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意外发现
    宋天得到了黄奇肯定的答复后,便直接回了六扇门,罗刹则被黄奇留了下来。

    他自己一人研习阵道,总是遇到一些难解的问题,罗刹作为一个阵道大师,自然不会被他放过。

    在青云宗时留他一命的意义就在此处了。

    “大人。”罗刹沉吟道:“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在研习关于火焰方面的阵符和公式之时,感到特别得心应手?”

    黄奇点点头,罗刹说的没错,他确实有此感觉。

    罗刹继续道:“这就对了,世上所有的阵法师,其实基本上都是只专攻一项的,像我在空间一道上具有不一般的天赋,所以才专攻空间法阵,而大人也不应该才初学阶段,就同时涉足所有领域。”

    黄奇懂了罗刹的意思,就是因为现在的他太过贪心,所以在初学阶段才会显得这么磕磕绊绊。

    不过就算如此,黄奇的学习速度也已经将其他的初学者甩开了几条街……

    罗刹解释道:“等到大人在关于火焰方面的阵法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对于其他领域的阵式也会起到触类旁通的效果,到时候再学习就事半功倍了。”

    原来如此……黄奇微微点头,准备采纳罗刹的意见。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管家的声音:“公子,有一位唤作曲白的公子听说您身体不适,特意带了一些补品前来拜访,此刻正在前厅等候。”

    黄奇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人是牛皮糖么?都已经拒绝了一次还找上门来了。

    “去告诉那位公子,我稍后就到。”黄奇回道。

    管家应声退下,罗刹也识趣的隐匿起身形。

    黄奇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在没有决定暴露身份之前,吟月公子的形象还是要维持下去的。

    “咦?这是?”

    还未走到前厅,黄奇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脸上的不耐已然消失,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轻声自语道:“有意思。”

    走入厅内,一位锦衣公子正在品着一杯香茗,身后跟着一名俏丽丫鬟,管家静静的站在一旁。

    看见黄奇进来后,曲白刚欲站起身来,就看到黄奇眼中一道赤芒闪过,随后就僵立在了原处。

    管家与他带来的那名侍女也瞬间变成了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虽然最强的摄魂夺魄不能使用,但是单凭摄魂术最基本的强大催眠能力,对付曲白这个仅仅处于先天的武者还是效果惊人的。

    黄奇走到曲白面前,上下仔细打量,口中啧啧称奇道:“有意思,有意思。”

    黄奇当然不是看上了此人,而是他在此人的身上,嗅到了与冉天纵一般无二的味道。

    没错,就是赤血教的味道。

    别人或许察觉不出来,但是黄奇与一般武者不同,他的鼻子实在太过灵敏,很容易就嗅到了赤血教那种特有的腥臭味道。

    他伸手将曲白腰间的令牌摘下,只见令牌正面镌刻着一柄小剑,剑身上写着洗剑阁三个古朴的字体,背后则是一串编号。

    黄奇坐了下来,对着一脸僵硬两眼无神的曲白问道:“你是赤血教中人?”

    谁料曲白竟然回道:“我不是。”

    黄奇眉头微微一皱,换了一个问题问道:“那你与赤血教是如何勾搭上关系的?”

    或许此人仅仅是和赤血教有某方面的利益交换。

    可是曲白依旧回道:“我与赤血邪教并无任何关系。”

    这就有意思了。

    黄奇愈发的感兴趣起来。

    此刻心智被完全操纵的曲白,是不可能编织谎言来欺骗黄奇的,可是他又确确实实和赤血教有着关系。

    想起了苏沐清曾经提及此人跻身人榜,黄奇目光闪烁,轻声问道:“那么,你实力增长如此迅速的秘密又是什么呢?”

    曲白的脸色瞬间变得紧张纠结了起来,这个问题似乎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令他潜意识里开始抗拒黄奇的操控。

    可是在黄奇泛起赤焰的双眼面前毫无作用,很快就道出了实情。

    …………

    望着被灌输了一段虚假记忆,从而满意离开的曲白的身影,黄奇嘴角微微勾起,没想到一不小心竟然就钓到一条大鱼。

    “洗剑阁……”

    黄奇嘴中轻轻吐出这三个字,手上摩挲着暗捕令牌,关于洗剑阁的所有资料,黄奇已经都通过暗捕令牌了解到了。

    一等仙门,坐落于青州,主修剑道,明面上总共六名天元强者,六扇门估计九名左右,门下总共八千余名弟子。

    可就是一个这么辉煌的宗门,却正处于在被赤血教侵袭当中,而门中弟子却毫无所知。

    黄奇轻轻敲着桌面,心中盘算着覆灭一个一等仙门能给他带来的收益。

    虽然根据他的分析,洗剑阁目前只被赤血教侵袭了两三成左右,但是他才不管这么多,直接将整个洗剑阁都打入邪教之属,随后便可光明正大的覆灭整个洗剑阁了。

    到了这个时候,朝廷暗部部长的身份就可以起到作用了。

    毕竟以他目前赤焰宫主的身份,没有任何插手其他宗门内务的理由,就算人家宗门真的被邪教侵袭,也怎么都轮不到他这么一个青州之外的宗门来处理。

    青州本地的宗门,首先会自发的团结在一起,抗拒他的介入。

    而六扇门本就有监察天下宗门之责,再由暗部出手覆灭邪教,任谁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

    回到房中,黄奇直接问道:“朝廷的任命什么时候下来?”

    罗刹的身影自虚无中出现,他有些诧异道:“属下也不知晓,不过想来不会太久,因为现在的朝廷也很需要大人。”

    黄奇不再言语,继续研究起阵法符文。

    反正洗剑阁就在那里,怎么都跑不掉。

    这两日云州虽然风云变幻,闹得有些人心惶惶,但是毕竟没有对普通百姓和江湖人士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黄真却是跟着胡大力他们跑出去,处理那些坏账去了。

    让黄奇一人待在家中,也乐的清闲。

    等到了下午,黄奇就准备回赤焰宗,接受朝廷给他送来的那些修补护山大阵的阵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