的房门,接着便大步离开了。

    黄奇一边饮着茶,脑海中还在思考那件黑色的吊坠,在他的感知中,那件吊坠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物件,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时,胡大力的声音突然响起:“什么黑玉?那李公子拿出来的明明就是一件普通的黄色玉坠啊,分明是黄色的。”

    “黄色?”黄奇疑惑地望向胡大力。

    胡大力点点头道:“是啊,大公子,有什么问题吗?”

    黄奇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头望向杜老,问道:“杜老,刚刚李公子那件玉坠是黄色的吗?”

    杜老如今在黄奇的帮助下,已经修炼出了一些内力,所以他虽然年纪颇大,但是眼力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回大公子,虽然老朽只瞥过一眼,但可以保证,确实是黄色。”杜老毕竟阅历丰富,从几人的反应已经看出了那件玉坠似乎有些不对劲,所以很是凝重地说道。

    “不可能啊!”黄真一脸的不服,他看的清清楚楚,那件玉坠分明就是乌黑乌黑的。

    黄奇没有说话,他一脸的沉思状态。

    在他的眼中,那件玉坠也是黑色,根本就不是杜老和胡大力所说的黄色,他们两人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那么现在问题就出现在玉坠身上了。

    加上刚刚李子峰听到玉坠的颜色时出现的反应……

    “张掌柜回来了。”看到送完李子峰的张掌柜回了房间,黄真立刻跳了起来,跑到他的身边抓着他的衣摆问道:“张掌柜,你刚刚看的最仔细,你说那位李公子的玉坠是什么颜色的?”

    张万福看着自己那被黄真两只油腻脏手抓在手中的丝绸衣摆,脸上顿时一阵抽搐,这还是他知道大公子今日要来此处,昨日特意新买的一件衣服,今天才刚刚穿上……

    “回小公子,那李公子的玉坠是由黄玉所制,正是黄色。”他有些无奈地说道。

    黄真傻眼了。

    又是黄色。

    果然只有特定的人群才能看到么?黄奇若有所思,对那件吊坠开始感兴趣起来。

    现在想来,那李公子身上的异状,定然也与那件吊坠有关了。

    ……

    ……

    到了晚间时分,整个海州城内都是一片灯火通明,往日里已经没有几个人的大街上,今日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大街两边每隔十步就挂着一个大红灯笼,摊贩们在官府安排好的区域内吆喝叫卖着,各种小吃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飘散在整个大街上,引诱得那些幼童垂馋不已。

    “好热闹啊。”黄真趴在云鹤楼三楼的栏杆处,望着下面涌动的人潮惊讶的叫道:“都快比得上同州府的元宵灯会,中秋佳节等大节日了。”

    杜老在一旁笑道:“因为云鹤楼就坐落在通往娘娘庙的主路上,这一整条大街都是庙会的举办场所,所以方才如此热闹,不过此处还算好,若是沿着这条大街走到尽头,到了娘娘庙附近,那里才是真正的热闹呢。”

    黄真听得两眼发光,拉过杜老就在旁边问东问西,一老一少两人趴在栏杆上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黄奇坐在一边的小桌旁,随意地打量着下面大厅内的景象。

    此刻云鹤楼内已经进入了不少人,并且还在不断有客人进入,一眼望去除了一些世家子弟外,更多的则是作书生打扮的那些年轻人了。

    看来李子峰除了邀请海州的各个世家公子外,还邀请了大量的读书人。

    这些被邀请的人来到云鹤楼后,却是自动分了高低上下,其中身份最为尊贵的那些人,刚一到场便在一楼众人的各种奉承中径自上了三楼,形成了一个十几人的小圈子,而二楼则略微次一等,一楼大厅内的显然都是身份最低的了。

    那些书生便基本都置身于一楼大厅中,只有少数一两个似乎是因为才学极其出众,名声不菲,被邀请上了二三楼。

    其中诗会主要便是在一楼大厅举办。

    三楼上面,那些人彼此之间都极为熟稔,三三两两的聚在各处聊着话题,黄奇独自坐在这处小阳台边饮茶,一时倒也没有人来打扰他,让他乐的清闲。

    “李公子来了。”下面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顿时下方众人都涌向了大门之处,口中纷纷热情地喊着李公子。

    黄奇打量着这一幕,心中颇感有趣。

    这李子峰的受欢迎程度,看起来比刚刚那个知府公子还要更胜一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