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混乱
    “小清风阵:已掌握。”

    黄奇望着芯片中显示的信息,感受着房间内凭空出现的微凉清风,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如同开了一个空调一般,房间内外已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罗刹点头赞道:“虽然这套小清风阵乃是最简单的不入阶阵法,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并布置出来,足以证明公子在阵道上面的超强天赋了。”

    何止是超强,简直就是妖孽,第一天才开始接触阵道基础详解,第二天就在别人的指导下成功的摆出了小清风阵,罗刹在阵道上钻研了大半辈子,也没听说过这种存在。

    虽然在这段时间内,黄奇都按罗刹的要求专门记忆的关于小清风阵的阵符和公式,可是能这么快的成功制出,也是相当恐怖了。

    就像专门教一个孩子一加一,而不去教其他东西一样,孩子瞬间就记住了两个一相加等于二,虽然不明其原理,但是在短时间内达到这个成效也是很惊人了。

    黄奇望着地面上的阵法,满意的点点头,成功摆出一个阵法后,有些想不通的阵法公式自然就理解了,研究过程中,动手实践果然很重要。

    《阵法基础详解》上面,那些所有的基础符号都是根据发现的时间来排列,所以看起来混乱不堪。

    被黄奇收录到芯片中后,先是粗略分成了“地、水、风、火”四大类,于四大类下面,又详细分成了几小类。

    毕竟芯片不是大脑,存储在其中的东西与自己记忆的还是有些区别的。自己记忆的东西一个念头就可以查询到,而芯片就像一个计算机,虽然存储在其中,还是要靠自己慢慢查找。

    经过黄奇如此分类之后,到了布置阵法的时候要用到相关阵符,就方便多了。

    只是黄奇虽然成功的绘制出了小清风阵,却并没有满足这点成就。

    因为虽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小清风阵绘制成功,却并不代表他已经理解了这套阵法。如同一个数学题目,他只是照着现成的答案将公式抄了下来,却根本不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

    当然,当世九成以上的阵法师都是这种水平,他们只要能将前人研究出的各种法阵成功布置出来就满足了。

    芯片只能帮他记忆,理解终究还是要靠他自己。

    将地上用妖血绘制的小清风阵擦去,黄奇对着罗刹道:“朝廷准备何时开始行动?”

    这两日黄奇感觉自己开始变得有些情绪化,很容易动怒或者喜悦,就像刚刚在杜明到来的时候,才坐了没有多久,就有一股烦闷感挥之不去。

    以前的他坐在那里听别人讲一天的废话,脸上都能保持着和睦的神色。

    黄奇知道,这是源自于血脉深处的躁动。

    他现在就等着解决青云宗,先看看能不能在青云宗获得一些解决精神隐患的秘宝或功法,实在不行就直接去京都,找那个“寿元将尽”的老家伙聊聊,看他是如何应对这种缺陷的。

    其他魔神异种绝对也有着这方面的困扰。

    罗刹道:“大人不用急,神威军还有三日就将完全抵达云州,到时候朝廷就会先向整个云州公布青云宗的罪行,堵住云州其他宗门的嘴巴,堂而皇之的将其覆灭绞杀,这段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七日。”

    黄奇微微点头,短短七日他还是可以接受的,随后他又问道:“六扇门确定其他宗门不会插手吗?”

    罗刹虽然带着面具,但是黄奇还是明显察觉到了他的笑意:“开了镇魔塔的青云宗,已经犯了天下所有宗门的忌讳,自绝于天下,严重点来说,甚至落入了魔道的范畴。如此一来,哪里还会有宗门去支持他?”

    黄奇轻咦道:“这么严重?”

    罗刹点头道:“近几日云州地界妖魔肆虐,局势愈发的混乱,六扇门却不为所动,一个暗捕任务都没有发布,到时候那些妖魔造成的伤亡破坏,都会被一一清算在青云宗头上,青云宗的名声,在云州算是彻底臭了。”

    黄奇摇头,青云宗为了夺取黄泉刀,不顾百姓安危大开镇魔塔,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朝廷为了对付青云宗,放任百姓被这些妖魔肆意杀戮不管不顾,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这个世界,最可靠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力量。

    黄奇忽然冷笑道:“如今的云州,果然还真是越来越乱了。”

    罗刹一怔,不知黄奇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随后他的脸色就微微一变,似是也察觉到了什么。

    秋灵珊深知黄奇喜欢比较安逸的环境,所以才为他找了这处极为僻静的庄园。

    而僻静的原因很简单,只因为这座庄园处在云州城之外,远离云州城而已。

    此刻庄园外的大道上,一个背着书箱的书生正向着庄园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书生走到大门处停下脚步,上下四处打量着眼前的庄园,接着便微微点头,似是极为满意。

    站在门外的两个护院望着他感到莫名其妙,相互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便上前问道:“你是何人?来这里干嘛?”

    本来看这名书生上下一身的粗布衣裳,明显就是属于那种寒门子弟,若是在往日里,护院们遇到这种人便会直接狠狠喝退,不许他们接近此处。

    但是眼前书生那一脸淡然自若的神色却让他们实在有些拿不准。

    书生淡笑道:“我是你家主人的朋友,受他所邀前来相会,带我去见你家主人吧。”

    “是。”

    话音钻入两名护院的耳中后,他们原本略带一丝疑惑的眼神便开始变得一片茫然,其中一人应了一声,转身向着庄园里面走去。

    书生紧跟其后,从另一名护院旁擦肩而过,那护院眼神呆滞,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待书生走后方才回过了神来,恢复成了正常状态。

    回过神的护院有些茫然的抓了抓脑袋,他依稀记得方才有个书生自称是他家主人好友,受他家主人相邀而来,可是此处庄园这段时间明明借给了那位黄公子,他家老爷又不在这里啊。

    庄园内,书生一边跟着护院行走欣赏着两边景色,一边满意地微微点头,就好像一个主人在自家的庄园巡视一般。

    只是书生有一点感到有些奇怪,这么大的一处地方,一路上却没有看见几个仆役,人少的可怜。

    不过他很快就不在意,少就少吧,人少有些事情做起来还方便点,

    护院将书生带到了前厅,正好被路过此处的管家遇见了,管家看到书生那一身的粗布衣裳,远远就皱起了眉头,待到护院走近后,刚准备开口喝问,书生便张了口:

    “带你家主人来此见我。”

    书生的声音有如魔咒一般钻入了管家的耳中,直接控制了他的心神,管家眼中茫然点头应是,转身向着黄奇的房间走去。

    不料没过多久,管家就走了回来,对着那坐在主位上,大咧咧翘着二郎腿的书生道:“公子让客人您去他房间见他。”

    书生一愣,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在房内见客的主家。

    随后他便无奈的站了起来,对着管家道:“既然如此,带路吧。”

    管家将书生一路带到了黄奇的房间门口,恭敬道:“公子就在里面,客人请自己进去吧。”

    说完也不向里面通报一声,便径自转身离去。

    书生望着管家离去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愈发感觉到一种古怪感?

    再仔细感知了一下房内的气息,确定只是一个普通人后,书生才放下心来,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一进房门,望见了桌旁那个正捧着一卷古书仔细阅读的俊俏公子后,书生就眼中一亮。

    “啪!”房门被他直接顺手关上了。

    “好俊俏的公子。”书生啧啧赞道:“好漂亮的皮囊。”

    “哦?”黄奇放下书卷抬起了头,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书生:“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称我为漂亮的皮囊。”

    书生却不搭理黄奇的话头,而是上下不断打量着黄奇的身子,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简直就是上天的完美之作,可惜却给了一个区区的凡人,还好被我遇到了。”

    书生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语,若是一般人遇到,恐怕会把他当做一个疯子。

    但黄奇却没有用异样的眼神看书生,反而面带笑容问道:“被你遇到了又如何?”

    书生依然没有回答黄奇的话语。

    “我这人有一个奇怪的爱好。”他一边说话,一边将两手慢慢伸到脑后:“那就是特别的爱美,可是问题却在于,我自己本身非常的丑。”

    书生既像在与黄奇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

    黄奇摇头道:“你现在的样子虽然不算俊美,但是也谈不上丑啊。”

    书生继续自语道:“所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那些长得比我好看的人,把他们的皮囊扒下来,穿到自己身上,那我不就变美了么。”

    说话间,书生放在脑后的两只手,竟然将整张头皮血淋淋的撕了下来,然后一点点慢慢向下剥去,露出了里面一张血肉模糊的恐怖嘴脸。

    地狱般的恐怖景象在黄奇的面前逐渐上演,一缕缕强烈的恶意随着书生头皮的剥下,弥漫在整个房间之间,将坐在原处一动不动,似乎已经完全被吓傻的黄奇团团包围。

    书生咧着大嘴露出沾满鲜血的森白尖牙,冲着黄奇狰狞一笑。

    “所以,我现在看中你的皮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