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虚假
    “可以既然如此,前辈为何单单选上我呢?就算此刻在真武殿中也有不少青云宗的弟子,可以从他们中挑选一人啊,为何选择我这么一个外人?”

    黄奇故作迟疑道。

    “唉。”青云子听此,长叹一声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啊。我寄身在这青冥宝录中,对外界的一切变化都无从知晓,直到青冥宝录开始自发地抵抗外域污染,我才察觉到邪神胚胎的存在。”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为时已晚,青云宗所有弟子基本都已经被污染了神魂,我若是寄居到他们的神魂之内,不但自身会被污染,更会引起那邪神的警觉,完全起不到偷袭的效果了。”

    听了青云子的解释,黄奇一脸恍然。

    “多说无益,我们快点开始吧。”青云子一脸严肃道:“时间紧迫,往后越推移变数越大,那邪神胚胎成长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来毁掉它了。”

    黄奇听后连连点点头,似是同意了青云子的要求,青云子心中一喜。

    只是他忽然又开口道:“前辈,你说就连你都抵挡不了那外域的侵染?”

    青云子一愣,随后连忙道:“神魂的影响是相互性的,我若是暂居在受到污染的神魂内定然会受到他的影响,这种影响是不可违逆的。”

    “哦?”黄奇点点头道:“按照这种说法,被寄居的神魂反过来也会受到你的影响了?”

    寄居神魂,这种手段和外面那些寄生青云宗弟子神魂之内的古怪虫子有何区别?一旦被寄生其中,连自己的意识慢慢被取代都察觉不了,最后唯一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的肉身拱手让人。

    随身老爷爷虽然是个好东西,但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青云子脸色一变,开始慢慢阴沉下来,完全没有了刚刚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他的声音也开始冷冽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

    黄奇轻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做一个即将灭门的宗门掌教实在是无趣,所以我对拯救青云宗什么的也就不感兴趣了。”

    “即将灭门?”青云子冰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青云魔宗勾结妖魔,残害百姓,已然沦落为邪魔外道,朝廷已经通告天下,即将在两日后攻山,一举覆灭青云魔宗,还云州一个朗朗乾坤!”

    黄奇摇头缓缓道:“所以说,老东西,你用一个即将灭门的宗门掌教来诱惑我,实在是打错了算盘。”

    听到老东西三个字,青云子的脸色阴沉地都快要滴的出水来,他低声怒道:“你找死!”

    就在青云子说出这三个字后,整片天地间顿时狂风大作,高空之上厚重的黑云遮天蔽日,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黄奇此刻处在峰顶之处,那厚重低沉的黑云似乎都快要压到他的头顶一般,就好像苍天随时都要塌陷下来。

    黄奇一头长发在狂风中乱舞,他张开双臂仰着头颅半眯着眼睛,感受着那种直令人窒息的,天之将覆的恐怖压力,口中啧啧赞道:“这就是大宗师的一怒之威么?果然恐怖。”

    不愧是被号称为人间之神的无上大宗师,一个念头甚至就可以令天象产生如此变化,委实可畏。

    青云子原本扎好的发髻也已经被狂风吹散,一头白发疯狂乱舞,加上他此刻周身不断散发的恐怖煞气,望上去如妖似魔,可畏可怖。他冷冷道:“知道害怕了吧,虽然你仅仅只是以心神进入这青冥宝录,但是心神却紧紧牵连着你的神魂,若是在此被我直接击溃,你的神魂就会遭受不可修复的重创,以后就永远都只能做一个白痴了!”

    “若是真的当然害怕。”黄奇点点头:“但是可惜,都是假的。”

    此话一出,对面的青云子顿时一窒。

    “你说什么?”青云子死死地盯着黄奇。

    黄奇看着青云子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说,这些都是假的。”

    一指崩山,一怒天变。

    然而这又如何呢?

    这本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此处本就是一个虚假的世界,纵然伪装的再真实,甚至连旁边花丛中爬过的蚂蚁都惟妙惟肖,可也改变不了它虚假的本质。

    “你是怎么发现的?”青云子也不反驳,直接冷声问道。

    这片天地本来就带着惑乱神智的作用,常人待得越久只会显得越深,将此方天地当做一个真正的世界。

    黄奇摇头叹道:“有一句话叫做言多必失,本来你为我展示一指崩山的威能也就罢了,可是你接着又给我演示了外域污染青云宗的整个过程。”

    “这又能说明什么?”青云子有些不解。

    “没有说明什么,只是提醒了我,这方世界纵然显得再真实,但也是可以随着你的心意任意变化的。所以说,你才可以轻易在我面前展示一指崩灭千丈高山的威能。”

    黄奇继续道:“我想只要你愿意,别说一指崩山了,就算一个念头,这片天地都可以直接崩碎吧?只不过大宗师虽强,却也没有强到这种地步,表现的太过反而显得太假,所以你也只是在我面前模拟出了记忆中真正的青云子曾经的威能罢了。”

    “你毕竟只是大宗师留下的一道精神烙印,而不是真正的无上大宗师!”

    “你很好。”青云子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三个字,语气冰冷,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

    “可是,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拿你没有任何办法吗?”随着这句话的发出,一股恐怖的压力从青云子身上慢慢散发而出,向着黄奇挤压而来。

    顿时,自青云子为中心,黑色的裂痕如同蛛网般向着四周蔓延,迅速布满整片天地。

    黄奇集中精神紧紧盯着白发飞扬的青云子,他知道这与刚刚的假象完全不同,这是这片虚假的天地完全承受不了这股恐怖的压力所出现的变化。

    “原本只要你好好配合,不但能让我更完美的融合你的神魂,也能让你自己少受些痛苦。可是你却非要抵抗,现在我也只能先将你重创成白痴,再继续慢慢侵蚀你的神魂了。”

    青云子声音冰冷似从地底九幽传来:“虽然不能将神魂融合到最完美的状态,但是只要能占据你那魔神之躯,也是值了。”

    他身上散发压力越来越强大,整片天地都已经在这股压力之下直接崩碎了,变成了无尽的黑暗虚空。

    两人静立虚空之中遥遥相对,天地崩碎化成的无数炫彩流光似流星一般自他们身周划过。

    黄奇缓缓抬起右手,感受着青云子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强大压力,轻轻说道:

    “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