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八十五章 交谈(千票加更)
    黄奇一时有些惆怅。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妖魔聚居地。

    那次尸鬼村庄当然不算数。

    仔细想想倒也不是没有原因,以往他每次出行,都是走的官道,唯有这次忽然改变路线,这才无意闯入其中。

    大宋当然不会让一群妖魔聚居在官道附近,虽然愿意融入大宋的妖魔和外域那些爱好生食人肉的同类完全不同,但是万一哪个家伙突然犯抽出点状况,那就相当麻烦了。

    黄奇猜测在整个大宋境内,像胡家庄这种聚居地肯定有很多。

    而且应该也只有像狐妖这种对人族基本无害的妖魔,才被准许安居在江南附近。

    就算如此,黄奇在整个庄子里也没有感受到一个地元级别的气息。唯有在庄子中央祠堂的方向,有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强悍气息,不过黄奇明显感觉那缕气息的主人不在此处。

    看来大宋对于妖魔部落有着独特的管理方法。

    收起了暗捕令牌,虽然已经出了江南,但是上面依然看不见一个任务。

    应该是此处离江南还是太近了。

    晚饭时分,胡老丈热情的招呼着众人,黄奇也让胡大力拿出了两坛上等美酒云梦生送给了胡老丈以作谢礼。

    此刻桌上就摆着一坛开封的云梦生,那个灰衣仆役正在给众人不停的满酒。

    满桌的菜肴全是由鸡肉组成,什么红烧鸡,宫保鸡丁,白斩鸡...

    其他几人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以为意,唯有黄奇心中无语。

    果然不愧是狐狸么,就这么爱吃鸡。

    “公子,老丈我敬你一杯。”胡老丈举着酒碗直接一饮而尽。

    众人略微无语,这都是眼看着他干下的第三碗酒了,胡老丈的脸本来就红,此刻更是红的如同染了颜料一般。

    黄奇也只得一饮而尽,旁边的胡大力连忙道:“老丈,虽然此酒不易上头,但再这么喝下去就要醉了。”

    胡老丈顺口就说道:“不灌醉怎么洞房。”

    听到此话,其余几人不由都瞪大眼睛看着胡老丈。

    胡老丈话刚离嘴就心道不好,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他连忙打了个哈哈道:“吃菜吃菜!怎么都还没动筷子呢?菜都快冷了,大家快吃!”

    这不都是因为你一直在敬酒敬个不停么。

    众人不由腹诽。

    黄奇略微无奈,就你这酒量还想灌醉我?你自己的尾巴都快漏出来了,再来十个你也别想喝倒我啊。

    胡老丈想到这个点子也是实属无奈,从胡魅儿得知黄奇就是传闻中的吟月公子后,他那沉寂不久的心思又躁动起来了。

    如此公子能来到此处就是上天的安排啊,将其收做美婿才不枉老天的一番心意,若是就此错过,那实在是憾事。

    可惜的是以他和胡魅儿的修为实在迷惑不了黄奇,毕竟他这么多年的诗书不是白读的。于是他就想到了这个馊点子,直接将黄奇灌醉,然后推入胡魅儿房中,先圆个房再说。

    唯一漏算的是,黄奇的酒量也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仆役眼看着自己主家喝得天旋地转,尾巴都快藏不住了,他连忙向众人告罪一声,将胡老丈架出了客厅。

    黄真撕咬着手上的鸡腿,对着黄奇道:“大哥,这老丈一心想把女儿嫁给你。他女儿又如此美貌,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

    黄奇笑道:“怎么,你心动了?”

    黄真撇撇嘴道:“我可没有这些心思,而且人家又看不上我。”

    黄奇摇摇头没有说话,安静的吃着自己的饭。

    他所追求的,从不是这些低级的乐趣,这些只会成为他前进道路上的阻碍。

    没有了胡老丈在一旁插科打诨,几人很快就用完了晚饭,回了各自的房间。

    黄奇服下了今日的玉液,再度开始了和小邪之间独特的交流,现在芯片已经将小邪的语言解析到百分之十五了。

    忽然他察觉到隔壁有些动静,接着便从窗户看见黄真翻着窗户走到院子里,院子中正坐着一道火红色的婀娜身影。

    胡魅儿坐在小桌旁,桌上放着晚间黄奇等人饮用的云梦生,她两手支着雪白的下巴,痴痴地望着空中的明月。

    “狐仙姐姐?”黄真小心的问道。

    胡魅儿也没有回头看一眼,依然痴望着圆月,口中回道:“是狐妖。”

    黄真辩解道:“才不是,说书人都说过,吃人的才是狐妖,不吃人的就是狐仙。”

    胡魅儿似是被逗乐了,她看着黄真道:“为了证明自己是狐妖,看来我现在得把你吃了。”

    说完那只火红色的大尾巴伸了出来,耀武扬威似的摇了摇。

    黄真心中却一点都不害怕,他一屁股坐到胡魅儿的旁边,还欲伸手去抓胡魅儿的尾巴。

    胡魅儿立刻红着脸把尾巴收了回去,口中娇嗔道:“小小年纪就学人家耍流氓,你真是吟月的亲弟弟吗?”

    莫名其妙被骂一句,黄真一脸茫然:“我怎么耍流氓了。”

    胡魅儿解释道:“女孩子的尾巴除了亲近的人,不能给人随便乱摸的。”

    黄真无语:“谁知道狐仙还有这种规矩啊,不知者无罪。”

    胡魅儿给了他一个白眼。

    黄真好奇道:“你真是狐仙啊,胡老丈是不是也是狐仙,他那么想把我大哥招做女婿,想来也是了。”

    胡魅儿吓唬道:“你知道的这么多,小心真被我吃了。”

    黄真扯开话题,好奇道:“你对我大哥好像没什么感觉啊,难道你的眼光高到连他都看不上么。”

    胡魅儿平日里本不会与陌生人随意交谈,今日只因心中思绪难平,加上喝了几口云梦生,外带黄真又是一个小孩子,不由将他当做的倾诉的对象。

    她眯着眼睛看着明月道:“谁说我对你大哥没感觉了,实际上我对你大哥这种男人最没有抵抗力了。”

    黄真疑惑道:“可是下午我大哥拒绝了你爹后,我看你还有点庆幸的样子啊。”

    胡魅儿痴痴道:“因为我的心呀,太小了,只够装下一个人,其他的人就是再好,也装不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