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三十章 提升
    芸娘左手撑着脸颊,慵懒的伏在桌上,一脸了般的巨大裂纹,接着轰然破碎,露出他们眼前真正的环境,一片不知何时已经布满白雾的密林。

    碎裂的同时,一道女子的闷哼声自白雾深处响起,同时白雾迅速消散。

    破开幻境的两人,迅速向着女子声音相反的方向飞去。

    没过多久,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他们原来待的地方,正是夏林与芸娘两人。

    不过此刻的芸娘却是一副少女模样,身上穿着一件火红的长衫,柔媚的脸蛋上脸色难看无比。

    幻术虽然不是她的主修功法,但却让两名先天给识破逃了出去,甚至还因为幻术被破因此反噬受了轻伤,也难怪她露出这种脸色了。

    “虽然没能成功拷问出他们的身份来历,但是他们最后破开我幻术所使用的秘法,就是青云宗的独门秘法。”芸娘迅速说道。

    夏林点头道:“如今青云宗改为赤焰宫,若是赤焰宫弟子出门游历,绝不至于如此鬼鬼祟祟,看来他们就算不是那群叛逃弟子,也与其有着不小的干系了,我们追!”

    两人施展秘法,捕捉到舒凌然他们的气息后,化作两道流光迅速向他们离去的方向飞了过去。

    …………

    明月高悬,月光洒落大地。

    黄奇盘坐在一处青石之上,两眼微闭五心朝天,一股无形的波动自他体内散发而出,将身边的水潭吹起层层涟漪,搅碎了映照在水潭中的圆月。

    这里是密林深处,离黄真他们有段距离,吃完晚饭后,黄奇便直接催眠了三人,让大黄看护着他们,自己来到了此处提升武功。

    半响过后,他无奈的睁开眼睛,轻轻吐出一口闷在胸中许久的浊气。

    刚刚他尝试着不借助芯片,自己运转青元诀来将体内的精元炼化成内息。

    结果那可怜的转化速度简直令他不忍直视。

    效率实在是太低下了,黄奇预估着最少要整整一天一夜,他才能将那些精元尽数转化为真气,突破青元诀第一重。

    他终于能理解那些魔神异种放弃修炼的原因了。

    这还是在精元充足的情况下,突破最基础的第一层就如此艰难,后面那么一大堆功法还怎么玩?

    “芯片。”还是老老实实地用外挂算了,黄奇望着视线中的芯片方框,心中默念:“提升青元诀。”芯片上青元诀三个字顿时变得模糊不清。

    一股巨大的吸力突然自丹田之处出现,将全身的内息都吸收汇聚到其中,形成一个高速旋转的气旋,小腹丹田之处一片清凉。

    与此同时,无数的细微热流自黄奇身体各处出现,并一路向着丹田处流去,大量的热流不断汇聚融合,最后形成了数股更为庞大灼热的热流,一头冲进了旋转的气旋之中。

    那些热流便是黄奇存储在体内各处的精元,随着大量精元的流入,丹田处的气旋越转越快,越转越大。

    哗哗……

    密林中突然凭空起了风,风越来越大,吹得无数枝叶簌簌作响。

    圆潭之处,黄奇正仰头张着嘴巴,强大到恐怖的吸力正自其嘴中发出,一只艳丽的未知鸟雀不断扑腾着翅膀,依然挣不开那恐怖的吸力,绝望地同众多落叶一起,卷入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棵两人怀抱的大树缓缓倒下,大树底端根部已经完全消失不见,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大坑。

    两道身影在爆炸之前,就自大树之中窜了出去,头也不回地向前方逃去。

    “你们跑得了吗!”

    一道冷冽无比的声音自他们后方响起,只是冷冽之余,却又藏着一股说不出的柔媚之意。

    话音未落,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就出现在树林上空,并以极快的速度飞向那逃离的两人。

    两道窜逃的身影不理不睬,一心向前冲去。

    一道炽热的红芒自后方射来,射在两人身前的空地上。

    轰!!

    舒凌然与周轩条件反射般迅速射向两边,避开了那场爆炸。

    原地出现了一个三米多深的大坑。

    舒凌然脸色苍白,别人随手一击就造成的破坏程度,她需要用出全力才能达到。

    “周师弟,你先走!我为你断后!”

    望着那两道高速接近的人影,舒凌然咬咬牙,开口说道。

    周轩一愣,随后迅速摇头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说话间,又是一道红芒向他们两人射来,血色的红芒自半空炸开,化作一道由密密麻麻血红色丝线组成的巨大血网,向着两人当头罩下。

    舒凌然迅速自怀内掏出一柄小小的纸剑,纸剑由黄色的符纸扎成,上面绘着血色纹路,她脸上露出一丝肉疼之色,注入真气射向血网。

    纸剑离手的瞬间便开始寸寸燃烧,随后迎风便长,化作一柄两米多长的火剑,于半空中斩在了血网中心。

    哧!!血网与火剑一同湮灭。

    “保管好这件东西!快走!!”周轩还没看清舒凌然塞的什么东西在自己手上,就被其一掌推开,向着密林另一头飞去。

    夏林与芸娘虽然还未飞到他们近处,但是他们交谈的内容却完全听在了耳中,见到周轩远去,夏林毫不犹豫地就追向周轩的方向。

    芸娘的安危他并不担心,舒凌然虽然手段颇多,但大都是一些逃命的秘法,本身先天的实力根本不能对芸娘造成威胁,今天他们若不是为了抓到活口没有下重手,舒凌然与周轩根本就来不及用出这些秘宝,早就死在他们的手下了。

    见到实力最强的夏林被周轩吸引而去,舒凌然的眼中露出一丝喜意,不过那丝喜意很快就转瞬即逝。

    因为她的底牌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能不能从芸娘的手下逃得生天还是未知数。

    …………

    咯嘣……

    一阵阵轻微的爆响声自黄奇体内传出,他闭着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一道淡青色的气体自他口中吐出,被夜风吹散带向远处。

    夜风所经之处,所有的树木表面都开始泛起一层黄色的脓水,树皮自行脱落,枝叶逐渐枯败,短短数息之间,就变成一个完全干枯的黑色树干,狰狞恐怖。

    黄奇睁开眼睛,抬起右手竖在面前,一层淡青色的气流正缠绕其上。

    他一掌打向水潭。

    水面寂静无比,没有丝毫反应。

    “……”黄奇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他忘了后天境界真气还无法外放,唯有先天境界才能真气离体,隔空伤人。

    不过既然无法离体,他也就不继续尝试了,在这里花费的时间也不少了,早点回去算了。

    他自青石上起身刚准备离去,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眉头一挑便向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走去。

    没有走多远,舒凌然那狼狈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在看到黄奇之后,舒凌然眼中顿时一亮,迅速向他冲了过来。

    见到她这般样子,黄奇微微皱眉,正准备开口询问,舒凌然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泛着幽幽绿芒,抵在他的后背之处,对着随后赶到的芸娘叫道: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