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杜老施主,明心这是怎么回事?”空心大师有些慌了。

    明心此刻的体温简直高的吓人,就像一锅刚烧开没放多久的水一般。

    一般人就算烧到明心现在一半的温度,怕是也已经命丧黄泉了。

    而且诡异的是,如此高的体温,明心此刻一滴汗珠都没有出现。

    黄真将手悬在明心额头上方,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将手轻轻触放在明心的额头上,惨叫一声后闪电般收回了手。

    将手指放在眼前一看,已经烫出了一个小泡。

    黄真握着那根手指吹着气,也问道:“杜老,明心身上怎么这么烫啊?可是一开始我离他那么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房中几人都有些慌乱和疑惑,杜老伸手示意众人安静,缓缓开口道:“大家别慌!你们发现没有,明心此刻的脸色比刚才好了一些。”

    众人刚刚都被明心突然的变化给弄慌了神,此刻听了杜老的话后才注意起明心的神色。

    现在仔细看来,明心的脸色虽然酡红一片,却是那种泛着健康的红色,与服药前那种不健康的红晕完全不同。

    空心大师大喜,没想到这药还真有成效。

    明心此刻虽然体温极高,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之色,一直紧锁的眉头反而疏解了几分。

    他的脸上红彤彤的一片,就像一只煮红的大虾,让人一眼望去就能感觉到那股滚烫的热度,但是这股热度似乎完全封锁在明心体内,旁边的众人完全感受不到,颇为奇特。

    不过明心脸上的异变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儿工夫脸上的红色就退尽,变回了原来苍白的面孔,但是已经有了丝丝的血色,比之原先强了许多。

    杜老伸出右手在明心额头上轻轻一探,随后便迅速收回,见明心的体温确实随着那抹潮红退散消失,这才再次将手指探向了明心。

    黄真看着杜老给又是把脉,又是翻开眼睑分开嘴巴仔细观察,他小声问道:“杜老,明心此刻怎样了。”

    杜老仔细检查了一番,沉吟道:“我在日间就给明心小师傅把过脉,想要查探病因,却发现明心小师傅健康的很,只是身子太虚了。现在把脉后依然如此,明心小师傅身体各处一切正常,和普通人一般无异,只是不知为何虚弱异常。”

    随后杜老又道:“那枚给明心喂下的那枚补元丹出自仙门,定然非同凡响,但是此物给明心服下后仅仅让明心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丹药中储存的庞大精元却不知去了何处,要知道就连武者服下此丹,都要运功打坐一番,才能将那股精元消化。”

    “现在我觉得,明心这幅模样可能是因为精气严重亏损导致,不知何因,他体内的精气消耗的比武者都要厉害,而明心又无从补充,导致他现在亏损了精血,所以极度虚弱。”

    “我看可以通过给明心喂食一些类似补元丹的大补之物,将明心亏损的气血补回来,说不定明心就能好转了。就算以后再次发作,也不会因为气血不足而受此折磨。”

    空心大师知道明心如今的模样是因为每日夜间的异变所致,每次成功压制下异变后,明心就会极度虚弱,而若是放任异变不管不顾,明心则会生龙活虎。

    只是每当开始发作,明心就会逐渐丧失理智,须得保持灵台一点清明加上忍受身心莫大的痛苦才能成功压制。

    若是压制失败,在异变的那一刻就会完全丧失理智,化作一个嗜血的魔物,异变完成后反而会神智清明。

    随着异变越来越厉害,丧失理智的时间也在跟着逐渐延长,空心大师右臂有一处伤口,就是被明心有天晚上无意砸伤的。

    空心大师知道,一旦压制不住,自己恐怕迟早有一天会死在明心手上。

    但是想要压制成功,除了压制的时候所遭受的煎熬之外,每次成功后明心就会极度虚弱,如同大病一场。

    而今日前无所有的白天发作,还一连发作了三次,明心不知为何次次压制成功,对他的身体造成的负担也就可想而知。

    杜老此刻说的一番话却是被他听到了心里,看看明心吃完补元丹的样子,顿时觉得有道理,他站起来道:“杜老施主此言有理,老衲一直都没有想到这番地步,老衲曾在后山采摘了一份年份极好的何首乌,这就去炖了。”

    说完就转身欲走。

    杜老却拉住了他,摇头道:“大师莫急,那些药材虽然补人,但是毕竟见效太慢,还是先将剩下的两粒补元丹给明心服下再说吧。”

    空心大师叹气道:“此等宝物如此珍贵,老衲却是不知如何偿还各位的恩情了。”

    黄真说道:“丹药再好也是死物,怎能比得上人的性命,大师你着相了。”

    空心大师哑口无言,看着杜老再次倒出一粒补元丹给明心服下。

    明心服下第二粒补元丹后,再度出现了刚刚的反应,脸色红的像煮红的大虾,皮肤滚烫无法触摸。

    随后很快又退散开来,脸色比起刚刚又多了几分健康的红晕。

    众人看见后,纷纷脸露喜色。

    这时,明心忽然呻吟一声,眼睛慢慢的睁开了,却是直接醒转了过来。

    空心大师连忙上前,口中问道:“明心,现在感觉怎么样?”

    “见过各位施主。”

    明心看见房中这么多人,连忙口诵佛号双手合十,竟是一下子坐了起来。

    空心大师急忙扶住明心,却发现明心此刻异常稳当,没有了之前那番一阵清风都能吹走的轻飘飘感。

    明心见到这么多人关心的看着他,脸色泛起一抹羞红,羞赭道:“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好像身子一下子有了力气一样。”

    黄真凑上去握住了明心的手,口中道:“你用力捏我一下试试看。”

    明心依言大力捏下去。

    “啊痛痛痛!!!快放手!”黄真脸都差点青了。

    明心连忙放开了手,房间里众人一片笑意,因为明心的好转,心情都好了起来。

    ………………

    周胜半眯着眼睛,以适应简易传送阵发出的刺目白光。

    而与他同来的两名师弟中,有一人刚一现身就扶住身旁的岩壁干呕起来。

    没办法,使用简易传送阵后,那种极度不稳定的空间置换所带来的眩晕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易无视的。

    更别提这位师弟才刚刚踏入地元,一身境界都还没有稳定,出现这种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

    哎,就算此次任务太过匆忙,宗门也不应该将刚刚踏入地元,连外域都没涉足过的新人派遣过来。

    说到底还是宗门衰败了。

    不过,若是此次能够成功夺得那件东西,宗门振兴有望!

    按捺下心中思绪,周胜打量起四周环境。

    此处是一处地下空间?

    周胜已经从身周的空气光线等种种因素分析出了当下的处境。

    随后他将目光落在了身前一身黑袍白面的暗捕身上。

    就是此人与他的师叔云龙子达成了某种协议,在此绘制传送法阵将他们送了过来。

    “你们既然已经到了,那我便走了。”暗捕发出了嘶哑的声音,就欲隐入黑暗之中。

    “等下!”周胜招手喊住了他,“你现在走了,我们待会儿怎么回去?”

    “呵呵。”暗捕先是一顿,随后却是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满满的讽刺之意。

    “你笑什么?”周胜皱眉道。

    暗捕轻轻摇了摇头:“像到了你如今这等境界,还有此等可笑的问题,我怎能不笑?”

    周胜只是冷冷看着他,同他一起来的两名师弟也目光不善的看着那名暗捕。

    暗捕叹气道:“还是青云宗已经衰败至此?连此等事情都不知晓了?”

    周胜冷声道:“我宗门是盛是衰轮不到你来妄言,我只关心等下离开的手段。”

    在他的感知中,这名暗捕也不过就地元中期的境界,比他还差了一个小境界。

    在地元层次,这一个小境界的差距就代表着绝对实力的压制,所以他对这名藏头露尾的暗捕也没什么好脸色。

    暗捕似乎完全不在意周胜对自己的恶劣态度,他反问道:“你可清楚你们此次为何而来?”

    周胜冷冷看着他,默不作声。

    暗捕无奈的挥了挥手,道:“不用担心我套你的话,要知道你们青云宗能得到黄泉刀的消息,可全是依赖着我。”

    周胜冷哼一声。

    “像黄泉刀这种级别的神兵魔刃,其本身已经如同地元武者一般拥有了自己的小世界。但是与武者的那种内天地不同,神兵魔刃拥有的世界是真实不虚的。”

    “所以携带着这把魔刀的人,本身也如同带着一个小世界在行走,当今世上,还从没听说谁人能制作出传送一个世界的法阵,更别说我绘制的这个半吊子简易传送阵了。”

    暗捕耸耸肩道。

    原来如此,此人只负责将我等接来,离开这里还要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只是神兵魔刃的此种特性,云龙子师叔是不知还是不说?

    周胜心中更倾向于云龙子也不知此事,若是后种情况,也太过心寒了。

    “我们走吧。”周胜对着两名师弟淡淡道,带头走在了前面,两名师弟紧紧跟上,三人很快隐没在前方的黑暗中。

    暗捕在原地目送着他们慢慢消失,他身边的空处突然浮现出一个狰狞鬼脸,常人看见怕是要直接吓死,只是稍后仔细一看,却是一人带的恶鬼面具从暗中走出来罢了。

    却是带着夜叉面具的黄泉教中人。

    “没想到青云宗已经衰败至此,堂堂一个地元后期的顶尖强者,连此等秘闻都不知晓。”夜叉男子轻叹道。

    暗捕原本白面黑袍,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一张罗刹面具和一身黄袍,他淡淡道:“正是因为衰败至此,才被我等列作棋子,不然怎么会找上他们呢?”

    “呵呵,说的也是。”

    两人的身影在黑暗中逐渐隐没,很快消失不见。

    ………………

    “师兄,我们刚刚为什么不...?”

    李峰跟在周胜后面走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道。

    他虽然没有将后半段直接说明了,但是其余两人也知道他的意思。

    既然那名暗捕已然无用,为何不把他直接杀人灭口?

    他们青云宗虽然是名门正派,但事关重大,宗门振兴在此一举,更何况那些暗捕本就是由一群邪魔外道妖魔鬼怪组成的乌烟瘴气之辈,杀了他们也算替天行道。

    另一个师弟张放也跟着疑惑道:“是啊师兄,为什么放过那名暗捕?”

    周胜心中无奈,这两名师弟还是太过稚嫩,太想当然了。

    他只能对着他们二人耐心解释道:“师弟,你等终究是阅历太少了。”

    “那名暗捕虽然境界不如于我,武力上肯定被我绝对压制,但是其暗藏的手段却是相当厉害。”

    张放疑惑道:“暗藏的手段,那人暗藏了什么手段?”

    周胜提醒道:“你等现在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用门中秘法寻到刚刚那人的一丝气息?”

    李峰和张放闻言后,便尝试着运起门中秘术,却惊讶的发现没有寻到刚刚那人的丝毫气息。

    李峰惊讶道:“怎么回事?我等虽然没有与他直接接触,但是相处一片狭隘的空间那么久,不应该没有关于他的一丝气息啊。”

    周胜笑道:“莫说现在了,就是刚刚我与那人面对面站着,也捕捉不到他的丝毫气息。”

    张放不解道:“这是为何?”

    周胜感慨道:“两位师弟你们不知,此人能单独绘制出一个简易传送法阵,其空间上的造诣简直闻所未闻!就我所知,我们宗门中的三长老钻营阵法一辈子,现在都不能单独绘制出一个空间阵法,还需要他人一同配合。”

    “此人刚刚看起来是与我等相处在那处狭隘的空间,实际上他完全身处于另一处完全不同的空间之中,只是其对空间的把握能力实在太强,以至于我一开始也没有发现。”

    “我也是在动了你们这番心思后,尝试着锁定他的气息发现此事,这才知道此人非同一般,不可小觑。”

    李峰和张放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师兄早就想到了此处,并且已经做过了尝试。

    周胜慨叹:“素闻六扇门暗捕,都是由天下最为奸猾的邪魔组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不是师兄我不想将其除去,而是不能,若是平白惹怒了他,还不知会在后面对我等造成何种麻烦,不如干脆离去罢了。”

    两人受教的点点头。

    ps:作者犯了一个严重的失误,那就是这段剧情里主角潜水的太久,所以将这一大段没有主角的剧情直接合成几大章先发出来,大家见谅,下次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感谢书友a浪,q1564,书友14121010560....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