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时之间,空中光芒大作,各种神奇异像在众武者身后展现。

    大日炎阳,神鸟翱翔,佛陀捏花。

    所有的地元强者都不再留手,大开小世界,调动本源之力,打出了他们最强的一击。

    魔怪疯狂的咆哮一声,众多巨大的触手挥舞在自己面前形成一个巨型肉墙,妄图直接挡下这些让它心中极度不安的恐怖一击。

    嘭!!!

    众多触手所组成的蠕动的巨大肉墙已经消失不见,魔怪挡在身前的四条魔臂也被完全炸毁,露出魔怪胸前的血肉深坑。

    巨大的作用力让魔怪缓缓地向后面倒去,有如山崩之势,庞大的体型重重砸在水面上,引起了滔天的巨浪。

    黄泉之水形成的滔天巨浪扑向四处八方,众多武者各展神通四处躲闪,没有一个沾染到黄泉水。

    终于要死了么?武者们望着魔怪想道。

    躺在水潭中四臂和触手尽数被炸毁的魔怪,半个身子浮现在水面上,胸膛恐怖的血肉大坑不断的往外喷涌着大量的黑血,奇怪的是这么多黑色的魔血流入黄泉潭中后,却不见一点迹象,似乎都被潭水吞噬了一般

    魔怪本就恐怖的面容因为痛苦更显扭曲,它挣扎的想要再度爬起来,可是没有了四臂和众多粗壮的触手支撑,它根本就无法拉起自己那庞大的体型。

    似乎因为受创太重,那些触手的截断面也不再蠕动,失去了再生的恐怖能力。

    众人心中振奋,刚刚他们使出了小世界的本源力量,自己也不轻松,见魔怪已然再无反抗之力,便再度准备聚敛力量,将其一击毙命。

    只是这时,魔怪忽然张开了狰狞的大嘴,大嘴内恐怖的獠牙纵横交错,一个黑色的小光点忽然浮现出来。

    黑点迅速壮大,变成了一个直径两三丈的黑色光球,一丝丝黑色的闪电不时在光球表面闪过。

    随着黑色光球的壮大,魔怪那巨大的体型竟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瘦了起来,虬结恐怖的肌肉纷纷萎缩,就留下一张皮肤直接覆盖在骨头上。

    就好像魔怪从壮年瞬间步入了老年。

    众多武者纷纷色变,无尽的毁灭死寂之意从那个黑色光球上散发而出,其中蕴含的毁灭性恐怖力量让人为之胆颤。

    很明显,魔怪眼见不敌众人,竟是准备同归于尽。

    “大家快打断它!不然可能都得死!!”付梦大喊道。

    他的双手十指有如梦幻般交织,十道色彩不一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射出,在他的身前缠绕在一起编织成了一只五彩斑斓的巨大凤凰。

    凤凰似有生命一般,出来后绕着付梦飞了一圈后,发出一道锐鸣之声,盘旋着冲向了魔怪的头颅。

    其余武者也并没有闲着,在付梦开口提醒之前,他们也都使出了各自的强力手段攻向了魔怪。

    魔怪此刻已经缩小了好几圈,身体萎缩,看起来已经不像开始那番可怖狰狞,甚至还有些可笑。

    只是它口中酝酿的黑色光球透露出的一丝丝毁灭气息,却比原本庞大的身躯更为慑人。

    魔怪最后这一同归于尽的招数似乎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还没成功就被众多武者的各种攻击打到了,它巨大的头颅被打的一偏,口中的那缠绕着黑色闪电的光球似乎再也控制不住。

    轰!!

    足足有几丈粗的黑色电浆喷涌而出,直接击向了顶方岩壁,如此恐怖的毁灭力量却没有引发一丝的爆炸,只是四周的元气被疯狂扰乱,骤然失衡之下,众多地元强者甚至都不能维持脚踏虚空的状态,一个个狼狈的运起轻功找地方落下。

    还好这一击被打偏了。

    落在地上的武者们望着上方那依旧在持续的恐怖黑色电浆,不由都心有余悸。

    不然在场的武者少说又要少上半数人左右。

    而此刻,驻扎在金镇外面的虎威营,众多军士都震惊的看着金镇后山那道冲天而起的黑色光柱。

    此刻虽是夜晚,但是那光柱所显出的黑色似乎更为纯粹更为深沉,就算夜色掩盖不住。

    魔怪这一击,竟是直接打穿了不知深几许的矿山。

    光柱持续了数息时间方才消散。

    魔怪已经彻底失去了声息,静静的浮在水面上不再动弹。

    众多地元强者纷纷松了一口气,连续动用两次本源力量,对他们来说负荷也是极大。

    终于可以歇下来喘口气了。

    地元强者区别于先天,探索外域的唯一依仗,就是他们自身体内小世界的本源之力。

    武者自先天踏入地元之境后,体内就会孕育出一丝本源之力。

    而地元境界的强者,就是不断强化壮大这一丝本源之力,开辟自身内天地。

    随着本源之力的逐渐壮大,内天地也会跟着一步步成长。

    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内天地完善,小世界自动运转不息,武者就踏入了地元中期的境界,从此再无内力枯竭之患,在外域那种有如元气荒漠的环境也可自给自足。

    但是本源力量却和武功内力不一样,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力量。

    它用一丝就少一丝,不像内力那样用完可以迅速补充,每一个武者的本源力量都是通过日积夜累一步步壮大起来的。

    就像刚刚众多地元强者打出的那两击所消耗的本源之力,除非服用天材地宝,否则只能靠时间来修养了。

    而且还会严重影响到他们内天地的成长速度。

    所以地元强者们也一直尽量避免使用本源力量,刚刚实在是万不得已。

    一名地元强者似是对那死去的魔怪颇感兴趣,便飞到了魔怪的上方。

    他刚刚将目光转向魔怪的四只血眼,却忽然看见本该已经死去的魔怪眼睛对他一眨。

    他顿时汗毛竖起,头皮都要炸开了。

    “它还...”

    嘭!!

    地元强者才喊出了两个字,一条崭新的巨大触手破开水面卷住他的身躯,直接在半空捏爆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什么!

    众人惊惧地望着身上肌肉有如充气球一般迅速鼓起的巨大魔怪,众多触手伤口处剧烈蠕动重新生出,四根崭新的魔臂也伴随着古怪的黏液再现众人眼前。

    吼!!

    魔怪仰天咆哮,四条魔臂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粗壮的恐怖触手漫天飞舞。

    剩余的武者们看着复活后力量不见丝毫减弱的魔怪面如土色。

    ………………

    黑暗深处,两名带着恶鬼面具的男子站立在一段黄泉旁边,静静的俯视着不断流过的黄泉之水。

    偶尔一两只凶戾的魔怪被黄泉冲上了岸边,却对两人视而不见,摇摆着身子没入了黑暗中。

    而此刻黄泉的水面上,正倒映着那头死而复生的四臂魔怪。

    “没想到仅仅杀死了使魔一次,他们就折损了近半人手。”

    罗刹面具男子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失望。

    修罗男子淡淡道:“本就在我等的预料之中,毕竟来者当中没有一个顶尖的大派,唯一一个青云宗却已衰败的都快比不上二等宗门了。彼此之间相互提防,轻视使魔,付出如此代价也理所当然。”

    罗刹男子轻轻点头,轻视使魔付出这样的代价不足为奇。

    只是剩下的这些地元强者,不知还能将使魔再杀几次。

    黄泉代表着极致的死亡之力,而黄泉刀主要就是通过这种纯粹的死之力成长壮大。

    但是这把黄泉刀被遗落在此地多年,无人祭炼,在这么多年的自行成长中,无意识的汲取力量,其中掺杂了太多斑驳的生之力。

    掺杂着生之力的黄泉刀是残缺的,也是不完美的。

    好在这把黄泉刀还没有成长到最后时刻,现在完全还可以补救。

    那就是将掺杂在黄泉刀中的生之力完全驱逐。

    而守护在黄泉刀身边的使魔,就是这股生之力结合黄泉刀一部分意志的具现所化了。

    使魔并不是不死的,只是在它死去之后,黄泉刀内小世界中的生之力涌入现实,重塑了一头新的使魔罢了。

    原先的那头使魔已经彻底死去。

    新的使魔不过是借尸降世罢了,并非复活。

    而众多被吸引来的地元强者,就是他们手上的一把刀。

    让这些为夺取黄泉刀所来的地元强者们,为他们击杀黄泉刀生之力所具现的使魔,不断消磨黄泉刀内的生之力。

    使得黄泉刀内那驳杂的生之力逐渐消磨干净,最终让黄泉刀臻至于完美之境,从而在未来可以成长到最强境界。

    同时在战斗中死去的地元强者,其体内的本源之力并不会消散,而是被黄泉刀直接吸收,化作孕育自身小世界的养分,加快黄泉刀的成长。

    武者的本源之力,是神兵魔刃成长中最完美的资粮。

    现在黄泉之中的各种魔怪,有的是纯粹的死物,有的则处于半生半死的古怪状态。

    这些都是黄泉刀力量不够纯粹的外在体现。

    只要等到将黄泉刀内的生之力完全驱逐干净,在黄泉中沉浮的诸多魔怪,就会完全由纯粹的死之力组成,再也不会有那些半生半死的怪物了。

    而他们挑选的对象也是经过了粗略的筛选。

    前来的这些宗门中,要么是像六阳宗这种门内还没有一个天元强者,要么是像青云宗这样只剩下一些枯坐门中无法轻易动弹的天元强者。

    这就代表着不会有一个天元级别的顶级战力出现。

    因为一旦有天元级别的顶级强者出手的话,以他们这种临时的粗略布局,恐怕就真的要把黄泉刀拱手送人了。

    “只是像他们如今这种速度...”修罗男子沉吟片刻后道:“让神威军那边放缓几步,不可过早抵达。”

    “嗯。”罗刹男子点头道。

    若是阴煞鬼王此刻在此听见这番对话,怕是鬼体都要被惊散。

    黄泉教竟然能影响宋廷神威军!

    ………………

    张放疯狂的在地下空间中逃窜着。

    四五只形如巨猿的黑怪,用那双血红的狰狞眼睛盯着他的后面,死死的吊在后面紧追不舍。

    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张放在心里疯狂的呐喊道。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众多地元强者再度联手,将那个守护着黄泉刀的恐怖四臂魔物再次斩杀了一次,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四臂魔怪完美复活,一身恐怖的实力完全不见下降。

    而众多因为本源损耗严重的地元强者,在四臂魔怪的恐怖攻击之下,竟是再度陨落了五名地元后期的强者,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师兄百胜子。

    师兄百胜子作为宗门五十年内武道进度成长的最快的一人,平日里也是众多师弟后辈的偶像。

    为人睿智,处事冷静,经常喜欢提携指点后辈弟子,在宗门内的声望一直都很高。

    张放就是众多仰慕百胜子的弟子之一。

    可是就在刚刚,他心中的偶像百胜子师兄,因为救他而被四臂魔怪的毁灭魔焰穿胸而过,从空中直接落下黄泉深潭化作乌有,其最后掉下去的时候,脸上还一直保持着那副平静的表情望着张放。

    那副情景到现在为止都定格在张放的眼前挥之不去。

    痛苦与自责充斥着整个心脏,想要回头去找那头魔怪拼命,却又被心底涌现出来的无尽恐惧与懦弱拦住了。

    现在的他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梦魇一般的地下世界。

    而他此刻身后不断追逐的几只魔怪,正是那只四臂魔怪身上被打下来的碎肉所化。

    剩余的五六名地元强者在将魔怪杀死第三次,眼看着魔怪再度满状态复活后,纷纷选择逃离。

    他们体内的本源之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再打下去只会变作魔怪的口粮。

    而就在他们四散逃避的时候,魔怪也派出了数目众多的分身。

    这些分身出来的小魔怪,实力并不算多么强悍,一个和张放选择了同一个方向逃离的地元强者就停留了片刻解决这些追兵。

    只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停留下来没有多久,一条粗壮的恐怖触手就从他身边的岩壁里破壁而出,将那名地元强者直接贯穿!

    原来这些分身小魔怪就是为四臂魔怪起到定位的作用罢了。

    若是敢停留下来与它们浪费时间,唯一的下场就是身死道消!

    张放得益于师兄周胜的多加照顾,所以一身地元中期的实力才能幸存至此。

    若是让他单独遇上了四臂魔怪的恐怖触手,怕是片刻都抵挡不住。

    所以唯有疯狂的逃窜。

    只求能赢得那一线的生机。

    在逃到一处地方后,张放蓦然回头忽然惊讶的发现,原本紧紧追在后面的魔怪们竟然停在了远处,丑陋恐怖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迟疑的表情。

    怎么回事?

    张放也不由停了下来。

    他望向四周,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熟悉的地方。

    一个远离着暗河,装满黄泉之水的小圆潭就在他的右侧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