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收获
    黄奇正襟危坐,轻抚着身前一柄修长的紫柄长刀。

    长刀约莫一米六七左右,通体修长形若鸟雀尾翎,刀柄末端乃是一头狰狞的怪鸟形象。

    怪鸟长相古怪,凶恶的大脸上镶嵌着九个细小的眼珠子,其中有六只眼珠已经黯淡无光,还有三只正泛着幽幽紫意。

    若是细细望去,便会发现其中竟是一片狂暴的紫色雷海。

    这便是那柄价值着五十万积分的紫翎刀。

    这把紫翎刀,正是黄奇从那名幻月阁刑律长老的空间秘宝中找出来的,也难怪她宁可暴露身份,也要让黄奇放过她一马。

    实在是身怀重宝,难以舍弃,结果却是差点把命搭上。

    她虽然被震碎了心脏,可是并没有死,毕竟身为天元武者,不但生命力远比常人强大,各种手段也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想象的,像赤血教的法王甚至可以做到滴血重生的地步。

    当然,这也是黄奇看在幻月阁的面子上,手下留情的原因,不然她也早跟着会主等人去了。

    “这把紫翎刀与神兵的区别在哪呢?”黄奇着修长的刀身,轻声自语。

    按威力来说,这把紫翎刀的威力已经超出了明心手中的那把未完成的黄泉刀,可依然不入神兵之列。

    “区别就在于,神兵魔刃是天生的,而紫翎刀这些秘宝都是造出来的。”

    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雪发披肩,剑眉星目,正是扶风子。

    扶风子走到黄奇身前,望着紫翎刀摇头轻叹道:“我已经有五百年没有见到这把紫翎刀了,当真物是人非啊。”

    似乎他与这把紫翎刀之间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不过黄奇对他五百年前的破事却不感兴趣,而是皱眉道:“神兵魔刃是天生的?那么黄泉教又怎么能祭炼出黄泉刀?赤血教的四大终极魔剑,以及赤龙劫等等又是怎么回事?”

    扶风子一时语塞,半响后摇头道:“这个我一时也说不清楚,反正没有哪一件神兵是被打造出来的,宗门有这方面的记载,等从江南回来后你可以慢慢查阅。”

    “那日后再说吧。”黄奇对这方面的资料还是挺感兴趣的,他将手上的紫翎刀直接抛向了扶风子,然后指着面前的一堆空间秘宝说道:“将这些东西都带回宗门吧。”

    他喊扶风子过来,就是让他做搬运工的。

    眼前这堆秘宝,都是黄奇经过挑选后,自认为对他基本无用的类型。

    虽然收获颇丰,但他还是有些遗憾,因为万宝阁的宝库没能打开,那会主身上似乎有着某种禁制,他身死之后,整个宝库就直接传送到不知何处去了。

    扶风子一把接住紫翎刀,望着地面上那一堆空间秘宝露出了苦笑,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大手一挥,众多秘宝已经被他收入了怀中。

    “这万宝阁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与各大宗门的真正关系又是如何?”黄奇好奇道。

    扶风子沉吟片刻后,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没有与他们打过交道,只知道似乎是最近两三百年刚刚崛起的一个组织,打出的口号是完全中立,不过因为各方面原因,基本各个正道宗门还是将其列为邪道势力,属于要剿灭的对象,所以一直在暗中发展。”

    黄奇微微点头,严格来说万宝阁本身属于那种正邪参半的灰色势力,并不属于邪魔外道,但是那些宗门武者在与万宝阁打交道的时候还是很忌讳的,不然也不会一个个将自己伪装起来,而是光明正大地站在此处了。

    不过才成立了两三百年?

    黄奇注意到了这一点。

    “若是无事,我就先回宗门了。”扶风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黄奇回过神来,说道:“此处还有万宝阁自各处买来的少年男女,基本都有武功在身,其中还有原本青云宗的弟子,你回去后,安排一些人将他们接回宗门吧。”

    现在赤焰宫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大猫小猫两三只了,黄奇前几天刚刚将滞留在云州的三十多名暗捕以摄魂夺魄影响心志,全都收纳入了赤焰宫中。

    加上原先的十几名暗捕,现在的赤焰宫已经有了整整五十二名地元强者,地元层次的战力已经完全超出了覆灭前的青云宗。

    只是有一点小小的瑕疵之处,就是那群地元境界的家伙,一个个出手不是黑焰滔天就是腥风阵阵,一眼看上去就是邪派作风,和名门正派完全扯不上关系。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人力紧缺,黄奇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但现在也开始让他们兼修青冥宝录中的功法,用作平时掩饰身上的邪功痕迹。

    毕竟黄奇可是将赤焰宫定义的正道宗门,表面的形象还是要做好的。

    扶风子点点头,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了出去。

    黄奇望了一眼空寂的四周,便也跟着离开此处。

    …………

    “江兄?”

    因为下面发生了变故,上面的人也都得到了消息,整个黑市中的人已经完全散去,只留下一片残迹。

    黄奇刚刚走出那个由阵法伪装的巷口,就看到站在巷外等他的江流川。

    只是江流川的表情很是不自然,脸上挂着极度僵硬的微笑。

    听到黄奇的呼喊,江流川却没有说话,只是向黄奇不断的招手。

    黄奇不疑有他,便径直走了过去。

    旁边一处闲置的房屋内,一高一矮两道黑影站在一起,望着挂在墙上的一个圆镜,圆镜中正显示着黄奇那处的场景。

    “等了这么久,终于把这个传说中的江南第一公子给等出来了。”看见黄奇的身影后,其中高个身影立刻精神一振,开口说道。

    另一人望着圆镜中黄奇的身影,冷声道:“若不是这次机缘巧合让我们撞见,还真不知道这位吟月公子的身家是如此富庶。”

    高个身影笑道:“我们师兄弟二人刚刚决定隐退,就恰好撞上这位吟月公子,简直就是老天都在帮我们安排退路啊。”

    这师兄弟两人本都是普通江湖人士,一次却是无意中得到了一篇残缺的邪道功法,修炼邪功竟是让他们一路顺利的晋升到了先天境界。

    只是邪道功法剑走偏锋,后遗症太大,他们苦困于先天后期已有多年,无法寸进丝毫,所以就起了隐退的心思,想要退出江湖做个富家翁,后半生专门用来享受娇妻美妾奴仆成群的日子。

    没想到此次来黑市,却是正好遇到黄奇狂甩银票的那一幕,在发现黄奇没有武者气息,江流川不过后天境界后,两人便在黄奇和江流川的身上设下了追踪秘法。

    江流川在黑市中等了黄奇许久也不见他踪影,便想着先行离开,结果刚刚离开黑市,就被守在外面的这两人给控制了起来,从江流川口中拷问出了他与黄奇的真正身份。

    两人都知道黄奇身上携带着一件封印火云兽的秘宝,他们生怕让黄奇利用火云兽远遁,所以没有选择直接出手劫持,而是使用了另一个更为稳妥的方法。

    此刻若是黄奇拥有透视的能力,便会发现江流川的大脑之中已是空空如也,一只约莫手指长短,全身泛着金色光泽的狰狞恶虫正在其中慢慢蠕动。

    随着黄奇的逐渐接近,那只金色恶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蠕动的愈发激烈了起来。

    “三步之内,无人可挡。”高个男子正是师兄,他微微摇头道:“只要进入了金僵蛊的攻击范围,就算是地元强者,若是没有任何准备,也只有被寄生控脑的下场,这等能列入《地册》的恐怖毒物,用在吟月这个普通人身上,还真有点浪费。”

    《地册》与天地人三榜差不多,其中记载了天下各种恐怖的毒物,能被列入地册的毒物,全都是连地元强者都要小心对待的致命存在。

    金僵蛊喜食脑髓,武者被其吸光脑髓后,便会化作它的傀儡任其摆布,两人正是想通过控制黄奇,来转移黄家的财产。

    “好戏就要开始了。”师弟轻笑道。

    圆镜之中,黄奇已经快要走到江流川的身边了。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妻妾成群的美好生活。

    “三……”

    望着镜中黄奇与江流川之间不断接近的距离,两人不由开始倒计时起来。

    感受着蜷缩在江流川脑中,突然显得有些躁动的金僵蛊,师弟笑道:“看来金僵蛊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二……”

    嘭!!

    还未待他们数到一,江流川的头颅就突然炸开,一道金光自其中爆射而出。

    两人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因为金僵蛊并没有射向黄奇,而是向着相反的方向飞走了。

    “怎么回事?!”望见这番景象,师兄愤怒的大叫道:“金僵蛊怎么突然失控了?”

    眼看着就要成功,荣华富贵唾手可得,金僵蛊在最后时刻居然掉链子了,这让他如何能忍?

    “师兄……”师弟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指着圆镜涩声道:“你最好先看看这个。”

    听出师弟的语气不对,师兄按下心中的火气,望向了圆镜。

    待到他看清此刻圆镜中的情况后,师兄的脸色瞬间变了。

    “……那是金僵蛊?”师兄指着圆镜之中,正被黄奇两根修长洁净的手指夹在其中,不断疯狂扭动的狰狞恶虫,愕然问道。

    师弟脸色煞白,缓缓地点了点头。

    “它不是已经飞走了么……”

    师弟还未来得及回答,就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将墙上的圆镜彻底染红,鲜红的血液遮挡住了镜面中的景象。

    师兄的脸上一片失魂落魄之色。

    那只周身坚硬程度堪比地级兵刃,足以破开地元强者护体真气的金僵蛊,刚刚就在他的眼前,被黄奇用两根纤细的手指给直接捏爆,炸成了一滩金色的汁液。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师兄脸色煞白,暂时也顾不上因金僵蛊而重伤的师弟,他用衣袖将圆镜上的血污胡乱擦拭干净,随后再定眼望去。

    镜中,黄奇也正好望向了他的方向,两人的视线瞬间对上了。

    师兄猛然一窒。

    轰!!

    圆镜猛然炸开,恐怖的赤焰自圆镜之中席卷而出,将整间屋子都笼罩在其中。

    …………

    回到江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黄真带着胡大力出去玩耍了,就剩下杜老还待在府内。

    刚刚一回来,江馨茗就找上了他。

    “黄哥哥,你可终于回来了,馨茗好想你,我大哥怎么还没回来呢?”

    说话间,江馨茗顺势就抱住了黄奇一条手臂,压在了自己饱满的胸脯上,显得极度的亲密。

    “他已经死了。”黄奇直接说道。

    江馨茗立刻怔住了,随后挤出一个笑容道:“黄哥哥你不要与我开玩笑……”

    黄奇淡淡道:“你想要江家的财产么?”

    江流川算是被他牵连而死,江馨茗是他最喜欢的幼妹,前几日又帮助黄奇发现了心界的真正用途,所以黄奇干脆补偿点好处给江馨茗,也算是对得起江流川了。

    不然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女子来继承家中产业,江流川虽没有子嗣,却还有两个兄弟。

    江馨茗微微张大了嘴巴,随后猛地点头:“要!”

    “去云州城六扇门总部,到了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帮你,好了,现在你出去吧。”黄奇挥手道。

    江馨茗脑子里面一片混乱,迷迷糊糊地就走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待江馨茗离开后,黄奇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玉壶放在了桌上,玉壶之上缠绕着九条小龙,龙头高高昂起,本来在黄奇手中时,还略显黯淡的猩红龙眼,放在桌上后就骤然明亮了起来。

    一股无形的吸力自张开的龙嘴中出现,将充斥在周围的元气不断吸入其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乳白色雾气,自半透明的龙身钻入玉壶之中。

    这便是那件可以自行提炼灵液的九龙玉烟壶了。

    除此之外,黄奇又拿出了一个小型盆栽,上面挂着四五个红艳的果实,这些果实不过龙眼大小,周身散发着一股宜人的清香。

    此物叫做红果,红果一百年成熟一次,其中蕴含的精气极其庞大,武者吃一颗炼化之后,就能平白增长五十年功力,可以让武者省去多少苦修的时间。

    另外还有几件秘宝,其中自带聚元类的阵法,有着汇聚元气的功效,对黄奇也是颇为有用。

    昨天欠下的四千字,等下作者吃完晚饭继续码字,看能不能再码个四千字出来,晚上十一点前应该还有三四千字的一章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