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交战
    轰!!

    黄奇完全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残影,每一脚踩下去,都会让坚实的地面下陷龟裂一大片,一路上留下了一个个大坑。

    突破了音障恐怖速的他沿途掀起了一阵飓风,无数的尘土砂石被卷入其中,伴随着阵阵闷雷一般的轰鸣声,一场小型沙暴跟在黄奇身后向尸骨上人他们这边席卷而来。

    几名暗捕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黄奇经过时掀起的强大气流直接吹飞。

    被吹上半空的尸骨上人望着被黄奇掀起的小型尘暴目瞪口呆。

    这又是哪里跑出来的变态角色?

    接着还没待他落下,就看到刚刚还将他们一众人压着打的怪物飞上了天空。

    确切的来说,是被打飞上了天空。

    随后尸骨上人就落入了下方沙暴之中,完全看不见那边的场面了。

    嘭!!

    一道青紫光柱从怪物的口中爆射而出,击向了向它跃来的黄奇,黄奇在半空中一时无法借力闪避,被那道光柱直接击中,顿时引发了恐怖的爆炸,爆炸掀起的强大气流将黄奇带来的那场小型沙暴直接吹散。

    打出了如此强力的一击后,怪物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欣喜之色,而是毫不犹豫地抽身就走。

    “就算是挠痒痒,这种力度也未免太小了吧!”巨大的轰鸣声中,黄奇以神念传出的声音直接在怪物心底响起。

    声音未落,就见黄奇直接撕开爆炸引起的漫天白色气浪,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射向高空,随后在怪物上方顿住身形,高高抬起大腿,悍然劈下!

    轰!!

    怪物以比原先更快的速度倒射回了地面,将下方那座有着阵法保护,在刚刚那道爆炸产生的狂暴气浪中都安然无恙的殿宇直接砸垮了半边。

    黄奇轻轻的落在地面,望着前方坍塌的大殿和滚滚烟尘,托起右手张开五指,一团赤金色的火球在掌心转动,恐怖的高温将周围的空间都灼烧扭曲了起来,丝丝恐怖压抑的气息不断从中溢散到周围空间之中。

    他轻笑道:“又装死,昨晚就说过了,你装死的技术真的很不过关啊。”

    说完他抬手就是一掌,将那团赤焰狠狠拍向了前方烟尘之中。

    轰!

    怪物在那团赤焰抵达之前就从烟尘之中爆射而出,可惜它的速度还是不够快,爆炸产生的巨大火浪将其在半空直接吞没。

    它怒吼一声,挥舞着尖锐的臂刃,带着满身燃烧的赤焰向着黄奇冲了过来。

    铛!铛!铛!

    怪物支起两只后肢,上身的六条臂刃化作了一片寒光交错的风暴,向着黄奇劈头盖脸的斩下,因为挥舞臂刃的速度实在太快,二者周身的空间中布满了到处乱飞的空气刃,落在各处斩出深深的沟痕,周遭的建筑都倒了大霉。

    可就算它展开了如此恐怖的攻势,依然被黄奇用两只手轻松挡下,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半分。

    尸骨上人此刻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行动力,他正与其他几名暗正捕趴在一处殿宇的屋檐后面望着场中大战的双方,几人心中俱是震撼不已。

    那个怪物臂刃的锋锐与坚硬度他们可谓是印象深刻,他们当中有两人正是使刀剑的,手中的刀剑都是难得的神兵利器(当然不是宗门供奉的那种神兵,不要误会),切金断玉不过是等闲,然而与那怪物的一场乱斗下来,怪物的臂刃丝毫无损,他们的刀剑上却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豁口。

    可就是这么恐怖的臂刃,场中的那名暗捕竟然用自己的两只肉掌硬生生的接了下来,打的火花四溅,不断传出金铁般的交鸣声。

    这厮也不知修炼了什么功夫,一双肉掌竟然比神兵利器还要恐怖!

    “若是这怪物刚刚用这般攻势对付我们,我们恐怕早就被砍得七零八落了。”尸骨上人脸色苍白,喃喃自语。

    其余几人听了他的话纷纷点头赞同,面具下面的脸孔上满是震惊与庆幸。

    “太慢了太慢了!”

    黄奇一边轻松地招架一边戏谑地说道,他手上的动作明明不快,却总可以轻易的拦截到任何一个臂刃。

    别人眼中完全捕捉不到一丝痕迹的超快臂刃,在他眼中却像是那慢放十几倍的电影,每一帧的画面都清晰无比,他只需要提前将手掌移动到臂刃即将攻击到的部位,就可以将其轻松挡下。

    这番狂暴的攻势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怪物的体力似乎有些不支,攻势渐渐颓靡起来,黄奇的口中还在喋喋不休:“都跟你说过好几次,打架就打架,别用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招式,没什么……唔!”

    黄奇突然停住了话语,不敢置信的低下了头,一根闪着寒光的锋锐臂刃狠狠插在了他的胸口。

    怪物此刻正是单脚撑地,其中一只就插在黄奇的胸口,他苍老的面孔上满是得逞的残忍狰狞之色。

    它刚刚故意做出了体力不支的假象,就是为了让黄奇麻痹大意,从而为自己制造出偷袭的条件。

    很显然,它成功了。

    观望的尸骨上人等人也是一阵倒吸凉气,原本看着黄奇轻松地将怪物压着吊打,没想到片刻之后就因为大意被那怪物偷袭得手,危在旦夕,他们这些围观的人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现在几人已经偷偷地开始向下摸去,想要趁着黄奇还没死透怪物还没有注意到他们赶紧逃离此处。

    “反派死于话多不是没有道理啊...”黄奇低头苦笑道。

    “桀桀桀,昨晚没有杀了我,是你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怪物狰狞笑道:“再见了,杂碎。”

    说罢,怪物插在黄奇胸口的臂刃用力向前一顶!

    黄奇纹丝不动。

    怪物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起来,它低头望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臂刃竟然只是破开了外面的黑袍,而黄奇的胸口甚至连一道印子都没有出现。

    “怎么可能!刚刚我明明感觉插进去了!”怪物惊怒的大叫一声,抽开臂刃再度狠狠插上去!

    这次它终于看清楚了所有过程,只见臂刃快要抵达黄奇胸口的时候,一层赤金色的薄膜凭空出现,臂刃仅仅只是破开了薄膜就失去了大部分力道,再也无力破开里面的皮肤。

    它刚刚就是把破开薄膜的感觉错当成了破开黄奇的皮肤了。

    怪物的脸上一片绝望之色,它缓缓抬头望向黄奇。

    “反派确实死于话多。”,黄奇的白色面具上两点赤芒闪烁,“可惜我不是反派。”

    他一手抓住了抵在肚子上的那只臂刃,轻笑道:“你以为我不断用手挡下你的攻势,是因为害怕受伤吗?”

    “这件黑袍出奇的合身,我只是怕你把我的衣服划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