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详解
    阵法之道确实高深莫测,只是最简单的基础符号大全,就能吓退一群感兴趣的人。

    翻着这本《阵法基础详解》的时候,黄奇恍惚间有种回到了前世初中时期,死背英语单词的时候。

    不过学习外语可以死记硬背,学习阵法却是不行。

    罗刹在一旁道:“公子莫要看这些阵法符号歪歪扭扭,就像小孩子的随笔涂鸦,但是真正到了使用的时候,你就必须严格按照这些符号的轨迹来刻画,稍微偏了一点都不可以。”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号,黄奇正好刚刚看到关于这个阵法符号的信息,是代表着热度的意思。

    随着罗刹一气呵成画出这个无形的符号之后,一道温热的气息凭空出现,很快又散去。

    待那股温热之意散去后,罗刹再次伸出手指,依然在空气中画着刚刚那道符号,只是黄奇通过强大的感知发现,这次罗刹所画的时候,有一处与第一次那里偏差了很小的一个数值。

    这次符号画完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罗刹示范完毕后道:“公子刚刚也看到了吧?一样的手法,只是那轨迹稍微有所偏差,便失去了效果,所以阵法一道对记忆有着很高的要求。”

    黄奇点头,这阵法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学习的,最基本的要求就这么变态。

    随后他也伸出手指,在身前空处画出了那道一模一样的符号,一道温热之意再度凭空出现。

    罗刹张目结舌,他万万没想到黄奇只看了这个符号一眼,竟然一下子就画成功了,这符号轨迹竟是完全符合,丝毫不错。

    (好恐怖的记忆力...我当初不知临摹了多少次,失败了多少次,最后绘制时才一丝不差,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成功了,盛名之下果无虚士。)

    黄奇却没有在意罗刹心中的感慨,拥有芯片的他等于加载了一个超级计算机,只要被他扫过了一眼,这些符号的轨迹和意义就已经全都存储在了芯片里。

    嗯没错,他又开挂了...

    芯片带来的超强记忆,加上他对肉体的强大控制力,这些简单的符号在他手里都一气呵成,毫无差错。

    阴冷、温热、微光等种种现象在黄奇的手下凭空出现,黄奇就像一个顽童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不断试验着看到的阵法符号。

    旁边的罗刹已经从最初的震惊逐渐变得麻木了。

    或许超强的记忆力是他作为魔神异种的天赋之一,罗刹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黄奇望着眼前出现的通过阵法出现的一滴清水,忽然道:“这些阵法符号不需要任何能量就可以运转吗?”

    罗刹甩开心中的那股挫折感,摇头回道:“当然不可能,我们在虚空中绘制这个符号的时候,这些符号能出现效果也是因为空间中遍布元气的缘故。”

    “这些也只是最基础的阵法符号,待到稍微复杂一点,就需要用物件来承载了,绘制阵法的材料也有着要求。就如同绘制一套不入阶甘霖阵,用凡人的纸墨是绝对绘制不了的。”

    罗刹一边说着,一边随手从虚空中拿出纸笔,随后在白纸上随便绘出一个稍微复杂的符号,还未画到一半,白纸就凭空燃烧了起来。

    黄奇微微点头,这就是材质无法承受阵法了。

    接着罗刹又给他展示了一次使用不同材料绘制阵法的成果,第二次使用的妖魔之血所绘制的阵法,效果比起普通墨水所绘制的要强上十倍不止。

    整整一个晚上,黄奇都在研究阵法之道。

    ………………

    青云宗祖师殿,数百根白色的蜡烛正在燃烧,将中间几道苍老的身影包围在其中。

    三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围坐在中间的蒲团上,三人中间是一处圆台,圆台之上冒着清光,清光之中正站着一个青年的虚影。

    “你们此次实在是太冲动了!”清光之中,青年虚影压抑着满腔怒气道:“就算是为了争夺黄泉刀,也不该被宋廷抓住把柄,更不该放开镇魔塔!”

    大开镇魔塔的后果远比挑衅宋廷来的严重。

    虽然看起来三名老者随便拎出一个,年龄都足够做那青年的祖爷爷了,但是此刻他们都低着头一言不发,乖乖接受着教训。

    因为这名青年道号扶风子,乃是整个青云宗辈分最老,实力最强的那个人,青云宗如今还能维持顶尖宗门的门面,有一半的功劳要归于他的身上。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扶风子冷冷道:“现在云龙子生死不知,神威军不断逼近,外域局势又一片混乱,几名大宗师了无音讯,朝廷定是要趁此机会做一番大动作,你们这几日约束好门人,我们几人马上赶回来。”

    “几大宗师了无音讯?!”三人面色骇然,其中一名老者忍不住惊叫道。

    “没错。”扶风子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我也是刚刚得到这个消息,所以宗门在这段时期出事不是一般的麻烦。”

    “回去后我拉下脸皮,亲自上幻月阁和大禅寺一趟,看他们两宗还卖不卖我这个面子,不过在这段时间,你们要好好祭炼那件东西,以防万一。”

    听扶风子提到了“那件东西”,三老的脸色都露出了一丝绝然之意:“我们明白”

    扶风子轻叹一声,身影随着清光收缩跟着消失不见。

    另一边,扶风子紧紧皱着眉头,心头的烦闷感挥之不去,武道到了这种境界,出现这种感觉就说明自己已经陷入了某种莫大的危机之中,而这绝对与青云宗此次惹出的事端有关。

    宋廷,究竟想怎样。

    望着上方永远灰蒙蒙的天空,想到了已经几个月没有一丝音讯传出的大宗师们,扶风子心中一片混乱。

    ………………

    云州城的百姓蓦然发现,这两日云州的气氛似乎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坐在酒楼里胡天侃地的江湖人士明显变少了,整日急匆匆的也不知在忙着些什么。

    边远的城镇还传来了多起妖魔吃人的传闻,被人们当做了饭后的谈资。

    那些高高在上的仙门中人,近日来也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了普通人的眼界中。

    一场暴风雨似乎即将席卷而来。

    黄奇坐在大厅之中,正招待着一位特殊的“客人”。

    之所以说是特殊,是因为黄奇现在所住的庄园,就是眼前这个年轻公子家的产业。

    黄奇表面上面露微笑,看似是在认真倾听这名公子的声音,实则却是在翻阅理解芯片中存储的那些简单的阵法公式。

    这个年轻人口上虽然说是仰慕吟月公子的才华而来,实际上却是想通过黄奇来与幻月阁拉近关系。

    不过因为住在人家的原因,又要维护自身的形象,也不好直接将他轰走出去,只好坐在这里应付一下。

    “吟月公子来了云州城想必还没有好好玩过吧?不若就由我做东,带着公子好好游玩一番。”杜明殷勤道。

    黄奇表面上的敷衍被他误会,真以为黄奇和自己聊的很投缘,所以想再加把力,更深入的拉近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

    黄奇心中愈发的不耐,若不是因为罗刹就在旁边,他真想用摄魂术直接将这个杜明赶走。

    保留着一些底牌总是好事,毕竟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的他看似与朝廷比较亲密,但那是基于彼此间还有着共同的利益的情况下。

    这时正好黄真从外面走了进来,黄奇眼中一亮,说道:“杜公子的好意黄某心领了,但是黄某自幼体虚,却是不能同公子一起欣赏云州风光了。”

    随后他一把拉过黄真继续道:“不过为了不辜负公子的好意,就让黄某幼弟代替黄某陪伴公子吧。”说完一把将还一脸迷糊的黄真推给了杜明。

    杜明微微张着嘴,望着身前剃着光头一脸茫然的黄真,只能无奈的点头。

    送走了喋喋不休的杜明,黄奇迫不及待的拉着罗刹回到了房间。

    阵法一途,越研究越有意思,黄奇已经开始有点沉迷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