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把三十八章 云兽
    黄真与杜老和胡大力两人一起挤在一个轿子里,望着前方步辇上的两道被白纱笼罩,隐约中紧紧靠的都快依偎在一起的身影,一脸的艳羡之色。

    “大哥去和美人相伴了,我却要和你们两个挤在一处,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吧!”黄真的小脸上满是无奈。

    其实轿子中并不挤,哪怕再来三个人坐下也绰绰有余,只不过和黄奇的待遇完全不能比较罢了。

    “我说在胡家庄的时候,大哥怎么连胡魅儿都看不上。我要是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我也看不上胡魅儿了。”

    杜老和胡大力也不由跟着点点头,那胡魅儿虽然娇媚,但是比起这个秋灵珊来,不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弱了不止一筹。

    老小三人望着前方的步辇,一脸的艳羡之色。

    步辇之上,云纱之中,黄奇与秋灵珊两人都坐的端端正正,中间也隔着一个小茶几,完全没有后面几人想象中那种依偎在一起的模样。

    “此次苏师姐本欲亲自前来接公子,不料门中却似乎突然出了急事,将她召了回去,所以便吩咐我代她来接公子了。”

    秋灵珊一手提着宽大的袖子,露出白玉般的雪臂,手中提着一个紫砂壶,正在为黄奇沏茶。

    她虽然不是幻雨阁弟子,但其实秋水宫就相当于幻月阁的外门一般的存在,所以称呼苏沐清为师姐。

    “何必每次都作出这么大的阵仗,堂堂一个少宫主亲自来迎接我,也不怕被别人看了笑话。”

    黄奇目光落在沏茶的秋灵珊身上,看似是在欣赏美人沏茶,其实心中却是在思量刚刚秋灵珊所说的话语。

    幻月阁突然将在秋水宫的苏沐清召了回去?

    看来,应该是在金镇那里侥幸保下一命的几名武者已经回到了宗门,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传了出来。

    就是不知道传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关于自己的消息,不过这其中肯定有朝廷暗中的煽风点火。

    秋灵珊将沏好的茶端送到黄奇面前,轻嗔道:“知道你不喜招摇,所以我才没用平日里出行的宫辇,不然阵仗比现在还要大上十倍呢。”

    黄奇不由想起了两年前来云州,秋灵珊迎接他的时候,队伍将整条长街都塞满的壮观规模。

    接着她又道:“再说你可是苏师姐的小师傅,又是名满天下的吟月公子。听说你要来,我们宫中的小丫头一个个争着抢着要来接你呢,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将她们压下去,在苏师姐面前夺得这个机会的。”

    单独与黄奇在一起,秋灵珊也没了平日里的清冷模样,多了几分少女的活泼气息。

    黄奇摇了摇头,端起茶盏轻轻吹开上面的茶叶,浅浅饮了一口。

    秋灵珊目光温柔的望着身旁这个美如玉的少年。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江湖,所有能赢得他人尊重的人,无一不是靠着他们自身的武功实力,唯有眼前的少年,却是靠自身的才华与品性让他人倾倒。

    队伍虽然走起来并不快,但还是很快到了目的地所在,那就是一片大型的广场。

    广场四周插着令旗,旗面上绣着大大的“铁”字,此处正是铁掌帮的练武场。

    原本平日里练武场本该满是习练拳脚的铁掌帮帮众,此刻却没有一个人,广场中央,几头大型的异兽正卧在地上酣睡。

    黄真掀开轿子的窗帘,望着场上那几头四五米长的巨大异兽,低声惊呼道:“那些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凶悍的样子!”

    胡大力解释道:“二公子不用害怕,那几个唤作云兽,是那仙门专门用来拉车赶路的异兽,就像我们平日所用的马儿一般。”

    旁边的杜老也惊叹道:“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虽然听说过此等异兽,但却还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望见。”

    那云兽外形就像一只放大的狮子,只不过脑袋却远没有狮虎那么凶恶,显得颇为柔和,白色的毛发覆盖着全身,透露着丝丝粉色,背后插着一对巨大的羽翅,偶尔舒展开,足足有七八米之长。云兽整体看上去其实并不凶悍,只是它的个头实在是让人望而止步罢了。

    原本酣睡中的云兽似是感受到了来人,都纷纷站了起来,舒展开羽翼用力抖了抖,广场上凭空刮起一阵风。

    蔡霸带领的铁掌帮帮众早就下了马匹,那些马儿是绝对不能接近云兽的,不然就会被云兽的气息吓得趴在地上屎尿齐出,到时候就丢了铁掌帮的脸面了。

    步辇停在了几头云兽前面,一直守护在云兽身边的几名女子便走上前来,从步辇下方拉出缰绳套索,一一安在云兽身上,云兽半坐在地上,安静任她们摆弄。

    秋灵珊望着外面忙碌的人影,对着黄奇说道:“可惜公子不会武功,不然就直接启动传送阵回宫中了,也省的如此麻烦。”

    黄奇轻笑道:“正好借此欣赏下云州大好风光,用那阵法一步抵达,什么都望不见也是无趣。”

    秋灵珊听后微微点头。

    场中总共有七头云兽,六头将黄奇所坐的步辇包围其中,每头云兽之上都坐着两名少女,随着一声轻吒,六头云兽展开羽翼,原地狂风大作,将步辇飞向了高空。

    黄真正纳闷自己等人怎么办,轿子却忽然一抖,让他差点栽到胡大力怀里,他连忙从小窗中探头望去,只见原先抬轿的几个壮汉却是将整个轿子再度抬了起来,随后放在了剩下的那只云兽背上。

    待轿子放好后,连一个固定的缰绳都没有缠绕,云兽就站起身来,舒展羽翼一飞冲天。

    “喂!你们是不是忘了系绳子了啊!会出人命的啊!!”

    黄真的惨叫在练武场上回荡。

    高空之上,白云之间,六头巨大的云兽载着少女,拉着云辇,畅游在云海之中,宛若九天出行的仙人一般,飘然出尘。

    云兽自带操纵气流的神通,虽然很弱不能用来争斗,但是用以稳定云辇却绰绰有余。

    此刻的云辇远远比在地面时还要平稳,黄奇透过云海望着下方山川湖泊,心想就算是仙人也不过如此了。

    不愧是仙门。

    “公子此次来云州会待多久?”秋灵珊问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看事情顺利与否吧。”

    就看什么时候开始覆灭青云宗了。

    秋灵珊却以为黄奇说的是他弟弟拜师的事。

    望着眼前茫茫的云海,一种天地任我畅游的感觉自黄奇心中油然升起,心中的烦闷似乎都减轻了许多。

    这时他忽然一怔,因为眼中芯片上显示的精神数值居然发生了变化。

    “精神:30。”

    就这么简单直接加了一点?

    如今黄奇所有的身体强度中,唯有精神还用数值来显化,因为力量体质等方面太过强大,再用人的数值来衡量,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

    就好像一头霸王龙站在那里,还可以计算几个人的力气加起来才能比得上过霸王龙,一头几十层楼高的哥斯拉站在那里,就不会适合人来比较了。

    只是精神数值还是太低,黄奇为了方便观察它的成长,所以还用数据来显示罢了。

    现在黄奇有些不明所以,只是一个简单的心境变化,就直接增加了一个整数值,这是什么原理?

    难道,是因为过去对自己拘束的太厉害的原因么。

    黄奇实在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或许,以后应该更加放开自己?总是过于约束自己,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若有所思的黄奇收回了注意力,微闭眼眸,将心神悉数放开,尽情享受着这片遨游天地的畅所之感。

    一旁的秋灵珊本欲继续和黄奇聊天,见他如此后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随后也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而黄真他们就远没有黄奇这么惬意了。

    后面不远处,那只单独的云兽背上正发出一声声惨叫。

    轿子中,老少三个爷们正紧紧抱在一起,死死闭上了眼睛,凄惨的叫声正从他们三人口中发出。

    他们三人都是严重的恐高症患者...

    黄真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下次我哪怕多走几天路程!我也不要坐这个玩意儿了!”

    杜老脸色煞白,颤巍巍道:“二公子在下面的时候不是很羡慕吗,怎么上来就不行了。”

    黄真哭丧着脸道:“我哪知道上面这么可怕,倒是大力,你以前不是坐过吗?你怎么也这么怕?”

    胡大力最为魁梧,他的脸却埋得最深,用力挤在了其他两人的怀里,颤抖道:“我以前见过,可从来没坐过啊,只有大公子才坐过,这次能坐上这个,还是沾了二公子的光呢!”

    三人胡乱扯着话题,分散着心中的恐惧。

    云兽清唳一声,长翼一挥,钻入茫茫云海之中。

    ………………

    幻月阁内,明月殿。

    明月殿乃是历代月阁之主的修炼起居之所,极为奢华,四处皆是雕梁画壁,栩栩如生,其上镶嵌着各种珠宝美玉,地面更是以白玉铺砌,顶壁则镶着几颗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将幽闭的大殿照的有如白昼。

    大殿深处摆放着一张玉床,上面正冒着丝丝寒气,仔细望去,这床原来是由那万载寒冰所制。

    玉床端坐着一名身着宫装的绝美女子,气质出尘,眉心中央镶着一个小小的乳白色月牙印记,虽然脸上的表情并不冰冷,却还有一股冷意自她身上散发而出,整个人有如高高在上的神女,没有一丝凡尘的烟火气息。

    她便是当代月阁之主,苏沐清的师傅,天榜排名二十的顶尖天元强者。

    “幻音神女”安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