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零七章 神威军
    身体在燃烧。

    视线中芯片计算的身体数值也在疯狂跳动。

    “力量35...40...50...体力30...35...40....身法....”唯有精神数值仅仅涨了两点便不再有反应,而其他三项则在不断提升中。

    大量的精气化作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热量,让每天在血肉熔炉的灼烧煎熬下锤炼肉身的黄奇,都感到了一丝难以容忍的痛楚。

    内脏似乎都要被这股热量融化了。

    赤金色的火焰从黄奇的口鼻中涌出,很快蔓延到黄奇全身,附着在鳞甲上熊熊燃烧,将他整个人吞噬其中。

    恐怖的温度让他身周的光线开始扭曲,远远望去就像一个怪诞的抽象主义画作。

    黄奇的脸因灼烧的剧烈痛苦而极度扭曲着,让本就凶恶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

    一头赤发也完全变成了赤金色火焰的状态跳动着。

    全身的鳞甲渐渐的开始融化,化成了一滩赤金色的液体在他的表面流动着。

    火焰燃烧的越发炙烈。

    离黄奇几米远的一个石柱,化作了一团岩浆流了到了地面。

    黄奇的身子也在开始慢慢下沉着。

    因为座下的石台已经开始在融化,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熔岩坑,黄奇的半个身子都已经沉入岩浆之中。

    鳞甲融化的赤金液体逐渐被他吸收进体内,再度露出那一身赤色的皮肤。

    随后整个人全都沉入了岩浆之中再无动静,只有岩浆上面不断泛出的大量气泡,才能证明他的存在。

    时间不断推移着,随着黄奇完全沉入其中后,熔岩坑也停止了外扩。

    接着没有多久,原本还在沸腾的熔浆不知为何迅速冷却了下来,变成了坚硬的岩石,原地留下了一个大型坑洞,随着暗河的几次激浪,很快就被河水灌满,变成了一个小型圆潭。

    ………………

    “什么?神威军出动了?!”路长青惊叫一声,手上的茶盏都差点打翻。

    随后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度,便将差点掉下去的茶盏放在桌上冷静了一会儿,再次确认道:“那边传来的消息,已经确定是宋廷神威军,不是其他什么制式差不多的军队吗?”

    他面前的年轻弟子点头道:“已经经过了再三确认,确实是神威军,由大统领魏武统率,半个时辰前出发,目的地暂时还不明确。”

    路长青不由深吸一口气。

    此事也怨不得他有如此巨大的反应,实在是消息太过惊人。

    神威军是大宋专门用来解决境内麻烦的一支军队。

    大宋立朝一百五十余年,神威军只调动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百四十年前,大宋刚刚夺得天下还没有多久,顶尖仙武宗门青罗宗宗主之子因争风吃醋,失手错杀一名皇子,被朝廷问责后,青罗宗承认杀人之事,却拒不上交那名宗主之子。

    宋皇震怒,当夜一道旨意传出京都,神威军次日全军出动,赶赴青罗山,经过七天七夜的大战,青罗宗上上下下两万条人命被屠的一干二净。

    其中包括三名无上接近大宗师境界的半步宗师,三十多名顶级天元强者,以及一百多名地元强者。

    原本巍峨壮丽的青罗山,被人从中间打断,直接少了半截高度,从此以后鬼魅横行,成为了当世有名的青罗鬼蜮。

    第二次,则是在一百年前,外道九教之一的极乐教惑乱众生,利用邪法,将沧州整整一州之地的百姓全部蛊惑,数百万人口转化成了半人半魔的恐怖魔物。

    宋皇下旨,神威军出动,进入沧州。

    屠杀持续了整整三个月,数百万人魔被屠戮的一干二净。

    而为了不再度重演青罗山的人间鬼蜮,神威军驻扎此处持续一年,将刚刚诞生的众多怨灵恶鬼通通屠杀干净。

    很多无辜的百姓死后连鬼都做不成,心中怨恨似海,竟引得六月飘雪,七月飞霜,任朝廷用尽办法都没能驱散那漫天大雪。

    据说那年沧州河道中的河水,血色持续了一年都没有消散干净。

    而第三次,则是五十余年前,一个宗门不知从何处招惹到了一个外域邪神,传承真功被邪神污染,整个宗门的弟子都因此被外域邪神污染了神魂,又是神威军出动,将其灭门屠宗。

    神威军出动三次,次次都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将整个天下都搅的不得安宁。

    而现在居然得到消息,神威军又一次出动了。

    这次神威军的目标又是什么?

    路长青有些坐立不住了。

    他立刻对身前的弟子道:“你快让他们将神威军的动向弄清楚,给我速度发过来,我要上报宗门!”

    弟子苦着脸道:“执事,我只能用千里传音符和那边进行联系,千里传音符的效率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远的距离每次传一个消息至少都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等他们收到消息后再传过来又要半个时辰,这样合起来就整整一个时辰了,到时候不管得到什么消息,不都是晚了吗?”

    路长青一拍脑袋,着急之下他连这件事都忘了,外门弟子只能用千里传音符进行联络,这种方式效率太过低下不说,还极其容易被他人截留消息,泄露出去。

    他挥手让外门弟子退下,拿出了怀里的执事令牌。

    他是宗门的外门执事长老,资质所限,一身武功进入先天后再无寸进,生性安逸的他没有像别人一样选择去外域寻找机缘,而是选择下山做了一个外门执事长老。

    用着自己特殊的方式启动令牌后,路长青直接将这个消息汇报上了宗门总部。

    让总宗的人头疼去吧,这种事实在轮不到我这种小人物操心。

    路长青汇报完自己的情报后,已经能想到宗门那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而此刻,像路长青这样的人还有很多,都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向各个宗门组织汇报情报。

    而天下众多宗门,也随着这道消息开始沸腾起来。

    ………………

    “空心大师,明心他又发作了!”黄真匆忙跑到空心大师的禅房中喊道。

    此刻天色渐渐昏暗,黄真他们早就回到了寺中,而在这段时间里,明心在众人面前又发作了一次,不过再次成功的压制下来。

    只是第二次压制后,明心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空心大师向众人解释说明心得了一种怪病,偶尔就会发作,杜老还特意为明心把脉了一番,结果除了查出明心特别虚弱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听到黄真的呼喊后,空心大师悄悄抹下眼角酝酿的一滴眼泪,放下木鱼向明心房里走去。

    随着次数的增加,明心发作的越来越严重了。

    空心大师看得出来,再这样强行压制下去,明心随时都可能坚持不住,活活痛死。

    要么就不再压制身体的异变,化作一个恐怖的魔怪,一切痛苦挣扎都会消失。

    明心宁愿死,也不愿以一个怪物的面貌活在世间。

    ps:感谢书友20161228140145984的1000点打赏,还有书友神秘的羊,墨落浅秋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