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零三章 安静
    “法王客气了,听闻法王想将我幼弟收入门下拜入赤血教?”

    黄奇捻着黑子托着下巴,专注地看着棋盘轻声问道。

    赤血法王坐了下来,就算此刻身处于如此灯火通明的大殿中,阴影也依然笼罩着他的整个脸庞,他沉声道:“莫非公子反对?”

    现在他心中的疑惑有很多,特别是在此刻坐在了黄奇对面,发现黄奇确确实实是一个不会丝毫武功的普通人后,心中的疑惑更是达到了顶峰。

    区区一介凡人,是哪里来的底气让他如此气定神闲地面对自己?

    黄奇微微摇头道:“我那幼弟自幼鲁钝,法王愿意将他收入门下,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呢。”

    赤血法王盯着黄奇的棋盘皱起了眉头,他自认也略通棋道,可是此刻却完全看不懂黄奇的下法。

    “法王也对五子棋感兴趣?”见他总是盯着棋盘,黄奇好奇道。

    “……”

    饶是以赤血法王的心性修为,也差点被这句话刺激的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堂堂闻名天下的吟月公子,竟然下一个五子棋下的那么专注,亏他刚刚还看得这么认真。

    法王老脸一抽,闷哼一声道:“趁本座此刻心情还算可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若不是此人是黄真的哥哥,法王才不会这么有耐心的跟他磨叽,直接一手捏死了,管他是什么狗屁公子。

    黄真带回教中后,以他的资质必定是被当为圣子培养,日后直接继承教主之位的存在,犯不着现在就因为这点小事恶了与他的关系。

    “既然大家都很忙,那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黄奇转头望向黄真道:“小真,大哥知道你也不甘平凡,想要攀登一下那武道高峰,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

    说到此处,黄奇的声音变得凝重了起来:“你愿意跟这位法王一同前往赤血教修习武艺,从此一头扎入那尔虞我诈,比之染缸还要污秽混乱的江湖吗?”

    黄奇的声音中似乎带有奇异的魔力,就连赤血法王一时也不由沉浸于其中。

    黄真的两眼完全失去了神采,他脸色茫然的问道:“那我可以像纤姐一样,每年都回家吗?”

    黄奇缓缓摇头道:“不可以,只要加入了赤血教,你就必须抱有舍弃一切,只为武道的决心,才能在这个纷乱的江湖成功活到最后,于武道一途攀登到最顶峰。”

    同样是江湖,外道九教的江湖远远比仙武宗门的要残酷的多,资质并不能代表一切,就算是天才也要做好身死的觉悟。

    黄奇这里所说的舍弃一切的觉悟,其中就包括了生命。

    这就是加入邪教的代价,黄奇就算再强既不可能,也没有那个责任护住他一世,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黄奇不会阻拦黄真的意愿,但是他会在此尽到做大哥的一份责任,拷问黄真的内心,让他做出自己心中真正的选择。

    黄奇紧紧盯着黄真的眼睛,他的双眼中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幽幽红光。

    此刻,黄真的记忆深处,在秋水宫心殿那段原本已被掩埋的虚幻记忆,在黄奇双眼的作用下,竟是再度浮上了黄真的心头。

    家中被灭满门时心中产生的无尽痛楚再度出现,泪水溢满了眼眶,自他两颊流了下来。

    任他最后武功大成,将罪魁祸首如何千刀万剐,也挽不回至亲在他眼前死去的痛苦与无奈。

    就算武功再强又有何用,没有家人还有什么意义?

    黄真流着泪,两眼无神轻声说道:“大哥,我想回家,回江南,我想爹和你了。”

    黄奇露出一丝微笑,将黄真揽到身前擦去他的泪水,柔声道:“好,大哥这就带你回家,回江南。”

    黄真已经闭上了双目,在黄奇怀中沉沉睡去,泪水打湿了黄奇的衣裳,口中还在喃喃道:“大哥,只是从此以后,我再也接触不到小雪他们所处的那片天空了……”

    声音中满是落寞与寂寥,让黄奇忍不住有些心疼。

    这时候,一道大喝破坏了黄奇的情绪。

    赤血法王却是已经从迷魂状态中醒来了,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手指着厉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他虽然语气严厉,但是其中却充满了掩饰不住的惊恐,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由不得法王不惊恐,他身为顶尖天元强者,在黄奇的面前竟然不知不觉就被操纵了神智,影响了精神,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

    眼前此人绝对不是那个世人传言中的吟月公子,在赤血法王的记忆中,能拥有这种不知不觉中影响天元强的的手段,只有那些诡异莫测的外域邪物了……

    莫非是自青云宗逃逸出的外域邪物?甚至可能是那名被赤焰宫主击退的邪神?!

    脑洞大开的赤血法王想到此处,更是直接自虚无中抽出了一把溢散着无尽邪气的血色魔剑,警惕的盯着眼前的黄奇。

    属于顶级天元强者的恐怖气势自他身上席卷而出,大量的血雾自虚无之中纷涌而出充斥满整个大殿,将原本灯火通明的大殿内笼罩成了一片昏沉的暗红色,空气中尽是血腥气味。

    血雾之中,更是有一道道由血气凝聚而成的怪物现出身形,围绕着黄奇在空中盘旋,发出难言的嘶吼之声。

    弥漫在整片空间中的血雾似乎带有强烈的腐蚀性,黄奇桌前的铜制烛台,竟是瞬间就布满了一层绿锈。

    却是赤血法王已经完全展开了属于他的武道绝域,只要有武者进入这片血域中,不但调用不得一丝天地元气,更是会瞬间身中剧毒,血雾也沉重的如同铅汞一般,让武者寸步难行。

    而其中那些血气组成的怪物,俱是曾经死在赤血法王这片血域中的武者神魂所化,这些怪物比之生前更为凶悍,拥有着攻击神魂的强力手段。

    就算是天元强者,沦入这片血域之中没有及时逃离出去,也只会直接被侵蚀而死,神魂化作恐怖的怪物,为赤血法王的血域更增添几分威力。

    展开了武道绝域持着魔剑的赤血法王胆气顿时大了很多,他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

    轰!!

    还未待他说完,一只布满赤金鳞片的恐怖巨爪就轰然砸出,赤练法王甚至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反应,整个人连带着那柄魔剑就直接被按到了墙壁深处。

    蛛网般的裂纹自那处凹陷处向着四周蔓延出去,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墙壁。

    无尽的暴戾气息自那只赤金巨爪上不断散发而出,那些正在不断嘶吼凶残无比的血气怪物,此刻都像受惊的小兽一般四处溢散逃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他睡了,请保持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