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缉拿
    苏河与何穗行走在院子,何穗低头捏着小手,跟在他后面踱着细细碎步。

    刚刚在前屋的时候,何员外看出了苏河脸上的不耐之意,于是就很识趣的提出了让苏河和何穗两人单独相处。

    苏河突然止住脚步转过身来,身后的何穗没有丝毫准备,一下子就撞进了苏河的怀里。

    “苏大哥~”

    被苏河趁势抱在怀里的何穗羞得抬不起头来,嘤咛一声,将脸埋在了苏河的胸口,红霞爬满了白皙的脸庞和脖颈,望上去别样的诱人。

    苏河望着怀里娇小可爱的美人儿,和即将到手的庞大家产,心中得意无比,顿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苦练完全没有白费。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他露出了一个自以为邪魅的笑容,伸出手指勾起了何穗白嫩的下巴,紧紧盯着她的双眼说道。

    何穗感受着男人怀抱灼热的气息和霸道的行为,脸上如同有火焰在灼烧,两眼朦胧充满了水雾,半响才发出了蚊吟般的声音:

    “嗯……”

    她的声音仿佛一个信号,引出了苏河内心的猛兽,看到眼前如此迷人的少女,苏河再也忍受不住,对着何穗娇嫩的粉唇直接就吻了上去,大手攀附上了那盈盈一握的酥胸。

    何穗满面羞红,发出了细微的喘声,纤细的双手无力的抵在苏河的胸膛之上,徒劳的抗拒着苏河的侵犯。

    何穗那半拒半迎的姿态,让苏河的动作更是肆无忌惮了起来,他解开何穗雪白脖颈后面的系绳,直接将那粉色的抹胸抽了出来。

    “唔…唔…嗯……”何穗娇弱地回应着苏河的激吻,无力的娇喘着:“唔…苏哥哥不要在外面……”

    她双手抱胸,原本小巧尚在发育中的酥胸,竟是硬被挤出了一道诱人的,看的苏河愈发的口干舌燥。

    “放心,没人来打扰我们的。”

    苏河哪里还等得及去房间,直接将何穗放倒在一旁的桌上,一把扯掉她腰间的绸带,就要俯身上去。

    轰!!

    随着一声巨响,那扇通往后院,关闭的紧紧实实的大门直接腾空而起,重重摔到了后院之中,激起一片灰尘。

    十几名身穿黑色锦衣的挎刀大汉自破开的门洞中蜂拥而入,将整个小院都包围了起来,苏石和何员外已经被捆成了粽子一般提在了手中。

    赤裸着洁白上身的何穗发出了一声尖叫,胡乱地抓着裙子的下摆掩盖在胸前,勉强遮住胸前的春光。

    突然被打断了好事的苏河原本怒气攻心,在看到眼前众人的装扮后和身上隐隐传出的强大气息后,迅速地冷静了下来。

    在场之中,竟是没有一个修为在他之下,为首那名男子更是如渊渟岳峙,看不出一丝深浅,绝对不是先天境界的武者。

    “你就是青羊宫苏河?”池旬冷声喝道。

    苏河心中一凉,原本他还想是不是误会,没想到六扇门就是找的他。

    他连忙道:“正是在下,不知在下犯了……”

    还未待他说完,池旬就大手一挥:“将要犯拿下!”

    两名明捕拿着枷锁,上前就要给苏河带上。

    苏河急了,不知原因就要被缉拿,他如何肯同意?立刻伸手向两名明捕退去。

    “啊!”

    谁料两名明捕竟然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倒飞数米,看的苏河目瞪口呆。

    他根本没有动用一丝内力!

    “好胆!不但恶意拒捕!更是重伤六扇门两大明捕!简直罪无可赦!”

    池旬怒吼一声,不容苏河分辩,抬起一掌就打向苏河的胸口,一个血色大手凭空出现,向着苏河狠狠击去。

    苏河不过是初入先天的一名武者罢了,哪里承受地元强者的随手一击?护体外罡被直接震碎,整个人都被打的凌空而起,撞到了围墙之上。

    “带走!”池旬冷声道。

    两名明捕应声而上,将被一击重伤口吐鲜血的苏河直接装上了枷锁。

    “大人,这个女子?”一名明捕请示道。

    何员外痛哭道:“大人,我与我家小女都是守法良民,与这苏家父子并没有什么关系,还望大人明察啊!”

    何穗则捂着胸,通红的两眼望着一圈锦衣大汉,身体不断瑟瑟发抖,宛如受惊的兔子。

    重伤的苏河听到何员外这番话后,一时间怒火攻心,竟是直接气昏了过去。

    同样被捆成粽子的苏石则在一旁恨声咒骂着何员外,何员外不甘示弱地反骂回去,竭力撇清着与苏家的关系。

    池旬身为云州副总捕头,心思通透无比,通过两人对骂的三言两语,就基本理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瞥眼望向何穗两天并拢的紧紧的大腿,池旬微微点头。

    还是处子之身。

    “让她自己套好衣服一并带走!”池旬冷声道。

    这少女还算可以,正好连同何家的家产一起作为给黄奇赔罪的礼物。

    …………

    黄奇在赤焰宫待了一下午,都一直与那些阵法师在一起,意图通过观摩他们修补阵法的过程,来提升自己阵法上的造诣。

    奈何跟了小半天之后,他终于无奈的放弃了。

    完全看不懂啊喂……虽然那些阵符基本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就根本不懂什么鬼意思了。

    虽然已经完全学会了abcd,可由它们排列在一起的英文句式依然看不明白……

    所以本来准备这几日都待在赤焰宫的黄奇,到了晚上还是直接跑回了云州城。

    “咦。”望着跪在庄园门口,赤裸上身还绑着棘刺藤条的男子,黄奇讶然道:“这又是什么情况?”

    背上满是狰狞的伤痕,地上淌满了一片鲜红的血迹,两只血肉模糊不知是何人的双手,一看就知道是备受折磨之后再被斩下,被用绳子串在一起挂在他的脖子上。

    男子此刻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两眼半眯,口中不断呻吟重复着:“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黄奇挥挥手,让扮作车夫的血屠直接驾着马车驶进了庄园。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黄真看见黄奇的身影后,立刻冲上来喊道。

    黄奇拍着一头撞进他怀里的黄真的小脑袋,望着胡大力的两个熊猫眼,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怎么回事?”

    胡大力立刻上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的清清楚楚。

    听到后面,黄奇的眼睛中已经亮起了危险的光芒,就连他身下的黄真都感受到了莫名的气息。

    “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得到了彩衣坊大掌柜的飞鸽通信,说此人被扔在了彩衣坊门口的大街上,已经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口中一直喊我错了。”

    “我们收到消息后去一看,果真是此人,小公子就将此人捎了回来,扔在了大门口。”

    这时候黄真抬头道:“我是怕事情闹大,一来影响了彩衣坊的生意,二来也不知将他折磨至此的人心怀何意,此人背景非凡,有可能会坑害了我们黄家,所以就将他带了回来。”

    黄奇摸着黄真的小脑袋,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做的不错,值得嘉奖。”

    虽然这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麻烦,但是黄真已经懂得为他分忧,还是令他很欣慰。

    “我们在回来后不久,就有一队人送来了一些东西。”胡大力说道。

    黄奇皱眉道:“什么东西?”

    胡大力抽出一个卷轴,走到黄奇面前打开。

    黄奇两眼扫完上面的内容,冷哼一声:“既然那个人打伤了你,他的那个所谓未婚妻,你就领回去做小房吧。”

    胡大力顿时一个哆嗦,手中的卷轴差点掉下去:“大公子!我家那个媳妇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可不能坑害我啊!”

    众人看着胡大力魁梧的身子:“……”

    黄奇也颇为无语,这时黄真开口道:“大哥,门口那个人怎么办?”

    “喂狗。”

    在这里向大家推荐一本书,都市类型的,叫做《我的明星老师》,很不错哦,作者第一次推书,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