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零一章 阴气(第二更)
    随着黄奇的逐渐深入,妖尸的袭击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

    嘭!!

    一声炸响过后,黑暗的矿道中闪过一道炫目的火光,一头形态恐怖的妖尸全身不断灼烧着,惨叫着拖着被炸的剩下半边身子的残躯在地面打滚。

    矿道的黑暗深处,密密麻麻的窃窃私语声不断传入黄奇的耳中,似乎试图以此对黄奇造成精神上的压力。

    “去!”

    黄奇指尖燃起一点红芒,屈指将其弹射而出,红芒化作一道细长的火线射入黑暗深处,再度引发了小规模的爆炸。

    随着这声爆炸过后,那里再度恢复了寂静,那些窃窃私语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这个矿道似乎深邃的有点过分。

    黄奇发现了奇怪之处。

    虽然他不懂得关于矿道的挖掘设计之类的知识,但是从眼前矿道挖掘的粗糙程度来看,这明显就是不按官府安全标准来挖掘的矿道,这种矿道到了如此深度,坍塌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可是目前看来,这里不仅没有坍塌,而且似乎还颇为坚固。

    黄奇一边慢慢的走着想着事情,一边顺手清理那些伏击自己的各种妖尸,此时他身后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燃烧的正旺的人形火堆,伴随着的还有妖尸那独特的惨嚎。

    惨嚎回荡在这幽深的矿道中,也算驱逐了那份难言的寂静,只是莫名的让矿道显得更加阴森恐怖了。

    “咦,这是水声?”

    黄奇此刻忽然听到矿道深处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虽然还颇为微弱。

    他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转身向水声的那里走去。

    之前感应的那股波动,此刻又消失不见了。

    这个矿道里面四通八达,就像一个地下迷宫一般,若是一般人无意中闯进来,绝对会迷失在其中活生生困死。

    黄奇将自己走过的路线都储存在了芯片中,形成了一张简易的路线图,他不用担心自己胡乱改变方向会导致迷路。

    就算真的被困住了,直接现出真身将这座小山轰塌就是了,本就是一个小小的矿山,矿道再深还能深到哪去。

    随着越发的深入,一丝丝阴寒的气息开始逐渐变得浓郁,仿佛逐渐来到了寒冬腊月。但是这缕阴寒似乎又不是温度上的变化,而是灵魂上的感觉。

    黄奇感觉到一缕缕阴寒缠绕在自己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阴寒的气息愈发的增多,皮肤表面传来一阵阵麻痒的感觉,这是那些阴寒气息试图透过他的皮肤钻入他的体内所带来的触觉。

    黄奇不以为意,他知道这是这些阴寒气息的本能反应,只要随便来个带有体温的生物,它们就会自行缠绕而上,吸取生物的热量,逐渐熄灭生命之火,让其永远留在这个矿道中。

    “嘭,嘭,嘭。”

    前方的拐角处,一个小小的皮球忽然出现在了黄奇的眼前,慢慢向他滚过来。

    黄奇停下了脚步,白面覆盖的脸孔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缓缓蹲下来,捡起了滚到他脚下的皮球。

    皮球上面布满灰尘,脏兮兮的看起来颇为破旧,用不知什么动物的表皮缝制,显得有些粗制滥造,应该是一般人家自己缝制而成。

    这是一个真正的皮球,并不是什么幻觉之类的东西。

    只是随着皮球拿到了手上,黄奇感觉到一缕奇怪的气息从皮球上传了过来,悄悄的附在了自己身上。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后,黄奇抓着皮球继续向前面的黑暗中走去。

    走过了拐角处,皮球出现的地方,还是一点情况都没有发生,黄奇略微有些疑惑。

    他随手将手上的皮球扔到一边,直接走进了黑暗深处。

    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从石壁中钻了出来,她迅速抱起角落上的皮球一头就钻进了石壁中再次消失不见。

    费了半天的力气,对那个人施加的幻术没有起到一点作用,还把自己累了个半死。

    这种家伙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怨灵能够招惹得起的,还是早走为妙。

    流水的声音越发的响亮,黄奇也不由加快了一丝步伐。

    “呜...呜呜...”

    前方忽然想起了一丝女人的哭泣声。

    又来了么。

    黄奇走过前方的拐道,拐道角落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蹲在那里哭泣。

    哭声中带着极度的恐惧和痛苦。

    只是那身白衣在黑暗中显得过为苍白。

    “我好怕..这是哪里?”

    似是听到了黄奇的脚步声。

    女子背对着黄奇,全身不断的颤抖着。

    声音在矿洞中不断地回荡着,带来一丝别样的诡秘。

    “姑娘。”

    黄奇走到她身后蹲下来,一只手拍向她的肩膀。

    女子随之转过了头。

    她长有一张白净秀美的脸蛋,只是原本应该是眼睛和嘴巴的地方只剩下三个黑乎乎的血窟窿,血窟窿中隐隐看见蛆虫在其中涌动。

    “啊!!”

    一声极度惊惧的惨叫出现在矿道中。

    女子摔倒在地上,背部抵在石壁上恐惧地看着面前正对着她狞笑的怪物。

    “姑娘,你怕什么?”

    怪物眼中燃烧着赤色的火焰,随口说话间,一道道灼热的气流喷在她的身上,就将她烫的痛苦不堪。

    女子甚至感觉眼前这个怪物只要轻轻吹一口气,就能把自己烧死。

    “大..大王饶命...”

    女子这会儿的声音中带着真正的哭腔了。

    “你都已经死了,难道我还能再杀你一遍不成?”黄奇和蔼的对着她说,“问你几个问题,答出来我就放你走。”

    只是他的“和蔼可亲”,女子一点都没有感受的到,她连连点头。

    “大王请问!”

    “这矿道深处有什么东西?”

    黄奇似乎对女子脸上的血窟窿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看。

    “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刚刚到此处。”

    女子低着脑子,被黄奇盯得有些发憷。

    “哦。”黄奇摸了摸下巴,“也就是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女子下意识点点头,随后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又连忙摇头。

    “大王,我可能知道一点..啊...!”

    她的话尚未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已经被一团烈火烧成一团阴气,溢散在黑暗中。

    黄奇戴上了面具,重新走向了流水声传出的地方。

    这些厉鬼怨灵只是被此处的阴寒气息吸引过来的脏东西,和他想知道的那个没有一点联系。

    浪费自己的时间,直接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