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九十六章 问话
    黄奇注意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

    明心是在当夜就出现了异变,而不是经过十天的暴雨后才出现的异变。

    明心的变化,应该就是因为那个白骨洞穴里石台上的诡异图案了,那么金镇里面镇民们变化的妖尸呢?是不是也和那个白骨洞穴有关。

    只不过明心比那些金镇镇民幸运多了,那些金镇镇民白日里看似正常,其实却完全变成了腐烂怪物,而黄奇则可以肯定,眼前的明心在白日就是一个再为正常不过的小和尚了,就是现在变身结束后,也维持着清醒的神智。

    那道在自己眼中呈浅黄色的光晕到底又是什么,为什么对其他人没有一点作用,却又会让明心出现如此明显的反应。

    空心大师他们这些普通人应该看不到那道光晕,所以也不知道每晚明心的变化是由那道光晕引起的了。

    想必空心大师拒绝官差的邀请一同迁移,就是害怕明心会控制不住自己,对镇民们造成伤害。若是知道明心就是因为留在此处才有如此变化的话,空心大师恐怕早就带着明心有多远跑多远了。

    傻子才会留在原地和它死撑。

    “捕快大人,我还能恢复原样吗?”明心用希冀的眼神仰望着黄奇。

    黄奇沉吟道:“后来你们有没有再去那个白骨矿洞?”

    明心摇了摇头道:“我师父见出了这种事,刚准备带我重新去那里一趟的,就开始下起了暴雨,一下就是十天,等到暴雨停歇,路上积水退去之后,又听闻金镇爆发了瘟疫,结果再次被耽搁了,所以没有能去成。”

    黄奇知道这一切事情发展的源头,恐怕都与那个白骨矿洞脱不了干系了。

    “你还记得那个矿洞的具体方位么?”黄奇问道。

    明心摸了摸脑袋,恐怖的魔臂摩挲着小小的光头,莫名的给黄奇带来一种怪异的协调感,就好像这双粗壮的魔臂就应该长在明心这个小和尚身上似的。

    “当时我走到矿脉背面,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矿洞,那一面石壁上大大小小十几个矿洞,它不是最大的一个,也不是最小的,现在仔细想想,那个矿洞看上去就给我一种极为幽静的感觉,不是没有声音的那种幽静,而是心灵中的那种幽静。”

    明心仔细的回忆着说道。

    黄奇认真倾听着,将明心所说的关于那个矿洞的具体方位和特点全都记在了心里。

    就是不知道经过十天暴雨的积水灌溉,那里有没有发生其他的变化。

    很快明心就说完了,黄奇最后问道:“你可知道金镇上的瘟疫有什么内情吗?”

    明心一脸茫然道:“不就是暴雨受灾后有尸体没有及时清理才引发的疫情么,还有什么内情啊?”

    黄奇看明心样子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们师徒二人确实不知道金镇具体发生了什么。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黄奇说道:“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平日里还要隐藏好自己的异变,不要教别人发现了,我要去金镇上探明情况,日后还会再来找你,记住,哪怕是朝廷的人也不要告诉他们,懂了吗?”

    黄奇还想仔细研究明心的魔变一番,他可不想解决了任务回来的时候,发现明心被别人带走了。

    明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黄奇想了想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你这幅样子若是被我其他同僚看见了,有可能直接一剑杀了,就连你的师父也要被牵连,所以为了你的师父,你要隐藏好自己的秘密。”

    明心的两条魔臂又粗又长,他站着的时候两条魔臂能轻易的接触到地面,甚至还有要稍微弯曲一点,看在眼中说不出的怪异。

    明心这下子终于被吓到了:“我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黄奇满意的点头,转身向外面走去:“我走之后你的师父会很快恢复正常,你可以将我说的话跟跟他重复一遍。”

    “哦。”

    明心望着黄奇高大的身影渐渐远去,心头那股压抑感也随之逐渐消失了。

    而空心大师也从那副僵硬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而且对刚刚发生的一切还毫无所觉,看见原本趴在正在哭泣的明心忽然像没事人一样站在了那儿,他心里准备好想要劝慰的话也一下子塞住了。

    “师傅,你真的醒了。”明心开心道。

    空心大师一脸茫然,什么叫我终于醒了,难道明心终于连脑子也异变了,开始说些胡话了?

    “师傅,刚刚朝廷来了个捕快大人。”明心开始给空心大师解释了起来。

    经过他笨嘴笨舌的解释,空心大师终于算是听明白了,心中也不由冒出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让他在那一刻,永远停留在了自己的世界,对外界的发生一切都罔若未闻。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知道这是遇见了高人,心中也是转而变为高兴,看来明心还有恢复原样的希望。

    那位六扇门的大人既然说去金镇调查,想必也要不了多久,这短短几日的时间里,晚上明心应该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

    黄奇走出了空心大师的禅房后,并没有急着回去。

    他站在一颗树的顶头,望着金镇上方那片浅黄色的天空。

    那道光晕就扩散了一次,便再也没有见它扩散过了,似乎是每天只能扩散一次罢了。

    黄奇将怀中装有小邪的玉瓶掏了出来,拔出瓶塞将瓶口倾斜。

    一团黑雾自小小的玉瓶中滚到地面,直接现出小邪三米多高的真身,此刻它正服服帖帖地趴在地上面对着黄奇。

    黄奇望着前方的天空,也不看它,口中说道:“经过几天的相处,你对我也应该很是熟悉了。”

    “明天我会离开这里,去前面那处地方办一些私事,到时候我会把你留在我弟弟身边,守护他们的安全。”

    “你可以选择尝试着逃走,但是一旦做出这个选择后,你就祈祷着不要被我再次抓到。”

    说到此处黄奇低下了头,冷冷的俯视着小邪,眼眸深处泛着幽幽的赤色红芒。

    匍匐在地上的小邪似是感受到了黄奇的视线,身子颤抖的更为厉害了。

    “你的气息,我记得清清楚楚。”

    ps:感谢...自己对自己的支持,看票数今天应该又要加更了,大家努力投票!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