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满足你
    黄奇愕然地低下头,望着掐在自己脖子上,那只流转着隐隐青芒的手。

    他这是被挟持了?

    他的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一道红色的流光就从密林深处飞了过来,落在前方地面上,化作一个满脸煞意的娇媚少女。

    少女五官娇媚,肤若凝脂,虽然满脸煞意,却完全掩盖不了眉宇间那种天生的勾人气质,极其撩动人的心思。

    六条毛茸茸三四米长的火红色大尾巴自她的背后伸了出来,在空中肆意舞动,显示出主人此刻极度不平静的心情。

    “芸娘?”

    虽然芸娘外貌形态变化巨大,但黄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芸娘也一眼就看到了被舒凌然劫持的黄奇,心中顿时就是一沉。

    虽然她与黄奇并没有什么交集,彼此也不熟稔,只是昨晚说了几句话而已,但是芸娘却对黄奇有着极其大的好感。

    自古流传着狐仙与书生之间的各种传说,便是因为妖狐一族偏爱读书人,真正的读书人身上有种特别的气息,很是吸引妖狐,越是饱读诗书之辈,那种气息就越是浓郁。

    而黄奇则是芸娘见过那股气息最为浓郁之人,所以天生就有一种亲近之感。

    除此之外,黄奇昨日刚与她三哥结交,乃是她三哥的好友,她更不能对黄奇不管不顾了。

    芸娘一时情绪不稳之下,引起了妖力激荡,周遭凭空起了大风,将满地的落叶卷起。

    “劫持一个普通人来要挟一个妖魔?”虽然心中担心,但是芸娘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而是漠然道:“你莫不是疯了?”

    舒凌然紧贴在黄奇背后,警惕地盯着芸娘,冷笑道:“不要装了,昨晚在那客栈,我这师侄与你那同类把臂而谈的样子,我可是一点不落的都看在了眼里,再说你若是真不在乎他,此刻还会驻足不前吗?”

    舒凌然更为用力的扼住了黄奇的咽喉,原本她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劫持黄奇,毕竟她对黄奇在对方心中能有多少分量并没有太大把握,在看到芸娘的反应后,她就彻底放心了。

    底牌几乎用尽的她,黄奇就是她眼下唯一的生路了。

    师侄?

    芸娘虽然讶异这个称呼,但是却没有多想,而是紧皱着眉头,看着黄奇与舒凌然两人。

    “你是认真的么?”一直沉默的黄奇,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黄奇漠然的声音,舒凌然心中莫名的一跳,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她并没有多么在意,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精神基本都集中在芸娘身上的她只是冷冷回道:“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么?”

    随后她对脸色难看一言不发的芸娘说道:“离开这里!不然我立刻就杀了他!”

    芸娘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话,黄奇低沉的声音再度在场间响起。

    “既然你都认为我是你的师侄。”黄奇轻声道:“那么,以无辜宗门晚辈的性命,来换取自己的苟活,这便是你那所谓不与赤焰邪魔同流合污的气节么?”

    “你懂什么!”舒凌然冷冷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日我做出如此选择也是无奈之举,师侄你如此年纪,武功却还停留在最基础的青元诀阶段,此生成就可想而知。”

    “而我却不同!与你年纪相差无几却已修炼到了先天境界,你我之间孰重孰轻一眼可知,为了能够成功重振青云,尽可能地保下像我这般优秀的种子才是正道。所以师侄你也不要怪我,一切都是为了青云宗。”

    说到后面,舒凌然的声音中已经有些怅然无奈。

    “我很失望。”

    然而她自认为倾尽感情的一番长篇大论,得到的却是黄奇的一声长叹。

    “什么意思?”

    舒凌然表面作出一副疑惑的神情问道,实际上暗中却在计算着时间。

    她手上有一件邪道秘宝,唤作血龙遁,以精血催发便可以化作一道血光将她包裹其中,以地元强者都难以比拟的速度远遁而走,今日她与周轩能在夏林他们手下一直逃到现在,这件血龙遁功不可没。

    但是血龙遁却有着时间限制,每次使用完后便有半个时辰不能催动,没到时间根本使用不了。

    正因为如此,才让一次次甩开夏林他们的舒凌然两人,再度一次次被追了上来。

    她与黄奇说这么多废话,便是为了拖延时间,待到血龙遁可以使用了后,就直接一掌击断黄奇的心脉,抽出他体内的精血用来催发血龙遁,将重伤垂死的黄奇扔向芸娘然后直接逃之夭夭。

    这其中的步骤时间,所需要用到的武功,舒凌然在心中都已经一步一步的算计完成,别看她只是先天境界,却也跟着师门前往外域历练过好几次,也正是凭着如此精细狠辣的心计,她才能以先天的修为,次次都从诡异凶险的外域安然返回。

    “原本你们这些青云遗徒组成的那个组织,对我来说虽然羸弱不堪,但是其中阐述的诸多理念却还有几分意思,这也是我昨日放你安然离去的原因所在,因为我也很想看看抱着这番理念的你们,在这个世界能做到何种地步。”

    令黄奇都感兴趣的理念,用简单四个字便可以概括,那就是革命精神。

    为了重建青云宗,不惜一切所有坚持到底,随时都做好为重振青云而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在内的代价的准备,这与革命的精神又有何区别?

    在大宋这个高武世界做革命那一套,黄奇很好奇他们能走到哪一步。

    然而现在他却深深地失望了。

    眼前的舒凌然,虽然满口的大义凛然,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宗门未来,但却完全掩盖不了其极度自私自利的本性。

    尽管站在舒凌然的角度,她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甚至换做黄奇面临这种情况,或许也会做出类似的选择,为了生存下去而不择手段,这一切无可厚非。

    但这却不是黄奇想要看到的。

    “可是现在,你真的令我很失望。”他缓缓举起了右手,淡淡的青色气流浮现在他洁白修长的手掌上,使得右手看起来有些梦幻朦胧。

    “公子!别冲动!”芸娘看见他这般举动,立刻惊呼一声。

    虽然刚刚黄奇话中的理念什么的芸娘都没怎么听懂,但是却听出了他对舒凌然这种行为的不屑和失望之意,所以决定不管自身的安危,作出反击。

    可是他的实力也实在是太弱了啊……凝聚在手上的那缕微薄真气,看起来仿佛一阵微风都能将其吹散一般,打在树上都不一定能留下印记,更何况突破一个先天武者的护体真气呢。

    唯一的结果就是不但没能对舒凌然造成丝毫伤害,还被舒凌然的护体真气反击成重伤。

    舒凌然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屑,面对黄奇萦绕着淡青色真气拍向自己的右手,她甚至连一丝避让的意思都没有,嗤笑道:“清气初显,青元未凝,你想用这不过一二重境界的青元诀,来给我挠痒……”

    轰隆!!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了舒凌然的话语,滚滚的烟尘自密林之中升起,化作一道烟龙向高空飘去,远远望去,密林中如同被人用一个巨大的勺子挖了一块,方圆二十多米范围的树木尽数化作齑粉,留下了一个四处泛着青烟的大坑。

    滋滋……那是大坑中传出的阵阵腐蚀声。

    “咦?”

    一道轻咦声自烟尘之中传出,声音中满是讶异。

    烟尘迅速消散,露出大坑旁边黄奇三人的身影。

    只见此刻的黄奇一脸惊讶之色,望着自己掌下安然无恙的舒凌然,而舒凌然与芸娘两人则满脸呆滞僵立在原地,脸上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咔嚓……

    舒凌然白嫩的颈间,一块以红绳挂着的玉佩发出一道清脆的碎裂声,随后掉落到了地面,黯淡无光。

    这件玉佩显然是某种一次性的保命秘宝,将刚刚黄奇打在舒凌然身上的全部伤害,转移到了她身后的区域。

    望着舒凌然身后骤然空出来的一大片区域,此刻芸娘脑海里一片混乱。

    这种连先天都难以达到的强大破坏力,竟然是她眼中不过初入后天的黄奇所造成,一时间她有些接受不能。

    比她更不能接受的是舒凌然。

    虽然她没有回头看到后面的景象,但是无论从刚刚黄奇造成的恐怖声势,还是从那块碎裂的灵玉,她都可以轻易推断出破坏的程度。

    那是超出了先天武者,绝对不是她所能承受的恐怖一击。

    无暇思考青元诀不过一两重,才打通了一条主要经脉的黄奇出手为何能有此番威力,现在的舒凌然,只想着如何保下自己的性命。

    黄奇则有些失望地看着那个大坑。

    那一掌凝聚了体内足足五成的真气,才造成如此破坏,实在令他有些不满意。

    不过想想之后,他很快就释然了。

    青元诀只是最基础的心法,修炼出现的真气性质温和,主要为初学者梳理经脉淬炼体质之用,本身就没有什么杀伤力,与他曾经修炼过的养气诀差不多。

    能造成如此破坏,靠的还是他那庞大到恐怖的真气量。

    就算是专门为强身活血所创出来,没有丝毫杀伤力的养气诀,练它个百八十年,也能一掌把人拍死了,更何况高出不知道多少档次的青元诀呢。

    黄奇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不要杀我!”

    他正准备补上一掌,解决完舒凌然再好好琢磨一番青元诀,舒凌然已经直接跪在了他的脚下。

    “只要你饶了我性命,你就是我的主人,让我做什么都行。”说话间,跪在地上的舒凌然伸手在脸上一扯,扯掉一块黄色的假脸皮,露出了一张白净美丽的脸庞。

    她的脸偏向中性化,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女子少有的英武之气,一看就是那种极为自信要强的女人,一眼望上去,很容易引发男人的征服欲。

    “我什么都愿意做的。”说出这句话后,她竟趴在下面直接舔起了黄奇的鞋子,而且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很用力很仔细的舔,做起来竟是极为熟练,似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举动。

    芸娘刚刚平复下混乱的脑海,又被眼下舒凌然这般无耻的举动给惊住了。

    几百年来,一直生活在安宁大宋被家中庇佑的她,还从未看见过有人会为了活命能作出如此丑态。

    “是么?”望着跪趴在眼前,露出背部美好曲线的舒凌然,黄奇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意,他蹲下身子,着用脸蹭他鞋子的舒凌然的头发,轻笑道:“那么,如你所愿。”

    舒凌然心中一喜,她就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这一招。

    出身名门正宗的她,却做出如此卑贱的姿态,配合她自身的容貌,便能够勾起任何一个男人潜藏在心底的黑暗面,那股想要将她狠狠羞辱的极端欲望。

    她曾凭这一招,成功在三个邪道武者的手下保住了性命,从而在往后的日子里抓住机会成功脱身。

    至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将会遭受到的种种屈辱,与性命相比又算的了什么。

    更何况黄奇还仪表不凡,比她曾经服侍过的一个邪道老头子不知强出了多少倍,她更加没有丝毫犹豫了。

    “就给我去做一头母猪吧。”听到黄奇的话后,舒凌然刚准备点头表示愿意,抬头便看到黄奇那对闪耀着赤芒的眼眸。

    黄奇瞳孔深处,赤金色的火焰组成了一个缓缓旋转的漩涡,漩涡深不见底,似乎有着某种牵引心神的神秘力量,让舒凌然一下子就沉浸在了其中。

    …………

    一阵莫名的恶臭突然出现,熏得舒凌然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

    待她回过神来,看清周围的场景后,立刻脸色大变。

    肮脏潮湿的地面上,到处布满了屎尿,足以令人反胃呕吐的恶心臭味自四处传来,一个木制的陈旧栏栅将她隔离在这处狭小的空间里。

    低头望去,两只长满肥肉的蹄子进入她的视线,一种极度臃肿的感觉骤然间涌上她的心头,紧接着一段纷乱的记忆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让她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她真的变成了一头猪,而且是一头即将被拉去和种猪配种的母猪。

    “哼噜噜……”

    舒凌然望着此刻出现在她视线里,被人驱赶过来一步步接近她的种猪,绝望的张开嘴想要呐喊,却只能发出一段段不明意义的猪叫声。

    片刻之后,猪栏里响起了更为凄厉的猪叫声。

    (明天外公出殡,事很多,所以可能会请假或者晚更,因为很多书友不看章说,所以特此跟大家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