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当斩
    全场寂静。

    聂玄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笼罩在周身的浓厚尸气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里面那不断泛着恶心脓疱的残缺身躯。

    惨绿色的眼睛已经变得黯淡无光,那号称万劫难伤的天尸之躯上,右侧手臂连同小半个胸膛消失得无影无踪,竟像是被人硬生生从身上直接扯掉一般。

    更可怕的是,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聂玄这个纵横了数百年的天元老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此处。

    “现在,本座有了进场的资格了么?”

    黄奇淡漠的声音自烟尘中传出,落入所有人的耳中,烟尘渐散,他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那黑袍人看着身前地面上的聂玄正在打颤,听此声音刚要开口回答,一道苍老的声音就已经先他一步响起:

    “当然,老夫代表万宝阁欢迎这位大人。”

    声音中满是凝重与忌惮之意。

    黄奇抬头望着前方高台之上的那名说话的老者,老者虽然也身穿一身黑袍,但是黑袍边缘却镶着一层银边,身份地位明显是在场最高之人。

    他在上方遇到的那个副会主,此刻也与另一人共同站在那老者身后。

    “很好。”黄奇直接向那高台走去,“想必阁下便是会主吧?”

    “正是老夫。”会主望着向高台一步步走来的黄奇,沉声道:“大人,你走错方向了,座位在另一边。”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黄奇身上,空气中的气氛颇为紧张。

    “不不不,本座没有走错。”

    黄奇一边摇头,一边自怀中掏出一物举在手中说道:“朝廷办案,无关人等速速回避!”

    他举在手中的赫然是一块暗捕令牌。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一片哗然,会主的脸色也气的铁青。

    拿着一块暗捕令牌就敢直接代表朝廷,你当这里的人都是傻子?

    “这位大人!”会主厉声道:“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虽然刚刚黄奇秒杀聂玄的那一幕令他忌惮不已,但是会主却认为那是由于聂玄过度轻敌的缘故,连武道绝域都没有展开,猝不及防之下才会被秒杀。

    现在在场之中,远胜聂玄的天元强者就有好几位,其中就包括会主自身,他自忖同样的条件下,自己也能做到黄奇的地步。

    所以他虽然忌惮黄奇,但还没有达不到惧怕的地步。

    “万宝阁掳掠人口,贩卖宗门秘宝,更与邪魔外道同流合污,现经本座探查,人赃俱获,罪无可赦!”

    黄奇冷声道:“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以求从轻发落!”

    锵!!

    回应他的是一道如同匹练般的雪白刀光,那刀光凝练无比,宛若闪电惊鸿,直接无视了那二十多米的空间距离,瞬间出现在黄奇的身前。

    却是会主直接出手,束掌为刀斩出了这一记刀芒。

    嘭!!

    众目睽睽之下,黄奇似乎连一丝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就被那刀芒斩在了身上,引起了剧烈的爆炸。

    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看到这一幕的会主有些愣神,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一击蕴含的威力。

    刚刚那一记刀芒虽然看似极其普通,造成的声势甚至连一些先天武者都能达到。

    但是刀芒中霸烈至极的恐怖刀意,和融入其中的武道绝域,才是刀芒最为强大之处。

    武道绝域排斥“非我”的一切,融入刀芒之中后更是使其无坚不摧,武者唯有展开绝域抗衡,或者发出同样融入武道绝域的攻击将其打散,方能避免受伤。

    能将武道绝域融入一招一式中,乃是属于天元中后期的标志。

    刀斩其形,意斩其神。

    若是硬接只有形神俱灭一个下场,会主对此有着极强的信心。

    “原来是个……什么?!”

    会主刚刚摇头慨叹,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自爆炸中走出,全身衣物都破烂不堪的人影。

    “公然拒捕,罪加一等。”空气中不知何时开始变得灼热起来,可是这道声音中的冷冽之意,以及逐渐清晰的那道身影,却让会主等人犹如置身于寒冬腊月之中,身心冰寒刺骨。

    赤红色的长发如同火焰般在乱舞,瞳孔之中完全被跳动的赤焰所占据,破烂褴褛的衣衫下面,露出的是泛着赤金色的坚韧皮肤,和高高隆起的肌肉轮廓。

    暴戾无比的恐怖气息自那副身躯之上不断散发而出,如同巨石一般重重地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虽然依然还是常人那般高大,只是展现出了部分形态,但会主还是认出了黄奇的真正身份。

    “赤焰宫主……”

    望着身周被高温极度扭曲,完全看不清真正样貌的黄奇,会主一字一顿,艰难地开口说道。

    赤发赤瞳,又有着如此恐怖实力的,除了那位横空出世的赤焰宫主还有谁?

    “你很好。”黄奇缓缓抬起手,对着会主道:“继邪神之后,你是第一个让本座受伤的存在。”

    一丝微不可查的细小伤口正在他的脸上蠕动愈合,他轻声道:“所以,本座决定赐予你……死亡!”

    “误会……”

    轰!!

    黄奇脚下那被阵法保护的地面直接猛然下陷,层层气浪向着四周炸开,一道丈许的深坑出现在地表之上,密密麻麻的裂纹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他整个人化作一道赤红流光,轰开空气狠狠射向高台之上的会主。

    在黄奇刚刚出声的那一刻,会主就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心下虽然惊惧,但是却早已做好了准备,完全没有一丝坐以待毙的打算。

    身为万宝阁的高层,身上自然少不了专注防御的强大秘宝。

    红黄白三道光芒闪过,两米多高的赤红塔盾和一个乳白色的光盾瞬间出现在三人面前,将他们牢牢守护在其中,更有一座由淡淡黄雾组成的庄严宝塔将他们罩在里面。

    不光如此,三人还瞬间张开武道绝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绝强的场域,并且合力将其极度收缩,只维持在身周方圆五米左右。

    天元强者对规则的掌控越强,对武道绝域的控制也就更加强悍,能将绝域瞬间收缩到此等地步,已是天元中的绝顶强者,虽然是合力的缘故,但是威力丝毫不弱于真正顶尖天元出手。

    方圆五米的武道绝域,其覆盖范围之内的空间内,不谈其中规则的压制,只是其恐怖的压力,就已经有如海底万丈之中,足以叫人无法寸进丝毫。

    三件加起来价值数十万积分的天级秘宝的释放,加上绝域的展开,都顺利的在黄奇的攻击抵达之前完成,会主的脸上刚刚露出了稍许放松之色,表情就直接凝固在了脸上。

    一条肌肉虬结修长有力的赤金手臂,此刻已经插进了他的胸腔之中,握住了那颗正噗噗跳动的心脏。

    “饶……”会主微微张开嘴巴,刚刚吐出一个字。

    噗!!大手猛然用力,心脏直接被捏爆。

    空气完全凝固了。

    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黄奇悍然动手,到万宝阁三老展开防御,众人刚刚展开各自的手段准备抵御战斗的余波时,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极度压缩的武道绝域如同纸糊的一般,被凶悍的黄奇直接撕开,连让他稍微停顿一丝都没有做的到。

    而那三件天级秘宝也强不到哪里去,在黄奇的拳下直接轰然破碎,化作点点灵光消散,本体落在地面四分五裂黯淡无光。

    “哦,还要加一个罪项。”

    黄奇抽出手臂,望着地面上那三件碎裂的秘宝淡淡道:“公然贩假,数额巨大,按律当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