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零四章 大意
    痛,强烈的剧痛。

    就像全身所有的骨头都被一寸寸捏爆了一般,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不断向大脑传送着痛觉,不断刺激着赤血法王的神经,让他几欲昏厥。

    但是此刻身体上的剧痛,与内心产生的强烈恐惧感相比,却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一击,仅仅只用一击,就在他的武道绝域之内,让他连丝毫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将他直接打成重伤,这种手段,唯有那些隐世不出的无上大宗师才能做到。

    而此刻在云州,拥有大宗师的顶级战力,加上这股灼热压抑的暴戾气息,唯有那位恐怖无比的赤焰宫主了……

    赤血法王此刻虽然身受重伤,头脑在恐惧的强烈刺激下,却无比的清醒,竟是一下子就猜出了黄奇的真正身份。

    大殿中突然响起一道空气流动的呜呜声响。

    原本充斥在整个大殿的浓重血雾,在这道风声出现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稀薄起来,最后彻底的消失不见,大殿内又恢复成原来灯火通明的状态。

    镶嵌在墙壁深处,全身无处不在出血,因剧痛而努力半眯着眼睛的法王,清楚的看到所有的血雾都被坐在原处的黄奇尽数吸入了口鼻之中。

    法王心下骇然,不谈血雾中本身带有的恐怖剧毒,就连那些寄生于血雾之中,凶残无比的神魂怪物,竟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在充满恐惧的哀嚎之中,被黄奇连同血雾一起活生生的吃了下去。

    眼前这个看似秀气的年轻公子,方才是这世间最为凶残恐怖的怪物啊!

    黄奇将大殿内所有的血雾尽数吸食完毕后,仰起面孔两眼微闭,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浮现出一道妖异无比的血金竖纹,很快又再度隐匿消失。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望向了对面半残的赤血法王,刚准备开口说话,眉头忽然就是一挑。

    咚!!

    一道强烈无比,比战鼓还要沉重的心跳声在大殿中骤然响起,镶嵌在墙壁深处的赤血法王,在这声心跳下,竟是整个人都轰然破碎,直接化作了一滩乌血流了下来。

    在一片无尽血海之中,一道血色身影闷哼一声,捂住胸口处猛然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整个人都痛苦的趴在地上扭曲,经过了许久方才爬了起来,脸上一片恐惧与庆幸之色。

    还好,好在那位赤焰宫主只有宗师级别的战力,没有宗师级别的手段,不然今日真的就要栽在云州了。

    黄奇望着地上那摊乌血,脸色有些难看。

    没想到一个疏忽之间,竟然被那个赤血法王使了个金蝉脱壳,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了。

    说到底还是他大意了,天元强者手段多变底牌众多,若是一开始就用摄魂夺魄将其完全控制,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黄奇轻叹一声,这次失误就当给自己上了一课,显然是自己有些心态膨胀了。

    不过经此之后,赤血教想必是再也不敢打黄真的主意了。

    他抱起熟睡中的黄真,走出了这处地下大殿,待他走后,无数的恐怖赤焰自虚无中衍生而出,迅速充斥满整座大殿。

    没有多久,原本空旷的平地突然整个凹陷下去,化作了一片熔浆火海,就连那无形的空间,都被灼烧的严重扭曲变形。

    …………

    黄真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还有些迷糊的眼睛,侧头望去,只见一道捧着书卷的俊秀身影正坐在桌旁,一缕轻烟正自桌上的香鼎之中渺渺升起。

    一股淡淡的清香伴随着轻烟充斥着整个房间,让嗅到这股清香的黄真感到莫名的有精神。

    这一觉睡得好舒服。

    “大哥?你怎么在我房间?”

    黄真抓了抓脑袋,好奇的问着坐在桌边的黄奇。

    黄奇合起手上的书卷,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问,要不是你命大,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这会儿感觉怎么样?”

    黄真先是一愣,随后昏迷之前的那段记忆顿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记忆中,今日下午和那位刘公子又去云州城游玩,此次两人却是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跑到画舫上面去玩乐,但是没想到竟遇到官府搜查,黄真生怕被官差抓到,捅到黄奇这里去,就想要跳河逃走,结果一跳下去就直接呛水晕了过去……

    黄真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河水里那些排泄物给恶心吐了,结果呕吐的时候呛了一大口水,后面就没有意识了。

    想到此处,那股恶心的味道又似浮现在了鼻尖,让黄真忍不住又是一阵干呕。

    这时,一个盛满了清汤的汤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黄真抬起头,只见黄奇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香汤,正在用嘴小心吹着热气,为他舀汤。

    一瞬间,所以的恶心感和不适感都不翼而飞,黄真的心中暖暖的一片。

    “大哥,我刚刚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黄真喝着黄奇喂的香汤,含糊不清地说道。

    今日黄奇却难得没有教训他,让他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而是一边舀着汤一边轻声问道:“是吗?小真做了个什么梦?”

    黄真挠了挠头,满脸的迷糊道:“不知道啊,现在完全记不起来了,感觉似乎对我还有些重要呢,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所以才会觉得很奇怪。”

    黄奇听后轻轻的笑了,说道:“那你就好好想吧,准备想到了就告诉大哥。”

    “嗯!好的!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江南啊?我们出来这么久了,爹会想我们的。”

    “很快了,再给大哥几天时间,将一些琐事都处理完毕,就带你回江南。”

    “好……”

    “……”

    望着再次熟睡过去的黄真,黄奇轻轻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心界的第一次,竟是使用在黄真的身上。

    心界就如同一个可以随意操纵的梦境,但是却远比梦境真实,在心界中所经历的一切,也将化作真实的记忆留在那个人的脑海里。

    黄真就是被黄奇拉入了心界,在其中构造了一个云州城,让他经历了一段画舫落水的记忆,所以他在醒来之后,才会有那么真实的回忆。

    甚至于他在黄奇带出心界之后,本体也出现了窒息痉挛等溺水导致的生理现象,好在仅仅只是出现了一会儿,就恢复了常态。

    他的身体认定那是一段真实的记忆,所以出现了这种生理反应。

    而黄真所有关于想要习武的想法记忆,以及来云州的初衷,全都被黄奇封印在了记忆深处,从此不会再想起,甚至会对武道产生一种抵触情绪。

    原本他还想将安、风两个小孩子的记忆一同抹去,最终还是没有忍心下手。

    因为那是黄真内心深处,最为开心的一段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