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吊坠
    “怎么在这个时候走神?”

    芸娘晃了晃脑袋,望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舒凌然,微微皱眉自语。

    看到舒凌然后,她心中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辛苦追踪了大半天,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刚刚她一路追着舒凌然至此,便已看出舒凌然已经精疲力尽,快要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所以她便一直远远吊着,就是为了等到舒凌然最后支撑不住,没有丝毫抵抗力之时,她便出手将其拿下。

    没想到她的意图却被舒凌然看穿了,那舒凌然便在此处停下,装出已经灯枯油尽的样子,暗中拿出了一件不知从何处得来,威力惊人的一次性邪道秘宝,想要诱引芸娘接近,利用秘宝将芸娘一举击杀。

    芸娘虽然出身以多智号称的妖狐一族,奈何阅历太浅,论心计还不如狡诈的舒凌然,所以一下子便上当了。

    本来都差点被舒凌然偷袭得手,没想到那件邪道秘宝诡异莫测,以舒凌然的修为根本驾驭不了,不但打歪了去处,没有成功击杀芸娘,更是受到反噬,神魂溃散,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只剩下呼吸本能的植物人。

    而她们旁边,一个方圆二十多米的大坑,正是那件邪道秘宝所造成的破坏,芸娘自忖以自己六尾境界,初入地元中期的修为,若是没有防范,在这一击下也讨不了任何好处,最少也要断掉一条尾巴。

    更为可怕的是,那个大坑之中还在四处冒着一种古怪的青烟,随着满耳滋滋的腐蚀声,坑洞还在不断的缓缓扩大,明显带着强烈的腐蚀性。

    芸娘刚刚以自己的妖力探入坑中想要试探一番,可还未接触到坑洞底面,仅仅是触碰到了上升的青烟,妖力就开始出现了大量流逝的现象。

    芸娘顿时脸色就是一变。

    她低估了这一击的可怕,那件邪道秘宝或许破坏力并不怎么强大,但是其中的蕴藏的腐蚀剧毒实在太过恐怖,此刻她仅仅是接触到了正在挥发中的青烟,其中的腐蚀性比之原先不知弱化了多少倍,就有种让她难以抵挡的样子,若是直接接触到那种腐蚀剧毒……

    她恐怕唯有直接使用秘法,抛却肉身和修为,神魂远遁了。

    这腐毒根本不是六尾的她所能抵挡的,芸娘甚至怀疑,自己三哥,刚刚晋入八尾境界,实力稳固在地元后期的夏林,若是没有准备,恐怕在这腐毒面前都没有抵抗之力。

    芸娘若是知道,这腐蚀剧毒乃是出自一名堪比无上宗师的魔神异种身上,她就不会有这么惊讶了。

    黄奇修炼青元诀这本正道基础功法,真气中之所以蕴含如此恐怖的腐毒,只是因为他现在所有的真气,都是由曾经的新养气诀练出的内息转化而来。

    而新养气诀乃是继承的融合了五蕴毒经的进阶版养气诀,五蕴毒经虽然是以毒物入功,其实却是以毒物配合功法刺激武者肉身,让武者的体质逐渐出现改变,自行分泌出一种抵抗外界毒物的剧毒物质,以毒克毒。

    而天下所有的毒功基本都是这个原理。

    所以很多修炼毒功的江湖人士,在毒功大成后,也没见哪个和人打完一架后就赶紧抹毒药或者吃毒药,以保证自身毒物不会匮乏,导致出现下次和人动手毒不死别人的尴尬场景。

    毒功大成后,他们体内已经能够自己生产剧毒,根本无需再依靠外物,黄奇当初便是如此。

    利用外域邪物身上携带的剧毒,刺激他当时只能算小成的肉身,再配合五蕴毒经,将蕴藏在他血脉深处,属于远古魔神的恐怖剧毒开发了出来,融入了内功之中,并且随着真身的壮大,那种剧毒也在不断成长中。

    不过由于他胃部里面衍生出了一个新器官,基本八成以上的剧毒都被那新器官吸收了其中储存了起来,所以被内功吸纳的毒素分量还是很少的,不然威力更为恐怖。

    “算了,先把她带回去吧。”芸娘皱了皱眉头,玉手一挥,一张红绫就自她身后火红色的大尾巴之间飞出来,将地面上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舒凌然裹入其中。

    “回去看看三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能自她体内搜出点神魂碎片,得出些有用的信息。”芸娘无奈自语。

    神魂溃散的舒凌然,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价值,哦,对她来说还有点食用的价值,武者的血肉倒是挺滋补的。

    但她实在是不甘心,所以干脆将舒凌然整个打包回去,期许夏林能有些办法。

    芸娘长袖一挥,带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舒凌然飞出了这片密林。

    她刚刚离去,一道修长的身影就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望着她离去的方向。

    此人正是黄奇。

    “一个地元中期的小家伙,竟然能察觉到摄魂夺魄的痕迹。”黄奇望着芸娘离去的方向,心中有些疑惑。

    刚刚芸娘自认为的走神片刻,其实就是正在被黄奇施展摄魂夺魄修改记忆的时候。

    但是以黄奇如今对摄魂术的掌控程度来说,区区一个地元根本不应该有丝毫察觉,而是虚幻记忆与真实记忆之间毫无痕迹的完美衔接才对。

    其实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只是因为妖狐天生就有着魅惑致幻类的天赋神通,加上芸娘还修习过幻术,所以本身就具备着对这类功法的抵抗力,才会有出现那一恍惚的失神。

    黄奇虽然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想。

    他篡改芸娘的记忆,也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罢了,事实上若不是因为刚刚他被舒凌然挟持之时,芸娘露出了极其担忧他的真切模样,现在的芸娘已经进入了他的肚子,被黄奇以吃掉的方式保持秘密了。

    别人怎么对待他,黄奇自然也会以相应的方式对待他人。

    至于敢于挟持他的舒凌然,此刻正在心界之中化作母猪,以不断交配产仔的这种方式,被黄奇不断蚕食着她的神魂本源,化作壮大心界的资源,在绝望中不断崩溃,已经离神魂俱灭不远了。

    回到简易的营地时,胡大力正如同泥塑木偶一般呆坐在篝火之前,虽然睁着眼睛,瞳孔却完全扩散开,完全没有一丝自我意识的存在。

    壮硕无比的大黄则卧在一旁,半闭着眼睛周身不断吞吐天地元气修炼功法,见到黄奇的身影后,便彻底闭上了眼睛。

    “嗯?这种感觉。”忽然间,黄奇心有所感,转头望向远方。

    他的那缕附在折扇上的神识似乎出现了某种异动,不过很快停息了下来,没有了任何动静。

    不过似乎由于距离太远,黄奇并不能察觉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摇摇头,收回视线,钻回了自己的帐篷,研究丹田内因为青元诀出现的那个气旋起来。

    远方密林之中,夏林警惕地看着前面不远处,一脸死灰之色的周轩。

    周轩一手捂着胸口,一脸的灰白,面容枯槁干瘦无比,形若饿死之鬼,皮肤皱褶就像树皮一样干涩,全身笼罩着将死之人才有的那种暮气。

    而他的手上抓着一个造型奇异的吊坠,吊坠上还沾满了鲜红的血迹,口中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语气中满是绝望和痛苦。

    吊坠不过小指大小,似乎是用普通的黑铁所制,全身黑乎乎的,被制成了一个嬉笑的孩童模样,只是仔细望去,又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意。

    地元后期的夏林,之所以摆出这幅如临大敌的姿态,便是因为这个诡异的吊坠。

    刚刚周轩被夏林追的彻底走投无路后,便咬牙拿出了这个吊坠,一口精血直接喷在了吊坠上面,随后原本身材壮硕的周轩,便在夏林的目光中,短短数息就变成了这幅干枯的模样。

    与此同时,浓密的灰雾自那吊坠中散发而出,将夏林与周轩笼罩在其中,无数的低喃呓语自那灰雾之中传出,钻入夏林的耳中,让他心中顿时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烦闷感,神魂一阵恍惚。

    待他缓过神来的时候,灰雾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无力坐靠在树干上,满眼死意绝望的周轩,而那个吊坠也黯淡了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异,变成了一个凡俗尘物。

    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夏林当然如临大敌了。

    他没有发现的是,被他别在腰间,黄奇送给他的那件象牙折扇上面,此刻正莹光流转,散发着淡淡的白芒,虽然很快就消散了,但是折扇比之原先却多了几分灵性。

    啪嗒!

    吊坠掉落到地面发出一身脆响裂成了两半,周轩的头颅也随之无力的垂下,已然没有了丝毫气息,只剩下一脸愕然的夏林。

    “气血完全枯竭,神魂本源也消耗殆尽,竟是彻底的身死魂灭。”

    夏林蹲在周轩身旁,检查出了周轩的死因,他捡起那个碎成两半的古怪吊坠拼在一起仔细观看,一脸的疑惑:“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此刻回想起来,灰雾中那种满满的恶意,让地元后期的他也不由打了个寒颤。

    …………

    一处未知的空间内,空旷辽阔的平原上,布满了浓密的灰雾,无数的呢喃呓语充斥在这片灰雾之中,说不出的诡异。

    若是有人飞到高处,从高空望下去,便会发现这片灰雾竟然组成了数个巨大的简易人脸模样。

    嬉笑,忿怒,痛苦,恐惧……众多巨大的人脸簇拥在一起,脸上的表情各自不一,彼此之间不断融合,又很快分离。

    突然间,那道挂着嬉笑表情的人脸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与此同时,灰雾深处,一座宏伟壮大的漆黑殿宇,也开始剧烈晃动了起来,宛若遭遇了地震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殿宇之中,一个本在打坐修炼的老者被这异变惊醒。

    “有人窃取了吾主的本源。”仔细感应一番后,老者的脸色顿时大变。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窃取这位存在的本源力量?

    虽然随着降临的那一丝本源并不是多么强大,只是性质上有些诡异,真正的强者完全可以击退,但是这么多年来,老者还是第一次遇到能窃取这股力量的人。

    就好像突然被人拿刀剁了一根手指,陡然的剧痛之下,也难怪会出现这种变化了。

    “主教大人!”老者的殿宇门外,两排总共十名身穿银袍的人,跪在还在剧烈摇晃的地面上,对着紧闭的大门恭敬喊道。

    他们都是被此番变化所惊动,所以一同前来老者此处寻求答案。

    老者的声音传出了大门,落入众多银袍人的耳中:

    “丙已留下,其他人都散去吧。”

    右侧为首的那名银袍人跪在原地一动不动,其余人立刻退散离去。

    “丙已,本座现在有一项任务交给你。”

    唤作丙已的银袍人对着紧闭的大门恭敬道:“但凭大人吩咐。”

    “前往大宋,去追查这个气息的主人。”说话间,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自丙已的面前出现,并迅速隐入他的额头中。

    “……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另外,那一带的果实也到了成熟的时候,你顺路收割回来吧。”

    “遵命!”丙已额头抵在地上,恭声回道。

    待到大门内彻底没有了回声后,丙已才站起身子抬起了头,露出了一直掩藏在兜帽中的面庞。

    幽幽的绿火在眼眶中燃烧,一对弯曲的羊角自他的额前生出,向后面蜿蜒而去。

    裸露在外面的面部皮肤苍白无比,看上去甚至有些渗人,口鼻呼吸之间,不断喷吐着大量的白色雾气,细细望去便会发现,这白雾其实是由无数细小的冰渣组成,而冰渣放大之后,则是一个个被冰冻住的做着各式表情的人脸。

    而无数常人根本听不到的低喃呓语声,正从这些被冰封的人脸中不断发出。

    待到丙已自殿外离开之后,主教才收回了心神。

    本源被窃取一事,实在事关重大,所以他才派出了当前手下最强的丙已前去调查。

    丙已虽然修为只相当于大宋的地元后期,但是功法之诡异,就算是一般的天元强者也不畏惧。

    另外,老者的心中还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小心思。

    他很想知道,这种窃取本源的方式是什么。

    感谢书友20171209180106175的200点打赏,还有书友我不知道用什么名字好的打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