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五十七章 击杀 下
    “大人!不要逼我!”张庆的脸色愈发的疯狂,将黄真箍的更紧了,黄真的小脸都被憋得通红。

    场中无言,只有越来越大的狂风呼啸而过,不断发出鬼哭狼嚎般的风声。

    将军来柳州驻扎多年,这个季节中从没有遇到过如此风势,他知道这狂风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身前这名暗捕带来的被动影响。

    张庆抓着黄真小心翼翼的往外挪着步伐,众多血狼卫知道黄真地位不同寻常,得不到命令的情况下也不敢轻举妄动。

    血狼营处于一个大型山谷之中,此时虽然艳阳高照,山谷当中却诡异的寒气逼人。冷冽的寒风从张庆脸色刮过,他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着将军和暗捕,慢慢向张青那里移去。

    暗捕忽然又发声了:“张庆,你知道自己犯下了何罪吗?”

    张庆咬着牙狰狞道:“罪?什么是罪?触犯大宋律法就是犯罪吗?可是律法从来都是为弱者制定的框架准则,是上位者维护自己利益的工具,如果身为强者那么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追究罪责,所以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犯过什么罪行!”

    暗捕听完后,居然拍起了手,点头称赞:“你说的确实不错,在这个世上,只有弱者才会被世俗条框所约束,强者则可以随心所欲无所不为。”

    随后声音直接转冷:“你唯一错误的地方在于,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而弱者,只能选择臣服!”

    随着这句话说出后,一直高度紧张的张庆突然闷哼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脸色变得惨白,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人狠狠重击了一下,绞痛难忍。

    手中的魔剑更为用力的贴在了黄真的脖子上,张庆怒吼道:“将军!你不想黄家小公子死在这里就放我离开!还有你们这些人,都退后!”周围的血狼卫有的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了,他们望向将军,在将军的示意下只能向后退散。

    将军望向暗捕,开口想说些什么,被暗捕抬起手止住话语。

    暗捕突然叹息一声,那男女混杂声音下发出的叹息说不出的古怪难听。

    “其实...原本你不用死的....”暗捕的声音在张庆耳中如同九幽传来。“可是,你非要找死,我也没办法。”

    随着话语落下,张庆一直表现疯狂的脸上忽然一僵。

    众目睽睽之下,张庆双腿一软,跪在了刮满碎石的地面上,眼鼻口耳中,七道血线缓缓流下。

    全身的皮肤上慢慢地变成血红一片,那是无数的鲜血渗透出了皮肤所造成的骇人景象,此时的张庆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

    风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

    张青在原地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地面,目呲欲裂地看着自己弟弟七窍流血重重跪下,激起地面一片灰尘。

    张庆知道,刚刚一瞬间,自己的心碎了。

    心脏突然猛地跳动,然后直接在胸膛炸开,随之全身的血管也跟着炸裂,剧烈的痛苦席卷了全身,流出的鲜血将地面渗透的鲜红一片。

    后天武者强大的身体让他没有在心脏爆炸的一瞬间死去,费力的抬起沉重无比的头颅,用着那双已经被鲜血模糊的双眼望着张青的方向,张开不断喷涌着鲜血的嘴巴,嘴唇微动好像想要说些什么。

    张青的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他捂着自己的嘴巴,望着弟弟蠕动的嘴唇,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是他知道弟弟想说什么。

    大哥,这么多年来,我拖累你了。

    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狂泻而出,张青感觉此时心口的痛苦远远甚于刚刚被攻击的那一瞬间。那种痛只是作用于肉体,而这种痛,深深植入于灵魂。

    噗呲!

    一把血红色的长剑直接抹断了张庆的脖子,张庆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无头尸身倒了下来。

    黄真手上握着原本张庆用来挟持他的魔剑,脸色占满了张庆脖颈中喷出来的热血,气喘吁吁。虽然魔剑极其锋利,他一个十岁的孩子斩下成人的头颅,还是很费力气的。

    这一幕发生在一瞬间,众人都没有注意到黄真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魔剑,满脸恨意一剑直接斩下。

    “不!!”

    张青满眼布满血丝,眼睁睁看着弟弟被人重创,现在又被直接斩首,他不顾仍在疼痛的胸口,直接冲向了黄真。

    嘭!!

    将军出手了,他直接一掌印在状若疯狂的张青胸口,将其打飞出去,张青远远落在了地上。

    其实将军用上了巧劲,并没有痛下杀手,朝廷现今与各大宗门的关系颇为微妙,将军不想凭生事端。

    将军望着躺在地上身首分离的张庆,眼中掠过一丝无奈,沉声道:“大人,现在你满意了吧?”

    黑袍暗捕没有说话,走到黄真面前伸出了右手,将军的心又提了起来。

    黄真乖乖的将手中的魔剑交给了暗捕,然后迅速跑到将军身边。

    黑袍暗捕缓缓开口道:“张庆此人死有余辜,他建立的青龙会在过去三年中,在整个同州境内至少诱拐一千三百多年幼童。此等罪大恶极之辈,不是将军该怜悯的对象。”

    将军虽然知道张庆的青龙会以前就是为赤血教诱拐儿童的,但是也没想到居然有如此数目,他沉着脸一言不发。

    黑袍暗捕提着魔剑缓缓走出谷口,路过躺在一旁的张青时看都没看一眼,张青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魂魄,躺在地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

    将军阴沉着脸吩咐手下将张庆的尸首收拾起来,带着黄真回了血狼营,今日他要亲自把黄真送回他大哥那里。

    不多久,载着黄真和将军的马车从血狼营中驶了出来,黄真坐在马车中,用手拨开帘子,望着坐在路边静静抱着装有张庆尸首尸袋的张青。

    张青似乎感觉到了黄真的目光,抬起头用木然的眼睛死死盯着黄真,布满血丝的眼睛中压抑着深深的仇恨。

    黄真用漠然的眼神对视着,两人的视线直到马车驶出了山谷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