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谋划
    秋水宫中,秋灵珊身着一袭宫装,正与一名年轻华服公子一起漫步赏景,身后跟着数名侍女随从。

    那公子身材修长,英气不凡,此刻脸上正挂着温和的笑意,对秋灵珊道:“此次纤音若是能成功拜入幻月阁,今后远在云州多有不便,就要劳烦秋师妹多加照拂了。”

    秋灵珊温言道:“曲师兄客气了,令妹若是进了幻月阁,自有阁中师长照拂,师兄不必担心。”

    曲白面露一丝苦笑,微微摇头。

    若是妹妹能成功入得幻月阁,他自然什么都不用担心,自家妹妹虽然资质惊人,可是幻月阁身为顶尖大宗,资质并不是最重要的要求,他还真没信心认为她能一定被幻月阁选上。

    若是不够标准,到时候只有来秋水宫了。

    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将两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望着前方升上空中,随后飞向远方的那艘流光溢彩的小船,曲白微怔道:“那是苏仙子?旁边的那位公子又是何人?居然可以进入幻月阁?”

    他认出了那艘小船,正是进出幻月阁的专用阵器,唤作云船,用于给那些阁内还不入先天的弟子所使用。

    幻月阁坐落于一片险谷之中,非人力可以抵达,想要进出唯有通过传送阵法,而那些不到先天的弟子承受不了阵法的负担,就只有通过这种云船进出守护阵法了,这种云船也只安置在秋水宫内。

    但是让他奇怪的却是,那艘云船上竟然坐着一个男人,据他所知,幻月阁向来都不许男性入内啊。

    秋灵珊解释道:“那位便是吟月公子,想来定然又是受月阁之主所邀吧。”

    曲白恍然,不禁摇头苦笑道:“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江南第一公子,我早该想到的,除了他,当世还能有哪个男子可以随意进出幻月阁?”

    …………

    黄奇安静的坐在云船里,看似是在打量着外面的风景,但其实眼眸深处已经悄然燃起了一点赤焰,正在细心观察云船穿过大阵时产生的种种波动。

    奈何他接触阵法还没几天,这方面的知识量实在是太少,凭那点知识,根本无法看出幻月阁护山大阵的丝毫头绪。

    刚学会乘法表,就想着凭此去看懂高等数学,他也是异想天开了。

    本来云船有着专属的停放之所,但是苏沐清却直接带黄奇来到了她师傅所在之处,黄奇毕竟是一个男性,不便于在宫中多加行走。

    事实上黄奇来了几次幻月阁,所涉足的范围也仅限于明月殿而已。

    幻月阁内四季如春,到处都是一片鸟语花香,明月殿作为月阁之主的居所,风景更甚,还多了一丝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幽静。

    安可欣鬓发如云,脸庞绝美,身穿一袭轻衣襦裙,颈下一抹胸衣裹着两团酥胸,一身便装竟是别样的诱人。

    此刻她正坐于一处清泉旁边,手上抚着一张古琴,一缕婉转清新的曲调自她指尖流出,与那清泉流动的叮咚声竟是配合的完美无缺。

    数只艳丽的鸟雀似是被琴音吸引而来,停在了假山与树枝之上侧耳倾听,众多游鱼聚拢在岸边,全都望着琴音传来的方向。

    安可欣沐浴在微暖的阳光下,几只蝴蝶在一旁翩翩起舞,一副绝美的仕女图就这样展现在黄奇的面前。

    任黄奇前世阅片无数,又兼两世为人,面对如此美人美景,心中也不由莫名荡起了一丝涟漪。

    “师傅。”苏沐清轻声道:“我已经把小师傅带来了。”

    苏沐清出声后,安可欣手上一顿,一曲未完便已终结,轻叹一声道:“你先退下吧,我与吟月公子有事相商。”

    苏沐清心中略微感到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应声退下了。

    黄奇作揖道:“见过阁主。”

    安可欣的一双美眸静静望着黄奇,良久都没有说话,黄奇也不尴尬,一直微笑以待。

    安可欣终于撇开了目光,望着一旁的清泉叹道:“我是该称你为吟月公子,还是该称你为赤焰宫主呢?”

    …………

    大黄苦逼的挥着手里的大斧头,五米高的强壮身躯上,汗水如同小溪般不断流下,都在地面积蓄了一个小小的水坑。

    “娘的!不就是晚上吃多了点饭吗,让我一个人干这种活儿!看我老实就死命欺负我,我的命可真苦啊……”

    大黄气喘吁吁的干着活,嘴里不断的嘟囔抱怨。

    昨晚吃饭的时候他稍微敞开了一下胃口,结果就被黄奇发配到这里,专门负责清理这些损毁的建筑,看看能不能从下面找回一些有用的物品。

    而其他人都另有任务,唯有它一个专做这苦力活计。

    满肚子怨气的大黄,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远处一处断壁上,一只土黄色的眼睛正浮现在上面一眨一眨的盯着它。

    “师姐,下山的路径中,此处是最为安全的。”

    一处紧闭门窗的略显昏暗的房间内,三男两女共五名弟子聚集在其中,雪白的墙壁上正浮现着大黄干活的场景。

    五名弟子明显是以中间的那名女弟子为主,她剑眉星目,气质高傲,此刻正皱着眉头望着大黄那个堪称恐怖的壮硕身影。

    她皱眉道:“另外那两处地方呢?这个怪物实力强悍,我不知道凭自己的武道神通能不能瞒过它的耳目。”

    她叫作杜妙,一身先天后期的修为,自昨日清醒过来,发现了宗门此番惊变后,就开始试图逃离此处。

    黄奇虽然对众多弟子宣称赤焰宫就是青云宗,但却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认同的,大部分弟子骤然经历异变,心中惶恐随遇则安,还有小部分弟子就不一样了。

    这些弟子迫于黄奇的恐怖实力,表面上俯首认同,实际上内心却将赤焰宫斥为邪魔外道,他们身为名门大派的弟子怎会甘心加入一个邪魔宗门?

    就连扶风子都不管用,他们此前虽然化作了怪物,但是记忆却清晰的留在了脑海中,也已经知道青云宗之所以会变成这幅惨状,扶风子就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说来也是奇怪,不知为何原因,他们身上的畸变竟然都在逐步退化,让黄奇极为不解,但是暂时却没有时间来研究原因,只能先放任在一边。

    杜妙就是这一小部分弟子中的佼佼者,其余人只是在心里抗拒,而她则是一个行动派,已经在短短的一夜时间,拉拢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弟子,准备逃出赤焰宫。

    现在宗门内一片狼藉,黄奇忙的头昏脑涨,就没有太过关注这些弟子,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那名弟子听了她的问话后,苦笑道:“另外两处也都是那人的走狗,这个牛头虽然实力强悍,但是独自一人,危险最低。”

    那人指的自然就是黄奇了,黄奇在这些地方安排本就紧缺的人手,本是为了防范一些想要浑水摸鱼的宵小之徒,没想到却正好拦住了他们。

    杜妙沉吟道:“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毕竟事关重大,容不得半丝疏忽。”

    几名弟子面色沉重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