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客栈
    夕阳西下,凉风微袭。

    一辆黑色的马车伴随着欢快的铃铛声,行驶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大路上。

    不过奇怪的是,拉着这辆黑色马车的,却是一头壮硕无比的大黄牛。

    更奇怪的是,这头大黄牛粗壮的犄角上,还插着一朵娇嫩的小黄花,小黄花共有五片花瓣,微微蜷在一起,显然已经开始枯萎了,微黄的茎秆在高速带起的狂风下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似乎随时都要被风吹断一般。

    “哞——”

    时不时就有一声牛嗥声响起,惊起路旁林中大量飞鸟。

    “大黄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一路上叫唤个不停,都叫了半天了。”黄真趴在车窗边,望着窗外因飞速流逝而显得有些朦胧的树林,无聊地说道。

    自打彻底出了云州地界,连续赶了几天路后,他就变成了这幅咸鱼状态。

    然而马车里的一老一少,杜老就顾着摆弄自己的瓶瓶罐罐,黄奇则握着书卷望着窗外残阳怔怔出神,没有一个搭理他。

    黄真悲哀地望着这一幕,他感觉可能还没等到抵达江南,自己就会死在路上,是给无聊死的。

    呼……

    “什么声音?”

    一阵类似大风刮过的剧烈呼啸声突然传入黄真的耳中,他探头望去,外面路旁的树枝却依然只是轻轻晃动,丝毫没有大风刮过的迹象。

    “怎么了?”杜老抬起头问道。

    黄真皱眉道:“刚刚突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你没有听到吗?”

    杜老连连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听到,说道:

    “可能是某种野兽的叫声吧。”

    黄真摇摇头,正欲转头呼唤外面的胡大力,看他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却发现自下午启程,就一直出神望着外面景色的黄奇,终于收回了视线,正在翻阅手上的书卷。

    “大哥,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黄真问道。

    黄奇微微摇头道:“没有啊,可能是你听错了吧。”

    听了这个回答,黄真一脸郁闷,又钻出车厢找胡大力去了。

    很快,车厢外黄真那显得有些沮丧的声音就传入了黄奇的耳中,显然在胡大力那里也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黄奇摇头轻笑,没想到黄真的神魂如此敏感。

    刚刚确实有一些声音,是黄奇尝试使用离魂特效的时候弄出的动静,不过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唯有神魂敏感的人才能感应的到。

    自离开连山城经过了十几天的时间,到了今日他的精神一项才完全恢复到满值状态,这还是在每日都使用着安神香的情况下。

    当然,这也与他每日都分化出大量神念送入心界有关,分化神念也大大拖累了他精神恢复的速度。

    现在心界之内,已经被黄奇送入了十几万道神念,这些神念每日都在不断壮大,其中第一批送入的一千三百道神念,已经比原先足足壮大了两倍有余。

    但是自前几日分化出最后一批神念送入心界后,特效分念就完全黯淡了下去,显然是已经达到了黄奇目前的极限,无法再分化更多了。

    所以待到今日精神圆满,黄奇就尝试了另一项特效:离魂。

    用出离魂特效后,黄奇就明白了这是项什么样的能力。

    就是使神魂离体,达到类似元神出窍的效果。

    不过与元神出窍还是有些区别的,因为离魂离的并不是神魂主体,而是一道分化出来的神念,一个神魂子体,不过这道神念远比分念特效分出来的要强大的多。

    黄奇心中估算,可能他这十几天来分化出来的十几万道神念加在一起,都没有离魂分化出来的这个神魂子体强大。

    而且与单纯的神念不同,黄奇使用离魂之后,感觉就像分化出了另一个自己,一个完全独立的存在。

    除了没有肉身之外,这个神魂子体与自身没有任何区别,所以才给黄奇一种元神出窍的奇异感。

    不过离魂这项能力,黄奇目前也只摸索出侦查和攻击两项能力。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功效,黄奇就不得而知了,还要日后慢慢摸索才知道。

    “大黄头上那朵小黄花好像已经开始枯萎了。”钻回车厢的黄真啧啧叹道。

    他清楚记得在连山城刚刚出发的那天,黄奇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朵小黄花安在了大黄的犄角上,原本还以为用不了两天就会枯萎,没想到经过了这么久不但没有枯萎,反而一直都很旺盛,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出现了枯萎的迹象。

    “是吗?”

    黄奇精神一振,神魂感知之下,发现那朵黄花果然已经出现了枯萎的迹象。

    他心下微喜,没想到还真的让他成功了。

    这小黄花唤作枯灵花,看似柔弱,其实却是一种奇花,专门生长在穷山恶水瘴气遍生的凶恶之地,越是凶恶的地方成熟的越快,待其成熟之后,便是炼制小灵丹的主药,而小灵丹常人服之便能凭空增加十年功力,是先天武者都眼热的好东西。

    这枯灵花也是黄奇在万宝阁的收获之一,一个地元武者的空间秘宝内,存放了大量的枯灵花,但遗憾的是,都处于成长期,完全没有成熟,想来是那地元武者偶然路过枯灵花生长之处,所以才没有待其成熟便全部采摘了下来。

    黄奇还是通过大黄才认出了枯灵花,他认出枯灵花后心热其功效,却苦于全都是未成熟状态,又不知道从哪找所谓的凶恶之地,无意中瞥到一旁全身肌肉暴起一脸凶相的大黄后,就灵机一动,将枯灵花捆在了大黄的犄角上。

    还有比一个大妖魔的头顶更凶恶的地方吗?

    结果还真让他成功了……

    枯灵花开始呈现枯萎的状态,就是它真正成熟的时候。

    大黄也正是因为察觉到了头上的枯灵花已经完全成熟,终于可以从它的犄角摘下来了,所以下午才会显得这么欢快。

    堂堂一个大妖魔,头上一直顶着个破花算个什么事?

    可怜的大黄并不知道,黄奇的手上可远远不止一朵枯灵花……

    “又到这里了。”黄真突然有些伤感的说道。

    黄奇向外望去,夕阳已经落下了半边,残阳如血,将半边天际染得血红一片。

    一座低矮的小山出现在前方,落日的余晖洒落山头,为小山披上了一层金霞,宛若一件闪耀着佛光的巨大袈裟。

    “明心那时候说,那个女人的琵琶声是世间最完美的声音,当时我还竭力反驳过他,现在仔细想来,或许她弹出的音律并不是最完美的,但是其中所表达的韵味,却是苏姐姐都不曾表现出来过的。”

    在黄真的心中,天下最动人的曲乐就是苏沐清弹奏的琴声,此刻他能将那女子拿来与苏沐清比较,说明内心深处已经承认了她的技艺。

    前方的这座无名小山,便是当今黄泉刀之主明心,与其师傅空心老和尚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黄奇他们此次回江南是原路返回,所以又来到了此处。

    听到黄真的话语,白衣女子的身影自黄奇脑海中闪过,他摇了摇头,摸了摸黄真的脑袋,轻笑道:“怎么突然如此伤感了。”

    黄真摇头道:“没什么,听说那个寺庙已经被人盘下,改成了一间客栈,今天我们终于不要露宿野外了。”

    毕竟是小孩子,说到此处,黄真又有些振奋了起来。

    寺庙被改成了客栈,是他们上午经过金镇补充物资之时,听镇上的人说的。

    随后他又有些疑惑道:“大哥,怎么会有人想到将客栈开在一个荒山上?此处本来就偏僻,要开也开在路边啊。”

    黄奇笑道:“你懂什么?开在山上,只需将寺庙稍微修缮改制一番就可以营业了,开在山下还要从头建造劳心劳力,所花费的人力物力是原先的十倍不止。

    此处又没有竞争压力。他们只需在路边安置一些路牌,行人自然会奔着他们客栈去了,否则只能去尚有一日路程的两个小镇,又何愁没有生意?”

    黄真望着路边写着“乘风客栈”的路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黄奇也转头望向了那些路牌,客栈开在荒山上,除了他所说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方便处理一些不干净的事。

    路牌之上,一层肉眼看不见的黑烟正笼罩在上面,浓密的黑烟化作了骷髅形态,张着大嘴对黄奇他们的马车作着凄厉嘶吼状。

    上山的碎石小路似是经过了重新修整,不仅扩建到了原先的两倍,更是平坦了许多,原来的众多坑洼之处已经尽数消失,比之先前好走了许多。

    在车轱辘碾压碎石的声响中,马车很快就抵达了山顶。

    “哇,这客栈好气派啊,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陈旧的小寺庙。”黄真自车窗探出了半个身子,大呼小叫道。

    此刻虽然还未完全入夜,两个燃着红烛的大红灯笼已经高高升起,挂在了牌匾两边,崭新的牌匾上还缠着大红绣花,书写着“乘风客栈”四个大字。

    一股肉香自客栈大门内传出,飘进了马车内,让腹中已经有些饥饿的黄真大为口涎,猛吞口水。

    “几位客官,里面进。”

    似是被铃铛声吸引,一个壮硕的少年自客栈内走出来,对着走下马车的黄奇等人说道。

    这个少年一脸朴实的笑意,肩上披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让人一眼望上去就不由产生一种信任之感。

    在少年的带领下,黄奇带着黄真和杜老走进了客栈,胡大力则先将马车驾去了后院。

    大堂经过了扩建,比之原先宽阔了一些,原本的菩萨塑像竟然还在,不过已经向后退了许多,紧紧贴在了墙边。

    五六张桌子摆放在里面,黄奇他们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三桌客人在开始吃饭了。

    黄真坐在黄奇旁边,好奇地四处打量,他没想到这种荒山野店,生意竟然如此之好,大堂内居然坐满了一半。

    柜台后面的掌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倒也颇有几分姿色,见到眉目俊秀锦衣玉饰的黄奇走进来后,眼睛里就是一亮,竟是放下手中的账目,直接自柜台后面走了出来,挥手将那名少年赶到了一边,亲自招待起黄奇来了。

    黄奇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瞥过那掌柜身后那肆意摇晃的六条火红大尾巴不动声色,与她随意交谈了起来。

    掌柜自称芸娘,丈夫刚死不久留下她一人守寡,自江南回云州老家的时候露宿这间荒废的寺院,心下觉得此处地带尚可,便用丈夫留下的银钱,从官府手中盘了下来改成了客栈,维持生计糊口度日。

    客栈中连她在内共有四人,那壮硕的少年是她自家的子侄,另外还有一名厨子是自金镇雇来的,最后还有一个半大丫头是她女儿。

    “这位公子,可是江南人氏?”似是听到了黄奇与芸娘的交谈内容,旁边不远的桌子上,一人出声喊道。

    黄奇转头望去,那桌上坐着三人,喊话的是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公子,旁边坐着一个衣裳略显破旧的书生,另一边则是名身着一袭轻衣襦裙的漂亮女子。

    “大哥,这人和你好像啊。”黄真在黄奇耳边低声道。

    他早就注意到这个少年了。

    黄奇知道黄真说的像,不是指的相貌,而是身上的形容气质。

    这公子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头戴玉冠,身着锦衣,乌黑明亮宛若黑玉的双眼中莹光闪烁,给他整个人带来一股别样的气质。

    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黄奇。

    要知道黄奇今年也不过才十五岁,不过因为曾经修炼武功发育地较快的缘故,所以身体看起来才和成年人差不多,这还是他极度压抑自身成长的结果,不然早就变成肌肉猛男了。

    “在下正是江南同州人氏,敢问公子贵姓?”黄奇拱手作礼,声音有些迟疑。

    难道又是一个像江馨茗那样的熟人?

    那少年自桌边站起,向着黄奇走来,笑道:“在下免贵姓夏,单名一个林字,乃是云州人氏,不过自幼在江南长大,近几年才搬来云州,刚刚听到公子口音颇为亲切,故而有此一问。相逢即是缘分,在下带有美酒,公子何不与我同桌,共饮一番。”

    自称夏林的贵公子却是来邀请黄奇去与他同桌共饮。

    那芸娘自夏林出声之后就一声不吭,更是在众人看不到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是对他打断了自己与黄奇的聊天极为恼怒。

    夏林将芸娘的怒视看在眼中,脸上却依然保持着温和笑意对着黄奇,似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然而两人却不知道,黄奇神魂感应之下,他们的一切行为动作都被黄奇尽收眼底。

    “请。”

    黄奇站起身来,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