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震动
    只不过其中离魂特效极为黯淡,黄奇还是第一次遇见,显然是心神损耗过大,所以现在暂时不能使用的缘故。

    而分念却不一样,似乎可以尝试一番。

    “分念。”黄奇心中默念。

    顿时,一种奇妙的感觉自他心中油然而生。

    一缕意识亦或是神念自他体内神魂分离而出,离开他的身体,随后附在了身前桌上的茶壶上。

    咕噜……

    黄奇念头微微一动,茶壶就自行倒在了桌上,滚动了半圈。

    驱动这件本是死物的茶壶,黄奇并不是使用的念力等什么力量,仅仅就是转动了一下念头而已,附在茶壶上的那缕神念,让他产生了自己就是那件茶壶的感觉。

    让他此刻看那件茶壶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怪的,仿佛茶壶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然而不止是如此,这还仅仅是一道神念而已。

    “分念三千。”

    脑海中隐隐传来一阵刺痛,似乎此刻心神不足,不足以分念如此之多。

    但是刺痛也并不是很明显,应该是因为分念所消耗的心神极少,若是在精神满值的全盛时期,分念三万恐怕都轻而易举。

    不过现在既然不能分念三千,就先分念三百算了。

    黄奇心中想道。

    嘶嘶……

    三百道神念自黄奇体内冲出,带出一阵奇怪的声响,这种声响不同于一般的声音,耳朵再灵敏的人都听不见,唯有那些神魂极度敏感的人才能感知到。

    神念冲出他的身体,各自寻了东西钻了进去,房间内的桌椅,花瓶,盆栽,甚至是地板,都被黄奇分化出去的神念所占据。

    一时间,黄奇产生了一种整个房间都是他身体延伸的感觉,心念一动之下,房间内四处都发出了细微的响声,一件件东西自主地摇摆了起来。

    若是被一个胆小的人看见,定会大呼闹鬼落荒而逃。

    一只细小的蚂蚁自地板隙缝中钻出,沿着桌腿爬到桌面上,静静地与黄奇对视。

    这是被黄奇一缕神念控制了身体的蚂蚁。

    “真是奇妙的感觉啊。”

    黄奇伸出一根手指点向桌上的蚂蚁,蚂蚁也探出头上的一根触角,与黄奇的手指点在一起。

    控制活物与死物的感觉截然不同,一缕神念所附带的力量终究有限,让死物活动所消耗的俱是神念本身的力量,所以若是一直保持活动状态,就很难持续太长时间,而操控活物所消耗的力量却几乎微乎其微。

    黄奇收回所有的神念,目送着桌上的蚂蚁沿着原路返回,重新钻入了地下。

    分念这项能力他基本已经弄清楚了,确实很实用,只是其具体的极限还需要待到他精神恢复过来后,进一步的尝试摸索。

    嗅着宜人的清香,听着耳边传来的隐隐佛唱,黄奇抬头看窗外天色还早,就先半躺在藤椅上闭目小酣了起来。

    心神损耗过大,又处于重伤虚弱,他实在是有些疲惫。

    …………

    “大哥,你这三天都是泡在哪个青楼里吗?”晚上一看到黄奇,黄真就大呼小叫道。

    黄奇毫不客气的就一巴掌呼他脑袋上,白了他一眼:“乱说什么呢你。”

    黄真揉着脑袋嘟囔道:“你这脸比纸还白,分明就是一副被榨干了的样子……”

    见黄奇的手又高高扬了起来,他连忙止住了嘴跳到一边。

    “大公子,你没事吧?”胡大力关切的问道,他看出黄奇这是受了内伤的样子。

    旁边的杜老也很奇怪,他分明记得黄奇下午回来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怎么半天不见就成了如此模样?

    难道是那位江小姐?记得下午江小姐去了大公子的房间……

    杜老瞬间脑洞大开,脑补出了一幕幕不可描述的场景。

    黄奇挥手摇头道:“无妨,有点小伤风罢了,准备好明日启程。”

    胡大力点点头。

    似是知道了黄奇即日就要离开,今日江馨茗安排的晚宴极其的奢侈丰盛,让从小锦衣玉食惯了的黄真都吃的大呼痛快,更别说胡大力与杜老了,只是不知江馨茗有何要事没有作陪,只有那个小侍女灵儿代为主持。

    晚宴上还准备了一种名为云梦生的极品佳酿,此酒云州特产,口感极佳,清香宜人,就连黄真都忍不住喝了好几口。

    只是一顿还未吃完,喝了云梦生的三人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进入了梦乡,云梦生的威力确实非同凡响。

    黄奇看着呼呼大睡的几人微微摇头,待灵儿安排了几个仆人将他们送回房间,宴席上就剩下了他一人后,便准备起身离开,却被灵儿伸手拦住了。

    “公子莫急,还有特意为公子准备的一道大餐没上呢。”灵儿对着黄奇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满是稚气的脸庞显得极为娇俏可爱。

    自她与自家小姐江馨茗一起在心界中荒唐了一番后,她就对黄奇亲近了不少,毕竟在她的记忆中,黄奇可是拿下了她第一次的男人。

    虽然是假的……严格来说甚至是春梦。

    “大餐?”黄奇有些好奇。

    灵儿走到厅堂边上,拉起一根红绳,一阵悦耳的铃铛声就自上方扬起。

    灵儿放下红绳,点头道:“嗯,我家小姐为公子精心准备的大餐。”

    话音刚落,就看到四名少女就合力抬着一个硕大的银盘走了进来,银盘大小接近两人合抱,上面盖着一个高盖。

    四名少女将银盘放在桌上后,就迅速退出了厅堂,并关上了大门。

    黄奇颇为无语,虽然还没有打开盖子,但是他已经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公子,请尽情享用。”

    灵儿嬉笑着掀开高盖,露出了里面的“大餐”。

    只见全身赤裸不着片缕的江馨茗,盘卧在银盘之上,粉嫩的肌肤上油光闪烁,似是涂抹满了食用的香油,上面洒满了各种食用香料,重要的部位被各式果蔬遮掩在了下面,反而带来一种更大的诱惑。

    江馨茗脸颊火红,两眼汪汪透露出无尽的情欲,小嘴微张伸出诱人的粉舌,在粉嫩的双唇上轻轻舔拭。

    女体宴?

    黄奇不由咽了一口口水。

    他竟然对此刻的江馨茗来感觉了,不过不是一般人的那种感觉。

    好诱人,好可口的样子,好想一口把她吃下去……

    嗯没错,江馨茗成功的勾起了黄奇血脉深处源自远古魔神的食欲。

    若不是黄奇有着强大的自制力,能控制住自己不被魔神欲望所左右,江馨茗现在已经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腰间一阵异动,灵儿已经跪在了桌下,红着小脸开始为他宽衣解带。

    黄奇眼眸微闭,一抹红芒自眼底闪过,江馨茗与灵儿便直接僵在了原地,神魂已然被他拉入了心界构造的幻境之中。

    幻境之中,灵儿的小脑袋正在桌下上下耸动,江馨茗也正在上面与“黄奇”热烈索吻。

    这个“黄奇”正是由江馨茗和灵儿的念头交织在一起,共同构建并维持的一个虚假存在。

    黄奇心中一动,他尝试着分出一缕神念,附在那个“黄奇”身上。

    神念刚刚钻入体内,他就突然全身一震。

    这种感觉……

    “黄哥哥,怎么了?”

    满脸红晕的江馨茗望着突然把她推开,抬头望着上方屋顶处的黄奇,奇怪地问道。

    她跟着抬头看过去,明明是一片虚无,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黄奇收起与自己对视的目光,摇头轻笑道:“没事。”

    随后顺势将跪趴在桌上的江馨茗一把拉进了自己怀里,再度吻了上去。

    感受着黄奇从未有过的粗暴动作,江馨茗扭动着油光滑腻的身子,更为动情的回应了起来,下面的灵儿也发出了口齿不清的呜咽声。

    …………

    神念在壮大。

    虽然并不明显,但黄奇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一缕神念的成长。

    与俯身在蚂蚁身上时候的感觉截然不同,此刻俯身到那心界中那具身体上,一种水乳交融的奇妙感觉油然而生,就像鱼儿进入了大海,鸟儿飞上了天空。

    是因为心界的原因么?黄奇心中沉思。

    现在他的感觉颇为奇异,一边在观察并思考着神念的变化,另一边又在肆意享受着江馨茗两女的服侍。

    不过在尝试着移开心神的注意力,或者退出心界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他与神念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可以自行断开,一旦断开之后,神念依然在发展壮大。

    吱吱……

    厅堂的大梁上,一只肥硕的老鼠溜了过去。

    黄奇分化出一缕神念附在了老鼠身上,但是却完全没有在心界之中,俯身在自己身上的那种奇妙感觉。

    而且任他控制老鼠翻腾跳跃半天,神念也没有丝毫增长的迹象。

    是因为不是人类的缘故么?还是心界特殊的原因?

    黄奇皱眉收起神念,任由老鼠在他面前落荒而逃。

    随后他将心思打到了外面守门的四名少女身上,这四名少女显然是江馨茗费了不少心思培养的手下,都有一身武功在身,虽然不过初入后天。

    一缕神念自厅堂内飞出,找到一个少女,直接扎进了她的额头。

    噗通!

    随着一声闷哼,那名少女直接两眼一翻,昏倒在了地上,两道殷红的鼻血流了出来,染红了洁白的胸襟。

    另外三名少女低声惊呼,连忙上去查探她的情况,只是刚刚摇晃了两下她的身子,她就很快醒了过来。

    “你怎么突然昏倒了,哪里受伤了么?”

    “我也不知道,刚刚头脑里突然猛地一痛,好像要炸开一样……”

    “明天找大夫看看……”

    几名少女小声的交谈声传入了屋内黄奇的耳中,让他心中一阵思索。

    刚刚俯身失败了。

    人类的自我意识远比其他生物强大,所以根本无法像控制老鼠蚂蚁一样轻松的控制人类。

    神念终究只是黄奇的一缕念头,刚刚那缕神念,就在少女无意识的自主反击之下溃散了。

    黄奇望着心界之中正在逐渐缓缓壮大的那缕神念,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瞬间,数百上千道神念自他神魂分离而出,进入心界,飞入岛屿那座唯一的城池之中。

    此刻城池下方,地下不知几许深的所在,一座庞大无比,有着上方城池大小的幽暗殿堂正静静地屹立在黑暗之中。

    幽暗殿堂外面,竖着一个高大的门楼,一个巨大的牌匾悬挂在门楼之上,上书“幽冥司”三个大字。

    无数身着惨白衣裳的人影戴着镣铐排着列队,在一个个形容狰狞的怪物牵引下,呆滞的自布满雾气的小路直接走进门楼之内。

    轰隆隆!!

    突然间一阵巨响,整个幽冥司都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剧烈的震动之下,那些惨白色的身影顿时都跌的七倒八歪。

    呆滞的神色消失不见,他们似乎都被震醒了过来,望着手上的镣铐和四周幽暗的场景,一个个脸上瞬间布满了惊恐,跌坐在地上哭嚎了起来。

    整个幽冥司尽是鬼哭狼嚎之声,任那些抓着锁链的怪物如何鞭打咒骂,却完全起不到一丝抑制的作用。

    一个长着鳄鱼脑袋的高大怪物,在剧烈震动的地面上勉强站稳了脚步,惊疑道:“怎么回事?幽冥司也会像凡间一样地震吗?”

    旁边一个牛头怪物狠狠抽了那些哭嚎的鬼物后,摇头道:“谁知道呢?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上面还有六大地君和两大神主,你怕什么,不过感觉震源好像是命轮殿那个方向传来的。”

    “命轮殿?”鳄鱼怪物微微一怔,转头望向了那个方向。

    命轮殿是幽冥司中极为重要的一处大殿,里面存放了无数卷宗,每日都有旧的卷宗被取出销毁,又有新的卷宗添入其中。

    卷宗之中,记载着阳世凡人的一生命运,一个凡人一生的命运遭遇,基本就由卷宗上的记载所决定,上面记载着你一世富贵,那么你就注定几乎富贵一生。

    这些记载都是根据凡人生前的行事所判决,正是善恶果报,因果轮回的体现。

    但命轮殿的卷宗记载也不是不可改变的,若是一个注定穷困潦倒的人,却有着一颗奋发图强决不放弃的心,以绝大的毅力来寻求突破,那么命轮殿的卷宗便会自行销毁,从而改变他的命运。

    命运,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然而就在今天,命轮殿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大量的卷宗自行的燃烧了起来,命轮殿中间那个一直没有停转过的巨大齿轮,此刻却是前所未有的卡顿,每当齿轮卡顿一次,整个幽冥司便会发生一次巨大的震动。

    六名身形高大的地君急匆匆地赶到命轮殿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两道身影先他们一步抵达了。

    “见过司命神主,冥虚神主。”他们连忙跪下。

    这两道身影正是司命与冥虚。

    “起来吧。”司命开口道。

    “两位神主,这是怎么了?”一名额前生着一对蚂蚁般触角,两米多高的地君站起身来开口问道。

    他乃是主管生灵命运的第一地君,命轮殿正是由他负责,两大神主平时基本不问事。

    站起身来后,他才发现被两名神主挡住,一卡一顿的巨大齿轮。

    第一地君立刻瞪大了眼睛。

    这个巨大的齿轮唤作命运神轮,乃是与幽冥司一样,整个天地自行衍生出来的一件幽冥至宝,维系着众生的命运与幽冥司的存在,若是它出现问题,凡间的一切命运轨迹就会完全乱套,幽冥司也会崩溃不复存在。

    负责掌控轮回的幽冥司一旦崩溃,那么阳世就不会再有新的生命降生,最终逐渐化作一片死域。

    阳世都没了,他们这些地君神灵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没事,都出去吧,是吾主弄出的一些小动作。”司命摇头道。

    伟大不可揣度,创造出这方世界与众生的光暗之主?那位至高存在弄的什么小动作,差点把整个幽冥司都要震垮。

    “谨遵神主法旨。”

    六名地君面面相觑,退出了命轮殿。

    很快,命运神轮就不再卡顿,恢复了正常状态,一道道崭新的卷宗也凭空出现周围的书架之上。

    一道赤金色的火焰突然自命运神轮上燃起,司命与冥虚低下头恭谨道:“恭迎吾主。”

    “方才阳世降生的那一千三百名婴儿,你等不必理会,一切因果轮转,皆顺其自然,善恶果报,亦由冥司审判。”

    黄奇宏大的声音自赤焰中传出,在浩大的命轮殿内不断回荡。

    “吾等谨遵法旨。”两大神主低头施礼。

    得到他们的回答后,赤焰一阵闪烁,便直接消散在虚无之中。

    幽冥司恢复了原本的秩序与平静。

    …………

    黄奇收回心神,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心界内的轮回体系就已经演化的如此完善的地步。

    其实也不算短短时间,因为其中的时间流速与现世完全不同,差不多可以用一梦千年来形容。

    他直接将分化出来的一千多道神念送入心界里那些孕妇的胎中,无意中却是将原本既定好的轮回名额占据,所以才动摇了轮回体系,引发了幽冥司的震动。

    若是从幽冥司投胎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黄奇望着已经被他自心界幻境中放出,因为精疲力尽正在呼呼大睡的两女,站起身来走出了厅堂。

    他很期待,那些神念在心界中经过轮回转世,最终能成长壮大到什么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