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章 遇袭
    秋灵珊坐在云船之上,怔怔的看着一旁自上来后就一直眼望窗外,沉默不语的黄真。

    她实在想不通,眼前不过十岁的黄真怎会有如此凶戾恐怖的心性。

    心殿通过阵法和一些特殊的物品,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记忆,筑造出一个类似于梦境的幻境,将这个人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真正心性完全诱导出来。

    有句话叫三岁看老,一个人的本性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可是这么多年来,秋灵珊从没有遇到过,像黄真这般小小年纪,就杀性如此之重的孩子。

    与吟月公子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黄奇的关系,以黄真展现出来的心性和体质,现在早已被控制了起来,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任其回去。

    云船的速度很快,只用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抵达了庄园,降落在庄园大门口。

    秋灵珊刚刚领着黄真走下了云船,突然听黄真道:“天上好像有两个人冲我们这边飞过来了。”

    秋灵珊微微一怔,抬头顺着黄真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高空之上,两个黑色的身影舒展着四肢,正如同大鸟一般向这边滑行而来。

    她脸色顿时变了,那竟是两名地元强者,并且俱是一身的邪气,绝对是来者不善。

    秋灵珊瞬间就懂了,这绝对是冲黄真来的,今日在秋水宫的那些人里,有外道余孽混迹于其中!

    而且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两人应该是自她刚出秋水宫的时候就跟在后面,一直等到她们云船降落之时才现出身形,为的就是让她没有逃离的机会。

    云船在飞行时可以随意加速,但如果是刚刚起飞的阶段,则需要一段时间来加速,根本无法甩脱敌人。

    “走!”秋灵珊当机立断,一把抱起黄真就向庄园里冲去。

    现在无论怎么逃都逃不掉了,唯有利用一下庄园里复杂的建筑进行周旋,直到支援到来为止。

    而求援讯息则已经通过随身宫牌发出去了。

    …………

    幻月阁,明月殿。

    “顶尖妖魔种?”

    安可欣身着一袭月白色宫装,端坐在寒玉床上,聆听着匆忙赶至此处的苏沐清的汇报。

    苏沐清一脸沉重道:“没错,不但如此,他的心性不知为何,也是极度的凶戾,此种体质和心性,极其容易引来邪魔外道的觊觎。”

    正邪自古不两立,邪魔外道一直以来都被天下各宗严厉打压,不给他们丝毫壮大的机会,朝廷也因为六扇门不论出身,吸纳了众多外道邪魔作为暗捕,一直被天下各宗所诟病。

    安可欣轻声叹道:“他小小年纪有此心性,想必也是因为受到血脉影响的缘故,不足为虑。”

    苏沐清一脸担心道:“黄真年纪尚小,有着小师傅在,徒儿倒不担心他会走上邪路。但若有关他的消息泄露出去,很容易危及到他和小师傅的安危。”

    听到苏沐清提及黄奇,安可欣的脑海中就不由闪过两道身影,一道是黄奇平日里儒雅含蓄的身影,另一道则是黄奇那日在青云宗时霸道绝伦的嚣张姿态,两道身影逐渐重叠在一起,让安可欣微微有些失神。

    “师傅?”

    见安可欣久久不语,苏沐清不由有些奇怪,轻声喊道。

    安可欣回过神来,轻轻摇头道:“此事你不用多管,为师自有分寸。”

    既不用管,也管不了。

    至于危及到黄奇的安危?

    当今天下,宗师隐匿,只有赤焰宫主危及他人安危的份儿,还没有哪个有能力能危及到赤焰宫主的安危。

    安可欣也没有对苏沐清过多解释,点明黄奇赤焰宫主的身份,既然黄奇选择了保密,她也没有多说。

    见自家师尊如此说了,苏沐清还以为安可欣已经有了对策,便不再言语。

    “嗯?”

    苏沐清忽然轻咦一声,抓起腰间那块正在散发着乳白光芒的玉牌,随后脸色大变,抬头望向安可欣道:

    “秋水宫传来消息,秋灵珊受袭!”

    安可欣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厉声道:“秋灵珊受袭?谁人如此胆大包天?敢在云州袭击秋水宫少宫主!”

    在云州,哪个不知道秋水宫背后站着幻月阁?敢在云州袭击秋水宫少宫主,其性质之恶劣,相当于当众在抽幻月阁的脸!

    安可欣美目怒睁,身上原本略显慵懒的气质一扫而尽,顶尖天元强者的恐怖威势席卷而出,将殿内的珠帘吹得簌簌作响。

    苏沐清一脸沉重地说道:“她身边带着黄真,此刻坐镇秋水宫的几位师叔已经前去支援了。”

    秋水宫宫中常年都坐镇着三到四名地元强者,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是和黄真在一起后,安可欣顿时就明白了,这是冲着黄真来的。

    她当即吩咐道:“你带着我的令牌,去长老殿请出三名长老,前往云州城协助秋水宫。”

    说到这里,安可欣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让三位长老务必要保护好黄真的安全。”

    黄奇既然将自己弟弟安排到幻月阁来测试资质,其中就代表着亲近信任之意,幻月阁自然也要保护好黄真,若是一旦出事,黄奇因此而迁怒于幻月阁,那真的得不偿失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使然,若是黄奇只是一个纯粹的吟月公子,安可欣就算再如何欣赏于他的才学,也不会为黄真的安危费如此心力,更大的可能性是选择直接解决黄真的性命,以免后顾之忧。

    苏沐清不知道安可欣为何最后要特意加上这么一句,但是此刻势不容缓,她也不便多问,接过阁主令牌就向长老殿的方向飞去。

    幻月阁的长老俱是天元级别的武道强者,有她们出马,定然能护的黄真他们周全。

    …………

    秋灵珊脸色煞白,一手按在小腹处,掺着丝丝紫意的鲜血正从指缝间不断流下,将衣裳染红了一小片。

    这是她在刚刚带着黄真逃逸的过程中,被其中一人的指劲隔空打中所致,那道指劲中蕴藏着一种未知毒素,让秋灵珊此刻全身瘫软,连调用一丝功力压制伤势都做不到。

    “秋姐姐,你的伤势不要紧吧?”黄真担心的问道。

    秋灵珊缓缓摇头,伤她的那人似是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有所顾忌,仅仅只是让她失去了反抗之力,没有下重手。

    想到此处,秋灵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

    就算她现在功力尽复,也不可能带走黄真了,因为眼下的局势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

    前方不远处,二十多具尸体躺的满地都是,其中就包括了打伤她的那名地元强者,高空之上,两道身影正以超高的频率疯狂对撞着,凭空炸起一道道骇人的惊雷。

    正是两名天元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