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任务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朦胧的月光照耀下,一个荒无人烟的破败村庄中,一名穿着锦衣绸缎的年轻公子,正躲在一个陈旧的衣橱里,两手紧紧捏着一个形式古怪的黑色吊坠,脸色苍白无比,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着,以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微弱声音喃喃自语。

    然而此刻外面整个村庄都空无一物,俱是一片死寂,也不知道这位公子恐惧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村庄并不算大,整个村子呈四方形状,东西与南北各有一条大路自村子中间穿过,两条大路交叉在一起,将整个村子分成了均匀的四小块区域。

    两道主路的交汇点是一片较大的广场,广场中央建着一个祖祠,大路上分成众多分支小路延伸到各个人家的门口,每块区域总共才十几户人家,而且一块区域只有一个水井,整个村庄公共不过四个水井罢了,由此也可以想象这个村庄的大小规模。

    只是现在的村庄中,却是无比荒凉,到处都长满了枯黄的杂草,陈旧腐朽的木门在夜风的作用下摇晃,不断发出“吱呀”的刺耳摩擦声,放眼望去几乎没有一处房屋是完整无缺,不是屋顶的瓦片脱落,便是半边墙壁已经坍塌。

    “哑——”

    一只全身漆黑两眼猩红的乌鸦,正在村子中央一株歪脖子老树上,轻啄着自己的羽毛,发出一道嘶哑难听的叫声。

    李子峰紧紧捏着吊坠,外面虽然已经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却没有减弱半分。

    因为他知道,往往杀机总是在不经意间抵达。

    “哑——”不知过了多久,又是一道乌鸦的叫声。

    然而这令常人毛骨悚然的不详之声,听在李子峰的耳中却有如天籁之音一般,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喜意。

    因为他知道,只要再等三次乌鸦叫声,他就彻底安全了,待他回去后,又是一场享不尽的富贵。

    一片乌云慢慢将月亮遮掩起来,乌云的阴影将村落完全笼罩,村子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李公子……”一道娇柔的女声突然自屋外响起,让刚刚露出一丝喜意的李子峰脸色顿时就是一僵。

    哒,哒,哒。

    “出来啊,巧儿找你找得好累……”

    随着脚步声的不断接近,那道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李子峰捏着吊坠的指节因为太过用力,显得苍白无比。

    “不要过来……”他死死闭着眼睛,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李兄,你在哪呢?再不出来,巧儿姑娘都要生气了。”一道李子峰熟悉无比的男子声音随之响起。

    “是啊李兄,不要玩了,我与王兄早就出来了,快点出来一起回去吧。”又是另一个男子的声音。

    听着这两道熟悉无比的声音,李子峰恐惧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凄苦之色。

    他们两人,终究没有逃得掉吗……

    但是很快,他就无暇顾及外面的那两名男子了,因为那道脚步声已经走到了这栋屋子的门外。

    脚步声停住了。

    李子峰完全屏住了呼吸。

    空气中一时安静不已,李子峰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出了胸口。

    虽然眼睛没有看见,但是他心中完全能够想象的到,一个一身素白披头散发的女子,正站在房屋的门口一动不动,用那只没有瞳孔只剩下眼白的眼睛,透过头发的间隙,静静地观察着屋内的一切。

    寒意爬满了李子峰的全身。

    哒,哒……脚步声终于远去。

    短短的几息时间,却让李子峰觉得过了几个世纪,满头冷汗的他在脚步声离去之后,整个人立刻瘫软了下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李子峰的脸色比之原先好看了许多,他知道躲过了这一次之后,在下一次乌鸦鸣叫之前,他基本是没有什么危险了。

    他用手支起身子,闭着一只眼睛,从橱门上面一个指头大的虫洞向外望去。

    他要观察一番状况,待确认彻底安全之后,立刻转移地方。

    同一个地方不能待太长时间,这是曾经刚刚接触这个吊坠的他,花费不小代价,从别人那里得来的宝贵经验。

    事实上这个经验也确实有用,他能度过那么多次的任务,一直活到现在,这个宝贵的经验功不可没。

    “咦?外面起雾了吗?”李子峰趴在那个虫洞前面,看到的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心中一阵疑惑。

    这间屋子的房门虽然没坏,但是李子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在里面拴上,而是和其他屋子一样完全洞开,就是怕造成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现象,使得那些恐怖存在更为的注意到这间屋子。

    所以若是突然间起了大雾,没有木门的阻拦,浓密的雾气涌进屋子,出现这种满眼白茫茫一片的情况还是很正常的。

    为了看的更清楚点,李子峰凑到了更近处,眼睛完全贴在了虫洞处,可依然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望不到。

    正当他刚刚皱起眉头时,突然发现那白色中间有个细小的红点。

    李子峰头上流下一丝冷汗。

    因为那红点随着他的后退,正在不断扩大,最后化作一个血色的瞳孔,占据了所有的白色。

    “李公子,你真是让巧儿一顿好找。”

    幽幽的女声从橱门外面传入李子峰的耳中,并且由原本的委婉逐渐变得凄厉,最后更是沙哑刺耳,宛若塑料泡沫的摩擦之声,听了让人直欲抓狂。

    “啊……!”

    一道凄惨至极的叫声骤然响起,在空荡荡的村庄内久久回荡。

    良久,乌云退却,月华再次洒落在村庄之中,只是此刻的村庄比之原先,却是少了几分阴冷,各种虫鸣蛙叫之声自各个角落传了出来,为村庄增添了几分生气。

    时间流逝,初阳的晨光已经在东方显露,天边一抹鱼肚白渐渐亮起。

    “哑——”

    那棵歪脖子老树上的乌鸦,发出了最后一声嘶哑的怪叫,随后歪着脑袋,用那对猩红的眼睛望着一个房屋的方向。

    “吱……”

    乌鸦叫声响起之后,一名穿着残破不堪并沾染着大量血迹衣服的男子,自那屋中一跌一撞地走了出来,望着天边的晨光,白皙异常的脸上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男子竟是那名躲在衣橱里,本因已然遇害的李子峰,此刻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布条碎片,整个人宛若一个新生的婴儿,皮肤白嫩光滑,下面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终于活下来了……

    李子峰胸中长舒了一口气,虽然用掉了一个极其珍贵的重生器具,但是保住了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成功度过了这次任务后,又有三个月的平静时光了。

    但是他的笑容还没有持续多久,面前的泥地上就浮现出了一行血色的大字,待看清字迹的内容后,他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

    “一周后……十人团队任务……”

    李子峰的眼睛死死地这几个字上面,嘴唇不断地哆嗦,篡着吊坠的右手甚至因为太过用力,被吊坠割破了新生的细嫩皮肤,鲜血自指缝间不断流下。

    那是他极致恐惧的表现。

    ……

    ……

    海州,云鹤楼。

    天字一号包厢内,黄奇端着一碗汤羹,正小口小口的吃着,坐在旁边的黄真则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吃的满嘴是油。

    吃了一路的野味儿,实在是腻歪坏了。

    “海州今日怎么如此热闹?是有什么特殊的节日吗?”黄奇放下手中的小碗,望着窗外大街上涌动,远比平日密集数倍的行人小贩,轻声问道。

    今日他们进城之时,还在城外等了一段时间,因为进城的乡民实在太多,早在他们的马车抵达之前,就有大量的乡民挑着箩筐,里面装着各式新鲜的果蔬挤在了城门口,一个个脸上带着笑意交谈着什么,只是地方口音实在太重,所以黄奇没有听得懂。

    “大公子明见。”大掌柜微微躬身,回道:“这是海州特有的一个节日,海州传说中有一位守护神女唤作善妙娘娘,今日便是善妙娘娘的诞辰,每年一到这个时候,便会举办一场持续七日的盛大庙会,极为的热闹。”

    黄奇点点头,一脸恍然,这种事情倒是常见的很,大宋地貌广大,各个州府之间风俗各异,有的地方甚至祭祀一个小小的山神,其热闹与隆重程度就超过春节了。

    “说起来,今日我们云鹤楼也已经被人包下了,到了晚间便会举办一场诗会,那些海州的世家公子、才子佳人,便会齐聚于此吟诗作赋,到时大公子若是能到场,我们云鹤楼的名声定能更上一层楼啊。”

    大掌柜笑着说道。

    黄奇面带轻笑,微微摇头,若是在离开江南之前,他说不定会来参与这种文人雅事,现在的他却是没有这种性质了。

    大掌柜见黄奇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下却颇为遗憾,若是自家大公子能来参加这种诗会,当着众多贵客的面,在云鹤楼内留下一两篇墨宝或者佳作,以大公子吟月公子的名头,云鹤楼定然能一跃成为海州最富声名的一家酒楼。

    但是大公子生性清净,不愿意来这种场合,他也没有办法。

    “诗会?诗会有什么好玩的吗?我还没参加过诗会呢。”一旁吃饱喝足的黄真却是来了兴趣,放下手中的海碗兴致勃勃地问道。

    大掌柜不由露出一个苦笑:“小公子,这诗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若不是收到主办方邀请的人,只有展示出相应的才学方可入场,所以小公子你……”

    黄真听到此处,顿时萎靡了下去,海州这里他人生地不熟,一个世家公子都不认识,怎么可能会有人来邀请他呢,至于才学嘛?

    呵呵……今天天气还真不错。

    看到黄真这幅样子,大掌柜突然心中一动,语气一转,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若是大公子愿意参加的话,小公子你跟着大公子后面,自然也能一同进场了。”

    他却是打起了曲线救国的主意,想通过黄真来影响黄奇,最终达到让黄奇参加诗会,提升云鹤楼名声的目的。

    果然,听了他这么一说后,黄真的眼睛顿时就亮了,随后脸上迅速露出了一个可怜的模样,伸手抓向黄奇的袖子,以一种肉麻的声音叫道:“大哥……”

    啪!!

    “哎呦!”

    黄真抱着刚刚被赏了一个爆栗的脑袋赶紧跳到了一边。

    “满手的油是想擦在我的袖子上马?”

    黄奇没好气地说道:“再说,诗会上除了投壶、猜谜、作诗那老几样,还能有什么好玩的,依你那不安分的性子,到时候第一个要走的也是你了。”

    听了黄奇的话后,黄真揉着脑袋一脸的失望,若真是如大哥所说,那诗会还真不如庙会好玩呢。

    他转头望向大掌柜道:“诗会真的是这样没意思的吗?”

    大掌柜有些发愣,不然诗会还能干嘛?

    不过他的脑子瞬间转开了,想到了关于这位小公子的种种传言,心中顿时就有了主意。

    “不光如此,那碧烟轩的大小两位绝色花魁,今晚也被邀请至此献艺,据说今夜诗会上,若有谁的才识能力压众人,拔得头筹,便可得两位花魁一同……”

    说到这里,大掌柜却是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向黄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出他所料,黄真果然来了极大的兴趣,立刻两眼汪汪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黄奇。

    其实黄真倒也不是有多么风流好色,只是他天生爱热闹和八卦而已,才不过十岁的他能好色到哪里去。

    黄奇没好气地瞪了大掌柜一眼,大掌柜讪讪地移开目光,心虚地不敢与他对视。

    他无奈摇头,大掌柜如此想方设法地提高业绩,不可谓不兢兢业业了,他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叨叨……”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随后一道声音自门外传入包厢之内:“大掌柜,大掌柜。”

    “什么事情这么匆匆忙忙的?”大公子还在此间,外面的人却如此没有一点礼数,大掌柜心中难免有些不悦。

    那外面的人说道:“是李公子来找你了。”

    听到李公子这个称呼,大掌柜立刻神色肃穆了起来,黄奇看在眼中,心思一动,问道:“这位李公子,莫不就是今晚包了云鹤楼举办诗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