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零四章 剧毒
    常年累月的枯坐在殿中,一年都见不到一次太阳,周胜想到自己若是有一天也到了这种地步,那还不如死在探索外域的途中罢了。

    或许现在的这些太上长老们曾经也是他这种想法。

    周胜如今就处于地元后期,接近大圆满的境界,只是已有多年没能再进一步。

    但是他并不着急,虽然以他现在的辈分算来,最新加入宗门的这两批弟子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师叔祖,但其实以他现在的岁数,在地元强者中,完全属于年轻一辈。

    他或许不是宗门同辈中最具潜力的人,但绝对是境界突破最快的人。

    他还有着大把的时光可以用来寻找着自己的机缘。

    “百胜子,你来宏观殿一下。”

    周胜所在的长老殿中,忽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这是他那个天元级师叔云龙子的声音。

    “是,师叔。”周胜盘坐在云床上,恭敬回道。

    青云宗属于道门一脉,所有的宗门中人在突破到先天后,都会被长辈赐予一个属于自己的道号,平日里在门中也是以道号相互称呼。

    而达到地元后期的境界后,就会自动晋升宗门荣誉长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长老殿,从此再也不用因为修行资源而在外奔波,宗门完全无条件供应支持。

    别看宗门荣誉长老的资格似乎极为容易获取,其实整个青云宗所有的荣誉长老加起来还不足三十人。

    也就是说,偌大的一个青云宗,地元后期的强者总数还不到三十之数。

    这是何等的悲哀?

    周胜的心中不由叹了口气。

    青云宗早就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云州霸主,那个顶级的仙武宗门留下的只有昔日偌大的宗门殿堂,实际上如今的青云宗已经差不多沦落为一个二流的仙武宗门。

    云龙子师叔突然找我过去,肯定是为了刚刚的事情吧。

    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周胜一边走一边想着事情。

    其实严格算来云龙子辈分比他大上好几辈,只是现在的宗门都以境界来折算辈分罢了。

    周胜很快就来到宏观殿门外,云龙子似是已经看到了他的前来,殿门已经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周胜走进幽深的大殿,殿门轰然关上。

    大殿尽头,一个面容枯槁的白发老者闭着双眼静坐在云床上,他穿着一件素白的道袍,整个人浑然没有一丝气息漏出,甚至连呼吸心跳都微不可闻。

    “见过师叔。”

    周胜恭敬行礼道。

    云龙子睁开双眼,眼眸中似是闪过一道电光,将整个幽暗的大殿都瞬间照亮。

    他缓缓开口道:“百胜子,我青云宗振兴的机会来临了。”

    周胜闻言惊讶的抬起了头,看着云龙子明亮的双眼。

    ………………

    哗啦啦...

    黄奇望着眼前不断奔流的黄色河水中不断沉浮的各种怪物,他的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兴奋过度所导致的身体反应。

    一个两米多长的黑色蜥蜴从河流中爬了上来,张开大嘴发出了婴儿的啼哭声,显得极为恐怖渗人。

    黄奇甚至在它张嘴的瞬间,看见它口腔深处有一个惨白的婴儿小脸一闪而过。

    蜥蜴直接从原地扑向了黄奇。

    咔嚓!

    随着一阵咀嚼骨骼的声音响过之后,那只蜥蜴消失的一干二净,原地只留下摘下了面具的黄奇。

    怎么感觉有些辣?

    黄奇张开了嘴巴,将舌头直接伸出了三十公分左右,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这景象怎么看怎么渗人...

    眼前的舌头表面上,一个个燎泡迅速的破灭溃烂,在强大的自愈能力下很快又恢复如初。

    刚刚那头蜥蜴的毒性那么大?

    黄奇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吃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把自己舌头毒到这种程度的怪物。

    虽然在强大的自愈能力下,舌头很快就恢复如初。

    原来不是被辣的,而是被毒的。

    想明白关节的黄奇一脚将另一只同样的蜥蜴踹进了河流中。

    现在这么多的怪物,自己也能挑挑食了。

    黄奇咧着恐怖的大嘴,狞笑着将一只正飞快的向河流中逃跑的黑色猿猴拎了起来,直接扔进了嘴里。

    地下暗河所在的空间极其宽阔,黄奇已经再度恢复了真身状态。

    “嘎!”

    随着猿猴的一声惨叫,它已经被黄奇嚼成了一堆肉沫子。

    “呸呸呸!!!”

    黄奇刚刚嚼了两口,就一口吐了出去。

    舌头上再次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燎泡。

    怎么这么背,又是个有毒的?

    黄奇不由郁闷无比,他干脆蹲在河边,眼看着一只背部长着人脸的古怪蜘蛛顺着河水流过,他一把从中捞了出来。

    滋滋滋...

    黄奇惊讶的看着被河水接触到的部位冒着大量的黑烟。

    这河水,有着如此剧烈的毒性?

    黄奇真身状态下,全身都被赤金色的鳞甲保护着,这层鳞甲就算被小邪的邪血溅到,也不会出现一丝的反应,此刻接触到这河水后,却冒出了大量的黑烟。

    虽然鳞甲依然好好的,但是黄奇明显感觉到鳞甲的强度在减弱。

    所以刚刚吃的那些东西其实没有那么强的毒性,只是因为全身沾染了这种黄色的河水?

    黄奇刚刚来到这边时,被满眼的怪物所吸引,没有关注这道地下暗河。

    此刻他才发现,这道暗河中,散发着一股极其强烈的荒凉枯朽的死寂气息。

    而且河水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力量,河流中众多恐怖的强大怪物,都像溺水的普通人一样,无力的被河水冲刷而过。

    其中不乏众多先天都无法匹敌的恐怖怪物。

    这道暗河绝对有古怪,黄奇心中也略微忌惮起来。

    为了验证河水是不是有毒,黄奇将手上的这只刚刚捞起,比人还大的蜘蛛扔进了嘴里,大嚼特嚼。

    他刚刚在前面吃了好几只这种大蜘蛛,也算是他的熟人了。

    蜘蛛背上的人脸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惨叫,就沉寂无声。

    “呸!!”

    他一口将辨不出原形的大蜘蛛吐进河水中。

    还真是这样。

    黄奇只觉得嘴里火辣辣的痛,让他不由想起了前世的红辣椒。

    “还真是熟悉的味道啊。”

    黄奇望着河中众多躲他躲得老远的怪物,心中纠结无比。

    最讨厌的就是吃辣了...

    啪!

    一巴掌拍晕一个被水流冲过来的怪物,黄奇将它扔在了身后的地面上。

    先放在一边爽爽水。

    虽然众多怪物们看见岸边蹲着一个这么庞大的妖魔,不由都纷纷远离着黄奇,奈何河水太过湍急,一些来不及避让的怪物从黄奇面前经过,都被一捞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