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九十一章 寺庙
    也就只有第一日里,黄奇他们遇到了铜陵镇迁移的大股部队,到了第二日,基本就只剩下零散的小股人马了。

    至于到了第三日,他们一路上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人了。

    路上还遇到了跟着百姓迁移随行的官差,见到黄奇等人还劝他们趁早掉头,以免白费时间,其余几人心中都有点意动,但是见黄奇全都笑着婉拒了,便都压在了心里没有提出来。

    那些官差见此也不再相劝,毕竟虎威营就拦在那里,到时候他们过不了关隘,浪费的还是他们自己的时间。

    在第四日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临时计划中的目的地,那就是铜陵镇附近山上的一间寺庙。

    之前那些官差就和他们说过,现在连铜陵镇也彻底封闭了起来,他们若是执意走下去的话,可以先到那间寺庙里寄宿一宿,到时候再看什么时候能放行。

    若是错过这间寺庙,他们只怕要在外面野宿了。

    虽然叫山,却是座矮山。通往山上的路用碎石铺砌而成,不是太过宽敞,但用来行走马车却也绰绰有余。

    胡大力驾着马车在碎石路上前进着,车轱辘碾压着碎石不断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黄奇透过窗户望向前方的天空,整片天空都被一片邪异的黄色气息笼罩着。

    那片天空之下,就是金镇所处的方位。

    黄奇凝重的望着那片天空,就算身处此地,他都能感觉到那里正在不断向外界辐射散发着一种死寂枯败的邪异气息。

    到底是什么东西,有着如此之大的影响力。

    自从将摄魂术修至大成,黄奇的眼睛就产生了某些莫名的变化,可以看见一些以前完全看不出来的东西。

    就像他现在每到一处大城之外的时候,一眼就可以看见城市上方汇聚的,似白云一般的庞大“人气”。

    还有像胡家庄上方的那股妖气。

    但是现在金镇上空的那种古怪的“气”,和一座大城的“人气”比起来,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宋境内安稳百姓安居乐业,一座大城的常驻人口一般在十来万左右,这还没算上那些流动人口。

    十来万人所汇聚的庞大人气,都比不上金镇上方的那种邪气,其之恐怖可想而知。

    这时候马车已经行到了寺庙外面,黄奇停下了思路走出了马车。

    听官差说,这座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不知为何缘故待在寺中不愿和众人离开,官差们劝说无果,只能随他们自行打算。毕竟朝廷也只是要求铜陵镇的人全部撤出,这两个和尚愿意待在这里就让他们待着吧。

    据说这个寺庙已经有很长的年头了,但是看上去并不破旧,应该是每年都有不断修葺。寺庙的方位与铜陵镇和金镇处于一个三角形状,从这里到两个镇子的路程都差不多,以方便两个镇子的百姓前来上香礼佛。

    黄奇领着一行人走进了大殿中,大殿里颇为简单,只有中央供奉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菩萨,正一脸悲悯地俯视着众人,菩萨面前两个老旧的蒲团,左边的蒲团前面还放着一个大号的木鱼。

    黄奇对着菩萨行了一个礼,胡大力和杜老也紧跟着行礼,只有顶着光头的黄真一脸不屑,对眼前的菩萨看都不看一眼。

    若是黄进在此又是一顿教训了,黄奇不是黄进,他虽然看见菩萨也会行礼,但不代表他信仰神佛,更不会强制要求黄真跟着他对泥塑雕像行礼了。

    他行礼的对象,从来都是心中的自己。

    大殿中空旷旷,没有一个人在此,黄奇便带领着三人向大殿后面的后院走去。

    还未走到后院,一阵悦耳清脆的琵琶声便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黄奇轻咦一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来到后院后,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和尚正坐在一堆木柴旁边,抱着一把砍柴的斧头痴痴的听着,一名身着素衣的女子背对着众人坐在一张石凳上,怀中正抱着一把琵琶弹奏。

    “原来是个不正经的和尚。”

    黄真不屑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他本来看见寺庙就心烦,现在看见这幅场景,心中更是莫名的火大。

    这一声直接打断了素衣女子手中的琵琶,小和尚也才发觉来了好几个人,连忙涨红着脸蛋站了起来。

    黄奇狠狠盯了黄真一眼,黄真吓得缩到了胡大力的后面。

    “几位施主。”小和尚手忙脚乱的放好斧头,站起来行了一个礼。

    黄奇也微笑着回礼道:“幼弟顽劣口出妄言,冲撞了小师傅和这位姑娘,还请两人不要计较。”

    小和尚连忙道:“施主言重了,小僧不敢。”

    素衣女子也转过身来,她相貌端庄,双眸似水,长长的秀发简单的扎束在一起从肩前放下,盖过酥胸,一身简单的素衣也掩不住其秀丽的姿色。

    女子抱着琵琶,嘴巴微微张开用手指着,然后摇了摇头。

    黄奇清楚的看见里面只有半截舌头在蠕动着。

    其余几人还有些迷惑,小和尚已经解释道:“这位女施主已经哑了,却是不能说话。”

    听此解释后几人方才恍然,望着女子的眼神不由都带着一丝可惜。

    如此温婉的女子竟然是个哑巴,实在是憾事。

    素衣女子向众人施施行礼,抱着琵琶离开了后院。

    黄奇道:“小师傅,我等此行欲往云州,听闻前方发生了瘟疫,所以想在寺中借宿几日,还望小师傅行个方便。”

    小和尚摸了摸头道:“原来是这样啊,借宿没问题,不过我师父说了才算数,我却是不行的。”

    黄奇问道:“那么大师现在何处呢?”

    小和尚说道:“师父去后山采药去了,看着天色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吧,几位施主先请坐,我去烧水沏茶。”

    后院有几个简陋的石凳,几人便依言坐下,黄奇连说不用沏茶,小和尚还是抱着劈好的木柴就直接跑进了厨房。

    黄真刚刚被黄奇瞪了一眼后收敛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嘴中嘀咕道:“我就没见过哪个和尚还让女人住在寺庙里的,大白天的还听着琵琶,真是伤风败俗。”

    黄奇见状,不由沉声训道:“永远不要对你看见的事情直接妄断,作出片面之言。你如今也有十岁,不再是懵懂小孩了。日后行走江湖不比家中,外面的人可不像姨娘姐姐们那般宠溺容忍你。做出任何言行之前都必须慎重!不然迟早为自己招惹祸端!你懂了没有?”

    看见黄奇这般罕有的严厉,黄真白着脸点点头。

    黄奇心中轻叹,这个弟弟打小就在溺爱中成长,日后少不得吃些苦头。自己眼看着他从襁褓婴儿成长至今,心中早已将他看的比亲弟弟还亲,是此世少有的牵绊之一,所以才会对他如此关怀,只是还需磨砺一番,不然实在难以让人放心。

    ps:感谢书友谁换冷酒劝清茶i和繁华落尽尽成空的500点打赏,还有书友血狱浮屠,书友20170410164650746的打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