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拉拢与错误
    “公子不要开玩笑了...待此次云州事了,以公子的实力,在朝廷的待遇哪是那些宗门的所谓长老能够比拟的?”雷焕赶紧道。

    这货实力如此恐怖,又是魔神异种,傻子才把他往其他宗门推呢。

    黄奇满意的点点头,他只是故意激一激雷焕罢了。

    雷焕又道:“说起来公子倒也幸运,此次的天级任务难度却是比曾经的那些不在一个档次。”

    黄奇好奇道:“这是为何?”

    雷焕解释道:“因为此次天级任务夺取黄泉刀,经过朝廷的计划安排,根本就不会有真正的强敌前来争夺,只是作为一个幌子罢了,只是没想到被公子半路杀出,一举夺下了黄泉刀,六扇门才正式将其列为天级任务。不然的话那些真正的顶尖宗门齐出,公子就算能夺刀,也没有今日这般轻易得手。”

    黄奇失笑道:“原来我却是捡了一个漏,六扇门总部制定计划的那几位大人怕是要肉疼死,白白送出了一个天级任务的奖励。”

    雷焕摇头笑道:“不不不,公子说错了。原本总部的几位大人因为此番任务难度过于低下,还不愿意承认天级任务的奖励,后来调查出公子的真正身份后,便当场敲定下来,将夺取黄泉刀真正确定为天级任务,为公子结算起奖励来。”

    黄奇明白了雷焕的意思,六扇门总部在发现自己背景清白后,便用此举向自己示好,作为拉拢他的诚意。

    见雷焕也不知所谓的天级奖励具体是什么,黄奇便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雷总捕,不知以我如今的实力,在天元武者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雷焕直接说道:“在六扇门总部的分析中,公子的实力可入天榜前五十。”

    接着又道:“不过因为公子出手不多,可分析的资料太少,所以这个结论只是暂定而已。”

    黄奇点头,对自己的实力层次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现在的自己,在大宋已经勉强站得住脚了。

    为什么说勉强,因为黄奇很清楚,虽然自己的实力能排在天榜前五十左右,但是要知道排在天榜之上的只有人族武者。

    就像自己身为魔神异种,虽然有着天榜前五十的实力,但是绝对不会排在天榜之上。

    还有那些强大的妖魔鬼怪,非人的存在天榜上一个没有,并不是它们弱的上不了天榜,而是天榜根本没有将它们排进去。

    最后便是那些宗门供奉的神兵魔刃了,虽然不是所有的神兵都有赤血教半柄终极魔剑那般的强悍,但是也绝对弱不到哪里去。

    至于真正神秘强大的外域?更是想都不用想了。

    ………………

    坐在雷焕安排的马车上,黄奇闭目养神,心中沉思。

    在虎威营整整待了两天,都在与雷焕畅谈,他总算开始真正认识了这个世界,不再像曾经那样毫无头绪。

    暗捕令牌的权限也已经提升到一定的高度,有很多秘闻他可以直接查询,很多曾经想不通的事情也有了解答。

    而魏武许诺的秘宝阁资格,已经通过六扇门转交给了他,黄奇随时可以去京都凭借暗捕令牌进入秘宝阁。

    雷焕更是叮嘱他继续隐藏自身的实力,不要暴露出来,以方便日后的行事。

    揉了揉眉心,黄奇轻叹。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所获取的收获甚至都有种超过了过去十年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暗捕令牌上原本那个追缉叛逃暗捕的任务,内容和名字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任务。

    覆灭青云宗!

    用不了几天之后,所有被此项任务吸引到云州来的暗捕,便都会发现任务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

    黄奇是因为已经知晓了相关的信息,所以雷焕才没有对他遮掩,告诉了他这项任务的真相。

    从来都没有什么违抗朝廷法令的叛逃暗捕,设立这个低风险高回报的任务,只不过是用来吸引那些四处游离的暗捕聚集到云州而已。

    待到魏武率领神威军攻上青云山脉的那一天,这些最差也是地元层次的暗捕就将对上青云宗的高端战力,将青云宗一举覆灭。

    因为暗捕鱼龙混杂,其中除了众多的邪魔外道,还有很多宗门安插在其中的暗子,就为打探六扇门的一些动向,六扇门为了行动保密,所以才设立了一个这样的任务作为幌子。

    虽然雷焕没有明说,但是黄奇可以肯定,六扇门绝对不止设下了一个这样的任务。

    不过暂时与自己无关了,待到覆灭青云宗的那一天,看能不能在青云宗先搜刮出一些秘法弥补精神上的不足。

    “公子,已经到了。”车厢外驾车的虎卫喊道。

    黄奇轻轻应了一声,掀开车前的帷幕,直射的阳光让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虎卫搀扶着他的手带他下了马车。

    虎威营的马车与寻常人家的略有不同,更像是几百年前战场淘汰下来的战车,车厢离地颇高,对于不习武艺的人来说上下很是不方便。

    黄奇的实力只有雷焕与魏武知晓,其余人等一概不知,只以为黄奇是个羸弱书生,就连此前回来上马车之时,雷焕都在虎卫面前将黄奇“搀扶”了上去,让黄奇心中一阵无语。

    “大公子!”虎卫驾车没走多远,紧闭的寺门就打开了,胡大力从中走出欣喜的叫道。

    胡大力有武艺在身,耳目较为聪明,在听到了寺外的马车响动便想可能是黄奇回来了,所以独自出来看看。

    黄奇点点头,向着寺里走去,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道:“今日已经不早了,怎么寺庙的大门还紧闭着?”

    胡大力叹了一口气道:“公子你有所不知,你走的那天,晚上出了大事啊。”

    两人说话间,已经由大殿走到了后院,其余几人都正坐在院子中间的石桌旁。

    “大哥!”看见黄奇的身影后,黄真欣喜的大叫一声,冲上来一头撞进了黄奇的怀里。

    黄奇笑道:“不过两日不见,今天怎么如此激动?”

    “大公子。”杜老也站起身子叫道,黄奇点头示意。

    冉天纵则坐在原处,脸上露出一副虚假的笑意。

    黄奇环顾四周,略过坍塌的一处厢房,将视线停在了院中多出的两个小坟包上,微微皱眉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空心大师他们呢?”

    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由杜老将事情经过一一讲述了出来。

    ………………

    “妖怪的尸体昨日被官府的人带走了?”

    黄真用力点头道:“对啊!那个人穿着一个黑袍,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看起来怪怪的,不过还挺和善,让我们不要将遇到的事情告诉别人。”

    “和善...”黄奇一时语塞。

    胡大力点头道:“确实挺和善,那位大人有一手穿梭空间的能力,还带着二公子玩了一圈呢。”

    一旁的杜老也跟着点头以示赞同。

    黄奇无语,那名暗捕定然是雷焕派来收拾此处残局的,知晓自己的身份才会如此“和善”,没有自己这层关系的话,等待黄真他们的就不是“和善”,而应该是“和谐”了。

    六扇门被叫做魔门可不是开玩笑的。

    黄奇挥手道:“算了,大力去收拾一下东西吧,金镇的瘟疫已经彻底解决了,通关凭证也拿到了手,我们可以上路了。”

    胡大力应了一声,转身和杜老一起回房去收拾物件。

    黄真正准备也去收拾,却被黄奇叫住了:“小真,去拿两炷香来,我们两人走之前为大师上炷香。”

    黄真听后,便跑进了前面的大殿中,很快就抓了两炷香回来了。

    用火折子将佛香引燃,黄奇在两个坟前弯腰行了一礼,将佛香插在了地上。

    黄真跟在后面有样学样。

    “第二天早上,那名女子本来还有一息尚存,杜老救醒了她,但是在我们疏忽的时候,她用琵琶的弦割断了自己的手腕,最终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救不回来了,整个琵琶都被染红了。”

    黄真望着右边的坟头轻轻说道:“直到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都在不停的弹着琵琶,可惜明心没有听到。”

    黄奇默默的听着,随后问道:“她的那把琵琶呢?”

    “被那个黑袍大叔带走了。”

    黄奇不再说话,转身走向了已经收拾的差不多的马车。

    ………………

    艳阳高照,宽阔的官道上还残留着些许积水,随着厚重的马车驶过高高溅起,略带潮湿的空气自车窗钻入车厢内,带来一阵说不出的惬意。

    只是此刻的杜老与黄真两人却躺在各自的座位上呼呼大睡,唯有黄奇一人正襟危坐,手中把玩着一块暗红色的令牌。

    原本拒绝了与黄真等人一起同行的冉天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车厢之内,站在黄奇的面前,外面驾车的胡大力没有丝毫察觉。

    “赤血教有长老来到了云州?”将赤血令抛给了冉天纵,原本丝毫没有反应的赤血令又开始发出了黯淡的血色光芒。

    冉天纵点头:“正是,目前正在通过赤血令召集云州的赤血教众。”

    赤血教又来凑什么热闹?

    见识到了黄泉教露出的一角力量后,黄奇就抛去了心中对这些外道九教的轻视。

    同为外道九教之一的赤血教,曾经力压当世的存在,教中定然还保存着某些隐藏在深处的底牌。

    黄奇的目光不由转移到了一旁熟睡的黄真身上,随后便摇了摇头。

    赤血教的长老至少是天元层次的强者,这么大的阵仗不可能是为了这个小子摆出来的。

    而且黄奇早就通过搜刮冉天纵的记忆,确定了黄真的消息并没有传到赤血教高层耳中。

    况且就算是为了黄真来的又如何?

    直接捏死就是了。

    “到了云州之后,你就先去和赤血教长老汇合吧,看看赤血教到底想干嘛。”

    没有相关的信息,黄奇也猜不透赤血教意欲何为,只能先做此安排。

    冉天纵僵硬的点点头,收好赤血令,整个人化作一道血色液体,如同蛇类一般从车窗处悄无声息地游了出去。

    黄奇眼中闪过一点赤芒,僵坐在外面的胡大力再度恢复了原本样貌,杜老和黄真也自然醒转。

    “大哥。”一直和杜老聊天的黄真突然转头道:“这世上既然有妖魔,那为什么没有神佛呢?”

    黄奇握着书卷微微一怔,望向了黄真。

    “空心大师一生礼佛,却惨遭此等下场,他所拜的神佛又在何处?”黄真眼中满是不解。

    “既然传说中的妖魔存在,那神佛也应该存在啊。”

    黄奇静静的看着他,看起来这疑问在黄真心中已经憋了很久。

    但是黄奇知道黄真问的并不是神佛的存在与否,而是从小被黄进所影响的善恶有报的理念遭受了动摇,所以有此疑问。

    在黄真开始懂事的时候,黄进就已经开始将大部分心思放在了求神拜佛的上面了,佛教所提倡的善报恶报也影响了黄真的成长,再加上多年来黄奇为了刷声望而做的大量善举,更加严重地影响了黄真。

    黄真虽然顽劣,但是内心深处其实还是一直坚信着佛家的向善理论。

    空心大师和那女子的遭遇,严重动摇了黄真内心的信仰,所以他开始迷茫。只是他没选选择向胡大力他们讨教,而是等他心中最为高大的大哥回来,才问出了这个问题。

    黄奇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书籍,和声道:“你认为空心大师作为一个善人,应该受到神佛的庇护不受那妖魔的掠食是吗?”

    黄真有点迷惘,还是点了点头。

    “先不提神佛是否存在。”黄奇见状便道:“小真你认为妖魔对空心大师所做的便是恶事吗?”

    黄真继续点头。

    黄奇道:“你平日里是爱吃肉食还是素食?”

    “当然是肉食了。”黄真回道。

    “你认为自己吃肉,是在做恶事吗?”

    黄真虽然顽劣,但也极为聪敏,他一下子意识到了黄奇想说什么。

    “这...”黄真呐呐道:“可是人能与那些牲畜一起做比较吗?”

    “为何不能?”黄奇淡淡道:“因为人比那些牲畜足够强,所以人便可以对牲畜肆意挥舞屠刀,将它们宰杀搬上餐桌。”

    “而妖魔则是比人类更为强大的动物所变化,既然人可以在它们弱小的时候吃它们,那么它们强大后为什么不可以吃人?”

    黄真微微张大了嘴巴,杜老在一旁也默然不语。

    “神佛的眼中众生平等,人在宰杀牲畜的时候他没有庇护牲畜,那么在妖魔屠戮人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庇护人类了。”

    “至于所谓的善恶果报?”黄奇伸出一只手,按在黄真的头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过是宗教的谎言罢了,只有那些弱者才会深信,并以此来欺骗自己的内心。”

    “天竟物择,弱肉强食,方才是世间唯一真理。”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善恶果报。”

    “就算有错,错的也不是妖魔,而是空心大师。”

    “空心大师错就错在,他实在是太弱了。”

    “而弱小,则是世间最大的原罪。”

    黄真怔怔望着黄奇的眼睛,心中的某种东西似乎被黄奇的目光狠狠搅碎,然后再自行重塑,只是重塑之后却已经变得与原先截然不同了。

    黄奇望着不发一言的黄真,知道他现在心中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再次拿起书卷。

    自从身份暴露,实力已经不再是秘密后,黄奇的心态也改变了很多。

    所以才会借这个机会向黄真灌输自己真正的想法,若是曾经的他,定然会说的婉转一番,让黄真自己体会。

    现在的他,有很多话却是可以畅所欲言了。

    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黄奇变得足够强了。

    因为强,所以可以无所顾忌。

    ps:被人说水,作者很伤心,因为确实没想水,两小章并一大章发给大家,完全没有存稿了,下周三江都没用办法爆更,接下来的作者要调整一下状态,尽量保持两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