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真武殿
    夜风怪啸,吹得黄奇一身青衫瑟瑟作响。

    此刻的他已经换上了龚鹰的衣服,走在前往真武殿的路上。

    真武大殿就是青云宗的传承真功所在之处。

    而他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通过得自冉天纵的易容秘术,黄奇将自己改变成了龚鹰的模样,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也有七八分相似,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

    龚鹰虽然现在只是一名外门执事,但是曾经作为内门弟子的待遇并没有被剥夺,依然有着去真武殿领悟传承真功的资格。

    青云宗与其他仙武宗门基本都是一个模式,将弟子培养到先天境界后就不管不顾,弟子想要更进一步的功法和资源,唯有通过完成各种任务来获取宗门贡献,用宗门贡献兑换所需的资源。

    就像真武殿,宗门向弟子每个月只提供一天的免费参悟时间,想要更久,唯有通过用宗门贡献兑换,不过如果当月的份额没有用完,还可以继续累积下去。

    龚鹰虽然有着真武殿的资格,但是因为经脉伤势心灰意冷,也已经有好久没有去过真武殿了,属于他的份额一直没用,常年累月的累积下来,居然足足长达两个月之久。

    黄奇当然毫不客气的将他的执事令牌拿了过来,作为自己进入真武殿的通行证了。

    一路上遇到了好几队巡夜弟子,看见黄奇也没有询问什么,青云宗又没有宵禁之类的规矩,他们这些巡夜的只不过是做个形式而已,毕竟宗门大阵可不是摆设。

    “咦?”

    黄奇惊讶的望着眼前的真武大殿,在他的眼中,整个大殿外面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清光,将不断侵袭而来的灰白之气牢牢抵抗在外面。

    他一路走来,整个青云宗所有望到的一切,都在这股灰白之气的侵袭下变得黯淡无光,毫无色彩,唯有眼前这座真武大殿,还是那么的色彩鲜艳,光彩照人。

    两相对比之下,就像一个气血枯败行将就木的老人,和一个气血充盈的壮汉站在一处,有着明显的差异。

    真武殿能保持这番模样,定是有着存放在里面的传承真功保护的缘故了。

    看到了这番异相后,黄奇对真武殿的传承真功更为期待起来。

    拿出龚鹰的执事令牌交由守门的两名弟子查看后,黄奇大步走入了真武殿中。

    进去后按照龚鹰的记忆走到中央楼梯处,一路向下走去。

    真武殿虽然整体宏大,巍峨壮阔,但是传承真功却放在地下,地下的建筑更为庞大,修成了倒金字塔一般的样式,总共分为了九层,而真功就处于地下最九层之处。

    其实进入了真武殿就已经处在传承真功的笼罩之下,可以用心神领悟传承真功了,但是越往下接近真功的所在,所产生的效果也越好,当然所需支付的宗门贡献也就越高。宗门每个月给弟子的免费份额,也仅限于地下一层而已。

    黄奇的目标当然是第九层最接近真功的所在之处了。

    龚鹰做了这么多年的外门执事,平日里只好男色,武功不得寸进的他完全没有其他需求,所以攒下了一大笔宗门贡献。

    第九层所消耗的贡献量虽然堪称恐怖,但是将龚鹰这么多年积攒的贡献全都押上去,还是足以支撑一段时间的。

    沿着盘旋而下的楼梯慢慢走下去,每当抵达新的一层,黄奇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波动从自己身上扫过,而他手中的执事令牌接受到这种波动后便会反馈出另一种波动。

    这股波动一般人不会有丝毫察觉,唯有黄奇这种肉身强大到了一定程度的存在才能感觉的到。

    黄奇知道这是真武殿的阵法在检验来者的信息,并且顺便扣除令牌里的贡献。

    他在来此之前,就已经吸纳了龚鹰的一身先天真气存在体内,以作伪装应付这类法阵之用。

    这股真气无法吸收化为己用,此刻正不断的自黄奇体内溢散而出,任谁望上去都会把他误认作青云宗弟子。

    这种办法也只有黄奇才能使用,他肉身强悍至极,丝毫不虞异种真气对经脉的损伤,若是别人想这么学他,最轻的下场也是经脉错乱。

    终于,走到了第九层的黄奇,在一处高大的金门前面停下了脚步。

    金门上雕刻着一只不知名怪兽的头颅,怪兽眼眸微闭,似乎随时都能醒来一般。一抹抹清光正在源源不断自门内的散发而出,一路向上传去,黄奇知道,青云宗的传承真功青冥宝录就在眼前的金门之内。

    可惜凭龚鹰的权限根本进不了里面,他只能在旁边选一处静室自行参悟。

    整个青云宗中,也只有那几个天元级的太上长老才可以进入这个大门之内。

    黄奇深深望了大门一眼,随后转身随便找了个静室走了进去。

    待到朝廷攻山,他第一件事就是破开这扇大门,看看里面是番怎样的景象。

    静室内陈设简单,地面和后墙上分别刻画着一个大型的阴阳图,一个小小的蒲团摆在房间中央。

    黄奇走到蒲团那里盘膝坐下,然后两眼微闭,将心神彻底放开。

    ………………

    一道道闷雷在高空轰然炸响。

    两名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站在山头,仰头眺望前方的天空。

    黑袍上绣着一只振翅欲飞的白鹰,眼神凶戾,栩栩如生,似乎随时都准备从那黑袍上飞出来一般。

    这两人正是庄飞与池旬。

    望着那道几乎将整个天空都划破的恐怖剑芒,池旬感慨道:“天羽剑扶风子果然不同凡响,身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竟然力抗总捕头与其他两名天元强者联手这么久,实在是恐怖。”

    庄飞冷冷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两名暗捕并没有出全力的缘故,一直畏手畏脚,不然早就将扶风子拿下了。不过扶风子此人的实力也确实强悍,难怪能以一人之力,将衰落至此的青云宗撑了这么久。云州除了那幻月阁两名阁主联手之外,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池旬闻言不由点点头,庄飞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两名暗捕若是全力出手,战况也不至于胶着至此。

    两人的身后便是出云城所在,只是此刻的出云城却已经辨不出了原先的样子,完全化作了一片废墟。

    一道宽达十米,深达二三十米的恐怖剑痕,贯穿了整个出云城,将出云城一分为二。

    这只是扶风子随手斩出的一道剑气造成的景象。

    在几名天元战斗余波的冲击下,城内已经看不到一处完整的建筑,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片死寂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