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零九章 盛事
    言语交谈间,江馨茗觉得隔着车窗交谈太过麻烦,便带着那个唤作灵儿的俏丽小丫鬟坐到了黄奇他们的马车上面来,杜老收起自己的瓶罐,识趣的走到车厢外面,陪胡大力去了。

    车厢内就剩下黄奇他们四人。

    黄奇将黄真介绍给了江馨茗,两人相互客气的打了个招呼,随后就各自移开了注意力。

    黄真明显对那个灵儿更感兴趣,那双格外灵动的大眼睛在他眼中别样的好看,而灵儿也好奇的打量着他光光的脑袋。

    “黄哥哥你们的车厢真的好安稳啊,若是我家那个车厢有你的一半好,也不用在路上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了。”

    江馨茗望着车窗外飞速流过的景色,小声惊呼。

    原来,她们之前在路上之所以走的那么慢,便是因为她与灵儿体质偏弱,都受不得剧烈的颠簸,只能缓速前进。

    黄奇手上的那本阵道经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了一本儒家经典,他笑道:“你若喜欢,我这里有此车的设计图构,你拿去找人打造出一架便是了。”

    “黄哥哥真好。”江馨茗将目光自外面收回,露出了一个笑容,娇声道:“若不是灵儿跟我说外面有个大黄牛拉的马车跑得飞快,看上去特别好玩,我可能都要错过黄哥哥了。”

    她正是好奇拉着马车比马跑得还快的大黄牛,所以才探头出来观望,却一下子认出了这辆黄奇的专属马车。

    江馨茗虽然发育的异常好,但毕竟不过才十四岁,所以言语之间还多是孩子心性。

    两人随意闲谈间,官道上的行人车辆眼见多了起来,却是已经到连山城了。

    只只见前方城门处,站着两队精悍的士卒维持秩序,行人客商排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延伸至远处,进出城都要经过几名明捕的严格盘查。

    望着前方排的老远的队伍,江馨茗憷眉道:“都查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有查完,这下我们得等多久才能进城啊。”

    这些明捕冷酷无情,以她江家在连山城的地位,根本不能得到特殊待遇,照样要老老实实的排队进城,接受盘查。

    这时她看到座下的马车直接越过那长长的队伍,向着城门走去,她心下一惊,刚想提醒黄奇,却看到那几名明捕远远望见这辆马车后,竟是直接疏散开城门处的人群,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让他们长驱而入。

    “好…好厉害。”江馨茗望见这一幕后,不由微微张大了嘴巴,看着旁边一脸淡然的黄奇。

    她在几日前离开连山城的时候,可是亲眼看见两名出身青羊宫的先天武者,仗着自己的宗门和实力想要特殊待遇,结果却被六扇门的人以妨碍公务的罪名直接打趴在地,捆进了地牢。

    两名出身仙门的先天武者,在江馨茗的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就是自家大哥也要笑脸相迎的存在,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连一个为黄奇驾车的车夫都比不上。

    江馨茗看着黄奇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微光。

    原本黄奇的计划是,进入连山城稍微补充一下物资,吃完午饭就再度上路,可是现在却受不过江馨茗的竭力邀请,便直接向着江府驶去。

    那两名持刀护卫沾了黄奇他们的光,也没有需要在城外排队,早早的就进了城,此刻却是已经先行赶回了江府,将黄奇上门的消息带了回去。

    待到抵达江府的时候,黄奇刚出车厢,就看到一个英气勃发的青年自大门内走了出来,远远地就抱拳笑道:“稀客上门,稀客上门呐。”

    黄奇回礼笑道:“见过江兄,两年没见,江兄风采更胜往昔啊。”

    这名英气勃发的青年便是“泗水剑”江流川了,不过黄奇自认识他以来,也只不过头两年与他见过几次罢了,后面基本就没有了什么交集,只是偶尔用书信联系,维持一下彼此之间的“友谊”罢了。

    江流川正欲再客套一番,却看到了正从车厢内走出来的黄真,他扬眉道:“想必这就是小公子吧?不愧是吟月公子的亲弟弟,当真是一表人才,俊逸不凡啊。”

    黄真抓着自己的光头,茫然地看向大哥黄奇,眼中流露出询问的目光,这真的说的是我?

    他当初就是嫌弃顶了个秃头丑的自己都受不了,才一气之下在大雄宝殿嘘嘘报复……

    黄奇看着黄真笑而不语,很明显江流川从护卫那里得知了城门口的见闻,所以方才会如此刻意奉承。

    泗水剑年纪轻轻能在云州武林坐拥这么大的声名,光靠手中一柄破剑可做不到。

    “大哥。”江馨茗从车厢里走出来,娇嗔道:“黄哥哥远道而来,你就准备让他站在门外吹风吗?还不快请他们进去。”

    见自家妹妹如此之说,江流川便顺水推舟自告不是,几人说笑着走进了江府大门。

    在这个江湖上,名往往与利是挂着等勾的,所以江府也远远比寻常富贵人家来的奢侈华贵,黄奇的目光在府内四周粗略扫过,便知道江流川这两年中将江家发展的极为不错。

    因为黄奇他们来的比较仓促,所以午宴才刚刚开始准备,江流川让仆人带着黄真去四处闲逛,他与黄奇坐在庭院之中聊天,江馨茗则做起了丫鬟的勾当,给一旁给两人添茶倒水。

    “下午便要走?”江流川望着黄奇诧异道。

    他还想趁此难得的机会打好与黄奇的关系,却不料黄奇如此匆忙。

    黄奇微微点头道:“嗯,在云州已经逗留了不少时日,实在不放心家中老父,既然事情已经忙完了,还是早些回去的为好。”

    “真是一片孝心呐。”江流川赞道,随后脑中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话头一转:“不过你若是今日就离开,却是要错过两日后连山城的一场盛事了。”

    看他话中有话,黄奇不由来了兴趣,挑眉道:“还请江兄言明。”

    见成功地引起了黄奇的兴趣,江流川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对着旁边的江馨茗道:“馨茗,你去看看午宴准备的如何了。”

    江馨茗乖乖的向黄奇告别,离开了这处庭院,只剩下黄奇和江流川二人。

    看到江流川连自己妹妹都要支开,黄奇顿时更为感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