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组织
    夏林他们所坐的是一个八仙桌,黄奇带着黄真一起坐在了夏林的对面。

    言语交谈间,黄奇了解到了那书生与女子的身份情况。

    夏林自称刚从江南探亲回云州,女子是与他一起随行的小妾,一路负责照顾他的起居,除了这名小妾外,还有一些仆从护卫,正是其他两个桌上用餐的那些客人。

    而这名略显穷困的书生叫做邱成,则是他回来的路上所结识的,因为顺路,夏林便将邱成一起捎带了,邱成与他已经同行了两日。

    “此次前往江南,路过同州之时还想拜访那位吟月公子,谁料那位公子却恰好不在家,让我空欢喜了一场。”夏林摇头叹道。

    说到这里,夏林举着酒杯的手就是一顿,对着黄奇笑道:“说起来也巧,黄兄与那位吟月公子乃是同乡,又是同姓,加上黄兄的气度如此不凡,若不是我早就知道那位公子今年不过才十五与我差不多大,说不定都会把黄兄误认作那位吟月公子了呢。”

    旁边的黄真微微张大嘴巴,抬头望向同样有些无语的黄奇。

    黄奇正待开口挑明自己的身份,坐在旁边的邱成就突然冷哼一声,随后放下筷子,一脸傲气道:“依我看来,那吟月公子不过是一个徒有虚名之辈。”

    黄奇:“……”

    这人莫不是一个傻子?

    包括那名姬妾在内,所有人都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然而在邱成的眼中,却是认为这是在场的众人都被自己的气场震住了,大出风头后的他,心中一阵洋洋得意。

    夏林皱眉道:“邱兄何出此言?难道邱兄与那公子会过面?”

    邱成昂着脑袋道:“那吟月公子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见过与他齐名的江南其余几名公子,不过都是一群整日只知寻花问柳舞刀弄枪的半吊子,两相对比之下,所谓的江南第一公子有多少水分也就可想而知了。”

    说着说着,邱成还有些激动起来,他突然就开始撸起袖子,吓了黄真一跳,还以为这厮喝醉了发酒疯要打人。

    “不止如此。”结果他只是露出了手臂上的一大块淤青,指着淤青对着众人道:“上次我在醉烟楼偶遇那个摘花公子南宫银华,想要与他以文采赌斗,胜者方可与红烟姑娘一同赏花吟赋,结果…结果那厮竟是理也不理,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抓住我的衣领就把我扔出了醉烟楼!真是粗鄙不堪!有辱斯文!”

    说到最后邱成的脸已经涨的通红。

    黄奇可怜地看了他一眼,原来是因为被在众人面前狠狠落了面子,所以才这么大的怨气,以至于烧到了同为江南七公子的自己身上。

    夏林听了也有些愤愤不平,说道:“都是读书人,他怎么可以如此对你,这已经算的上当众行凶了,你完全可以去官府告他,江南律法严明,他就算有些背景,众目睽睽之下做出此等恶事,也免不了一顿牢狱之灾。”

    邱成略有些尴尬地回道:“那天他扔我出来后,还扔出了几锭银子,恰好当时我囊中颇为羞涩,那几锭银子刚好解决了我燃眉之急,所以也就没有去官府告他。”

    听到这里,夏林愕然,黄真也瞪大了眼睛。

    说了半天,敢情这货原本是仗着自己的文采,想要嫖霸王鸡来着,结果给人家扔出来了,最后还倒赚了一把银子,难怪他不去告官了。

    这货还有脸说别人寻花问柳有辱斯文?

    原本黄真见他如此贬低自己兄长,还想与其理论一番,现在却摇摇头,眼中尽是鄙夷之色,懒得去搭理他了。

    半响,夏林才摇头道:“你却是以偏概全了,此次我虽然没有见到吟月公子,却有幸进那吟月阁游览了一番,里面的书籍包罗万象,全都注满了吟月公子的注释,当真是天文地理无所不有,博学多才举世无双。”

    一番话说得一旁的姬妾都连连点头,眼中神采奕奕,显然也是一同游览过了吟月阁。

    邱成却脸露不屑道:“吟月阁我也去过,也是徒有虚名,里面尽是一些无用的书籍,那吟月不好好研究圣贤经义,成日却翻阅《算学》《星理》那些不知所云的杂书,儒家经典在吟月阁内竟占不到十之一二,何其可笑?”

    听到此处,就连一直淡然的黄奇都忍不住失笑了起来。

    大宋文风开明,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被称为腐儒的奇葩。

    见到黄奇失笑,邱成便问道:“黄兄,我看你举止儒雅,气度不凡,定然也是受过先贤教化的有学之士,你说我刚刚说的是也不是?”

    黄奇只是轻笑斟酒自酌,似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邱成被晾在一旁,脸上显出几分恼羞之色。

    一时间众人冷场,颇有几分尴尬。

    “叔叔,你怎么总是在看对面姐姐的胸口啊,姐姐那里沾了什么东西吗?”

    突然间,黄真眨巴着大眼睛,以一种天真的语气对邱成说道。

    “啊!”

    坐在邱成对面的姬妾连忙惊叫一声捂住胸口抹胸,满脸羞红地怒视着邱成。

    “胡…胡说八道!”自以为隐秘的小动作被黄真当众揭穿后,邱成脸上登时火辣辣的一片,脸红脖子粗地说道:“我可是一个读书人,怎么可能作出这种有辱斯文之事!”

    说罢直接愤然而起,拂袖离去。

    黄奇举起酒杯对着夏林道:“幼弟孩童戏言,惊扰了夏兄姬妾,还望莫怪。”

    黄真小声嘟囔道:“那个酸书生本来就在偷看嘛。”

    本来他就看邱成不爽,被他无意发现这等不耻举动后,就故意当众点破,落他的面子。

    黄真嘀咕的声音虽小,桌上的人却都听见了,夏林苦笑道:“原本与那邱成一路走来,觉得他还有些文采,所以才携手同行,不料如此品性……”

    邱成这个奇葩走开之后,黄奇与夏林却是推杯换盏,越聊越热,两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各种趣事秘闻张口就来。

    到了后面,简直就差纳头结拜了。

    吱呀……

    随着门轴摩擦声,客栈的大门再度打开,两名持剑作江湖人士打扮的青年男女走了进来。

    两人举止之间颇为亲密,应该是一同行走江湖的情侣。

    进来之后,两人似乎也被几乎坐满的大堂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寻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黄奇无意间与那名女子对视了一眼,心中微诧,那女子眼睛明亮有神,竟然透露着一股不弱于男子的英武之气,在她那略显平庸的外表衬托下极为显眼。

    与其相比,那名男子倒是显得庸俗了一些。

    黄奇心中疑惑,自他与那女子对视过之后,女子就频频将目光扫过来,偷偷打量着他。

    这个后天境界的小家伙,难道看上自己了?

    …………

    房间内,黄奇坐在桌前,轻轻摩挲散发着阵阵莹光的九龙玉烟壶,半透明的玉质壶身上,依稀可见其中已经装载了大半壶液态物质。

    莹光正是自其中的液体所散发而出。

    黄奇举起九龙玉烟壶,将其中凝聚了十几天的灵液倒在桌上的圆型玉碗之中,浓稠无比翠绿欲滴,呈现半透明状的灵液,宛若一块果冻,虽然本身并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却一下子就勾起了黄奇的食欲。

    “最高档次的九龙玉液,凝聚了十几日,才有了这么一小碗。”黄奇端起玉碗,望着其中散发着莹光的灵液轻声自语道:“就让我看看功效具体如何吧。”

    九龙玉烟壶将灵气凝聚为灵液,共可分为九个档次,最低档的灵液最是稀薄,需要的时间也最短,但是却最适合那些后天境界的武者炼化,灵液浓度过高,武者很容易炼化不及导致出现爆体而亡这种悲剧。

    贩卖此物的武者曾经特意备注,最高档次的灵液又叫九龙玉液,是唯有开辟了内天地的地元武者才能炼化的存在,决不可给后辈弟子服用。

    黄奇自然不用担心被撑爆,他直接凝聚的最高品的九龙玉液。

    端着玉碗抬头一饮而尽。

    刚刚饮下灵液,黄奇就感到一股热流自喉咙落入腹中,随后轰然炸开,向着周身四肢迅速蔓延而去,但是还未抵达四肢,热流就已经隐匿消失不见,显然是后劲不足了。

    不过黄奇也很满意了,自唯一法提升到第三层以来,他很久没有吃到这种吃下去能给自己带来明显感觉的好东西了。

    心中默念一声,芯片自他视线中浮现出来。

    黄奇心中一喜,上面的青元诀已经显示可提升状态了。

    如今黄奇的芯片中极其简略,只有几项显示:

    唯一法:第三重。特效:火毒灼烧,心煞……血肉熔炉。

    青元诀:入门。

    离魂分念:第五十重。特效:离魂,分念。

    血煞神掌:未入门。

    焚心炼血:未入门。

    噬血剑法:入门。

    其中除了第三重的唯一法外,其余的功法皆处于可以提升的状态,不过其中源自赤血教的三门功法,黄奇暂时是不打算提升了,准备先把内功提上来再做打算。

    但是黄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路顺利的修炼下去,因为他体内的真气性质与青元诀完全不同,虽然也呈淡青色,可是却完全没有那种生机勃勃的特质。

    原本二十多重的新养气诀修炼出来的诡异灰色内息,尽数转化成了青元诀的青绿内息,使得那原本恐怖的腐毒属性也被转化了过来。

    望着离魂分念,黄奇心中有些意动,这门功法还没有到满级的程度,而且消耗的是神魂力量,用不到他体内的精元。

    刚刚准备提升离魂分念,他就眉头一挑望向窗外,顺手将九龙玉烟壶收进了空玉之中。

    “咚咚……”敲门声响起。

    他自桌边起身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晚间那名持剑的女子正站在门外,见到房门打开,女子也不客气,一言未发直接走进门内,将房门顺便带上。

    烛光摇曳,黄奇脸上一阵光影交错,使得他的表情有些模糊不定。

    女子走到桌边,竖起一根手指静静地看着他,指尖之上,正缠绕着一缕翠绿色的真气。

    “青的。

    黄奇把玩着手中的纸符,一道赤焰闪过,纸符直接化作了片片飞灰,上面的阵纹符号微微亮起还未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恐怖的高温完全摧毁殆尽。

    他可没空亲自陪那些小老鼠去玩过家家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