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呼唤
    黑鸦刚刚就一直很奇怪,黄泉教的人为何如此好说话。

    虽然他从来没与黄泉教打过交道,但是平日里各种渠道得到的消息,也让他对黄泉教有着一些了解。

    偏激,疯狂,极端。

    就连邪魔都不愿与他们扯上关系,他们是邪魔中的邪魔。

    这样的邪教,在来取回自家圣物魔刀的时候,居然没有为了封锁消息直接清场,将他这名暗捕清算消灭,而是很大度的让他在一旁观望。

    原先自己还以为黄泉教的人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只是为了少惹事端,取回魔刀。

    现在方才知晓,原来黄泉教早就做好计划,将他作为了替罪羊,用来吸引朝廷的注意,为他们转移魔刀争取时间。

    至于完全把他当做替罪羊?宋廷还没有那么蠢。

    可就算如此,自己也定不得安生了。

    堂堂朝廷三品大将军,死在了自己成名绝技煞妖噬魂之下,就算自己的老巢是在青罗鬼蜮,也拦不住朝廷的大军,百年经营付之一炬不提,自己也会被抽魂炼魄榨取记忆,从此灰飞烟灭不得超生!

    “一直听闻黄泉教中人行事极端,偏激异常,却没想到还会谋算此等算计,真是让我开了眼界!”黑鸦恨声道。

    凶只是一阵轻笑,却不回黑鸦的话语。

    “我知道你们已经将我当做了替罪的傀儡,只是如今被我得知了黄泉刀中的传承秘闻,就不怕我泄露给宋廷?!”

    黑鸦眼中幽光闪烁,试探的问道。

    “此事对于鬼王来说确实属于秘闻。”凶满口的不在乎,“可是对于同为外域出身的宋廷来说,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黄泉刀出世的消息已经传出了,此刻宋廷的神威军恐怕已经在路上了吧。”

    “就如同当年赤血教那场大战,宋廷费劲心机夺走那半柄杀生魔剑,不就是为了赤血教的真正传承么。”

    黑鸦身周的鬼气剧烈的波动着,显然他此刻内心的情绪极不稳定。

    大宋,果然是外域出身!

    而传闻中赤血教那半柄杀生魔剑落在了大宋之手,果然也是真的。

    另一边,那头黑烟化成的骷髅煞妖已经将徐虎的神魂完全吞噬,心满意足的化作一道黑烟,钻回了雷焕体内。

    徐虎躺在潭边一动不动,此刻虽然还有呼吸心跳,却已经成为了一具徒有空壳的行尸走肉,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雷焕却忽然趴在徐虎身上,口中哭喊道:“徐兄,你死的好惨!”

    黑鸦不由愕然。

    “我这就手诛此獠,让他为你偿命!”雷焕此刻已经转头望向黑鸦这边,瞪大了眼珠狠狠怒视着他。

    黑鸦脸色一变!

    凶轻笑一声,身边的空间再度荡起一阵波纹,随后直接隐没其中,不知去向。

    “可恶...!”

    黑鸦咬牙看着正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手上泛起紫色电芒的雷焕。

    ……………………

    “师傅...”明心半睁着眼睛,略带迷茫的喊道。

    空心大师紧紧握住明心的手,问道:“师傅在,哪里不舒服吗?”

    明心刚刚再次发作了一次,不久前才稳定了下来,现在全身极度虚弱,正躺在床上休息。

    “你听到了吗?有人在呼唤我。”明心喃喃道。

    空心大师一怔,随后仔细听了听,除了外面的风声什么也没有听到,他摇头道:“哪有什么人喊你,师傅却是没有听到。”

    他用大手摸上了明心的额头,看是不是发了高烧,把明心烧糊涂了,结果明心的额头一片冰凉,就像冰块一样。

    空心大师的心隐隐作痛。

    可怜的孩子。

    “师傅...我真的听到了。”明心睁大了眼睛,望着上方空处,“有人在远方呼唤我,一直在呼唤,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空心的心揪了起来。

    太过虚弱,导致出现的幻觉如此严重了么。

    “咯吱。”

    老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女子端着一个木盘走进了房间,木盘上放着一碗清粥和一碟小菜。

    现在天色却是已经完全黑了,众人都在斋堂吃着晚饭,女子将明心的粥送了过来。

    “女菩萨...”明心望着推门而入的女子,口中喃喃道。

    自从明心越发的虚弱后,就直接将在心里对女子的称呼喊了出来,唤女子作女菩萨。

    女子微红着脸,将粥碗端在手上坐到明心的床边,空心大师扶起了明心,准备给他喂食。

    明心对送到嘴边的粥勺却视而不见,而是迷茫的望着女子,口中道:“女菩萨,你听见了吗?有人在呼唤我。”

    女子闻言,也是仔细侧耳倾听了一番,随后疑惑的望着明心,摇了摇头。

    明心苍白的双颊染上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他口中喃喃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了,它很快就要来找我了。”

    女子手足无措,无助的看着空心大师。

    空心大师一只手捂住脸,身子轻颤着,女子清楚的看到了一滴泪水顺着他的手腕滴在了地上。

    “我是不是要死了。”明心忽然道:“听说人在快要死去的时候,就会听见阴间的呼唤,旁人是一点都听不到的。”

    “一定是拘魂的阴差见我阳寿到了,在呼唤我的名字,所以你们才听不见吧。”

    女子听他说了这番话,连忙做出一番手势,示意自己现在也听见了,刚刚风大没有听清。

    明心虚弱的笑了笑:“女菩萨你不用安慰我了,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你弹得琵琶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永远都听不厌听不烦,我好想一直听下去,可惜你每天都只弹一会儿,让我总是听得不过瘾,以后怕是再也听不到了...”

    女子变幻手势,示意等他好了,就一直弹给他听,直到他听厌了听烦了。

    只是此时的明心却已经两眼一闭,直接昏迷了过去,没有看到她说的这番言语。

    空心大师放下掩面的大手,露出一张老泪纵横的面容,他把忽然昏迷的明心放好,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是极度虚弱所致,这才稍微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