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六十一章 回家 下
    柳州与同州虽然相距不是太远,但是路上也耗费了两日。

    毕竟交通工具太为落后,拉车的两匹马经常需要休息,若是一个劲的就知道赶路,那到家后这两匹马基本也活不成了。

    第三日上午,胡大力驾驶着马车进入同州城,黄真从车厢后面走出来,站在胡大力后面扶住他的肩膀大喊道:“我黄二公子又回来啦!”

    马车两旁的人群顿时一片混乱,众多颇有姿色的女子恍如避瘟神般飞速逃离马车附近,就连路边一个摆摊的大妈都捂着脸低下了头,仿佛害怕被黄真看到一般。

    黄真看见这一幕脸色僵硬,嘴角抽搐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忽然觉得手下面胡大力的肩膀用力耸动着,黄真大怒,拍了胡大力一脑袋瓜子道:“要笑就笑!憋着干嘛。”

    “咳咳..咳。”胡大力憋得太厉害,被黄真一巴掌拍下来不小心岔了气,脸红脖子粗的费力咳嗽着。

    “都快到家了还不安分,准备好怎么应付爹了?还不快进来。”黄奇淡然的声音从车厢里飘了出来。

    黄真愤愤不平的钻回了车厢道:“我的名声有这么差吗?一个个见到我躲都躲不及,气死我了。”

    回来路上的两天,黄真逐渐恢复了一些孩子心性。

    黄奇笑道:“谁让你以前仗着年纪小,在街上到处摸人家姑娘屁股的,如今闹得满城皆知黄家二公子是个大色胚。风言风语越传越歪,指不定现在的你被传成什么样子了呢。”

    黄真哼了一声:“还不是大哥你太过完美了,就像本来只有一点小小的污渍,但是粘在了大哥你这块美玉上就特别显眼了,哎。”

    黄奇惊讶的看着黄真,赞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见地,看来大哥我小瞧你了。”

    黄真傲娇的抬起头,鼻子敲上了天,心中颇为得意,大哥也终于夸自己了。

    突然车厢外面又是一阵骚乱,有个眼尖的认出了胡大力,叫道:“那不是吟月公子的跟班吗?吟月公子肯定也在车厢里!”

    原本还在远离马车四散的姑娘们听见这番话后,哗啦啦又聚集过来,冲着车厢大喊。

    “吟月公子。”

    “公子我好喜欢你。”

    “一边去,公子是我的!”

    “死三八!也不照照自己的德行,公子看的上你?”

    “啊!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

    胡大力见状连忙快马加鞭,迅速逃离混乱战场。

    黄真郁闷的看着后面那群追着马车就为了见黄奇一面的女子们,刚刚得意的心情瞬间全没了。

    哎,人比人,真的气死人。

    黄真老气横秋的叹着气,两眼无神的看着车厢顶部,旁边的黄奇摇了摇脑袋,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很快就赶到了黄府大门处,黄奇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看见福伯和几个家丁正站在门口候着。

    “大公子。”福伯等人喊道。

    黄真也随后走下了车厢。

    “二少爷。”

    “……”黄真瞪眼,“叫公子!”

    福伯几人面面相觑,平日里都是叫的少爷,不过还是依言道:“二公子...”

    胡大力驾着马车去了侧门,黄奇带着黄真大步走入大门。

    福伯在后面紧紧跟着,道:“老爷知道公子你们今天到家,已经等候多时了。”

    黄奇出发之前给家中派发了信件。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福伯又接着犹豫道:“二公子最好做个心理准备。”

    这话听得黄真眼皮一跳,他开始不安起来:“老头子给我准备了什么见面礼?”

    福伯轻咳一声:“没什么,就是让二公子有个心理准备罢了。”

    黄真不依,闹着非要福伯说出来,福伯一路紧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黄真也无可奈何。

    黄奇先走进了前厅之中,只见一脸富态的黄进半靠在太师椅上捧着一盏茶,轻轻的吹着气。

    “爹,我们回来了。”黄奇瞥了一眼黄进手边的..狼牙棒?

    黄进连忙放下茶盏,站了起来迎上来:“我儿一路辛苦了,这才几天没见就瘦了这么多,要多补补啊。”

    十年过去了,由于黄进基本放下了家中的生意不用操劳,加上颇为喜欢钻营养生之道,现在六十来岁的他竟然还是一头黑发,整个人精神状态极佳。

    黄奇笑道:“我能吃什么苦,爹你坐下。”拉着黄进,坐到他旁边。

    这时,黄真从门口一闪而过。

    “爹我也回来了,你跟大哥慢慢叙旧,我先回房了哈。”

    “进来!”黄进暴喝一声。

    黄真缩着脖子乖乖走了进来。

    “你还知道回来啊!”黄进沉着脸喝问,此时的他倒也颇有威势。

    “这待遇差别的也太大了。”黄真嘀咕道。

    黄奇品着丫鬟端给他的茶,也不说话。

    “还敢顶嘴!”黄进猛地一拍桌子,“你要是能有你大哥一半这么让我省心,我会这样?”

    黄真站在前面乖乖的低着头,接受着黄进狂风暴雨般的言语轰炸,不过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说教了半天,黄进似是口渴了,喝了一口茶撸起袖子就要提着旁边的狼牙棒,吓得黄真往后跳一大步。

    黄奇见状连忙拦住:“爹你别生气了,你还不向爹认错!”

    黄真低着头道:“我知道错了嘛。”

    黄进费了老大的力都没能提起狼牙棒,气的一脚踹翻,对黄奇道:“你不知道这个混小子都干了些什么啊。”

    黄奇安慰道:“不就是离家出走嘛,小孩子在外面已经得到教训了,爹你就放过他吧。”

    黄进气道:“光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个兔崽子跑之前还在人家大雄宝殿里佛祖脚下撒尿!用墨水在佛祖脚上写上老秃驴!你说这还得了?”

    “谁让他们剃我头发。”黄真微不可闻的反驳,只有黄奇听见了

    黄奇无语的看着撇开目光不敢和他对视的黄真,难怪黄进今天狼牙棒都拿出来了,敢情这小子做出了这档子事。

    黄进这几天来一心向佛,黄真这么侮辱佛祖他能忍?

    不过黄真毕竟是自己唯有的两个儿子之一,加上黄奇的劝阻,黄进终于放过了黄真,但是另外的惩戒却是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