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五十六章 击杀 上
    柳州城外,一个废弃多年的采石场,血狼营就驻扎在此处。

    张青正在与张庆告别,他来柳州已经耽误好些时日了,本身还有任务在身,只是不放心弟弟,如今见张庆在血狼营中基本站稳了跟脚,才放心准备离开。

    两人站在血狼营外说着话,忽然看见一个汉子驾着一辆马车驶入了血狼营,张青有些惊讶:“那马车上是什么人,竟然可以随意出入军中?”

    张庆看了看道:“马车上没有朝廷的标志,外面值守的血狼卫都没有查探一番就给放行了,柳州有这种待遇的也只有那位吟月公子了。”

    张青恍然,他也听说过这个吟月公子,据说学识文采世间少有,就连很多钻研了大半辈子的鸿儒都承认自己不如他。那天晚上还见过一面,将军对此人确实颇为信赖。

    他摇了摇头道:“可惜这位吟月公子终究是个凡人,与我等到底还是两个世界的人。”

    张庆知道自己大哥说的不错,但自己毕竟还是一个后天武者,没有真正接触到张青那种眼界,还是没能拥有张青这样无视世俗权势财富的超然心态。

    兄弟二人又说了几句后告别,张青看着弟弟反身回了血狼营,才开始向外走去。

    一阵碎石滚动的声音响起,张青不由转头望向另外一边的小路,看到来人后,他瞳孔不由一缩。

    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穿着一身黑袍的强壮身影,踩着碎石出现在小路上,一步步向血狼营走去,虽然全身没有散发出一丝强者气息,但那高大强壮的身影仍然给张青带来一种凶悍绝厉的感觉。

    黑袍白面,六扇门暗捕!

    张青听过宗门长辈对暗捕的描述,他知道在暗捕黑袍笼罩之下,至少都是地元层次的邪魔外道。真正的穷凶极恶之辈,六扇门甚至一度因为暗捕的存在,被天下宗门称之为魔门。

    暗捕来血狼营做什么,张青脸色变幻不定,他想到自己弟弟和赤血教之间的关系。

    只是将军已经承认将张庆收入血狼营,应该已经算朝廷中人了,暗捕此番前来不会是与张庆有关吧。

    张青心中惴惴不安,望着那个走进血狼营中的凶悍身影,想了想还是选择跟了过去。

    暗捕在血狼营外被拦了下来,不过值守的两名血狼卫显然认出了暗捕,很快就有一个人跑进去通报了。

    没过多久,张青就看见一身血红披盔戴甲的将军走了出来,腰间依然挎着那把夺目的巨型魔刀。

    “不知这位大人来我血狼营中所为何事?里面请。”将军很客气的称呼暗捕为大人,并不代表暗捕的身份地位高,而是因为将军尊重强者才采用如此称呼。

    “将军不必如此客气,今日我为六扇门任务而来。”黑袍下传出了一道男女混合的古怪声音,似是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一同说话一般。听得张青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听闻将军收容了一名赤血教余孽,我就是为了此人而来。”暗捕说完这句话后,张青豁然色变!

    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他连忙看向将军,看将军有什么样的回应。

    将军一脸迟疑,凝声道:“大人,你说的那人并未正式加入赤血邪教,而且也已经叛离并投入了我血狼营麾下,如今算是朝廷中人,还让大人失望了。”张青不由轻舒一口气,继续紧张地看着后续反应。

    黑袍暗捕沉声道:“既然将军这么说,那就请把他的专属军符拿出来给我看一下,看见军符我就不再追究。”军符是大宋军人的“身份证”,只有像血狼营这种精锐军队中,军人才会有着自己的军符。

    将军脸色一变,回道:“大人,此人入我血狼营中时日尚短,还没有正式的编制,所以尚无军符在身。”

    暗捕的声音冷冽下来:“既然无军符在身,那就当属赤血余孽!将军莫非要我自己亲手进去搜拿?”

    随着暗捕这道冷冽的声音,山谷中的温度都骤然降低了下来,无由的刮起一道旋风,卷着砂石从血狼营前面路过。

    虽然将军魁梧的体型丝毫不弱于黑袍暗捕,但是在气势上却天差地别,仿佛成了一个仰望成年壮汉的幼童。

    张青强行压下心中的惊惧,在后面大喊道:“将军!你答应过他....”

    “哼!!”

    话未说完,暗捕一道冷哼直接在张青脑海中炸起,他的心脏忽然猛地强力一跳,那一下似乎要直接冲出胸膛一般。张青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倒在地,鼻血不可自抑地流了出来。

    将军脸色阴暗地看着无形中就遭受重创的张青,连暗捕使出的什么手段都没有发现,只能答应要求,让一名血狼卫进去将张庆唤出来。

    只是不知怎么回事,营中传来一阵骚乱,将军回头望去,不由大怒!

    张庆竟然又挟持住了吟月公子的弟弟黄真,一脸疯狂之色,在众多血狼卫持械对峙下,一步步向营外走来。

    “张庆!你在干什么!”将军怒吼道。

    吟月公子这几天就要回同州了,今天特地让自己弟弟带着礼物亲自上门感谢将军,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还不快放了小公子!”黄真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挟持,将军都不知日后如何面对吟月公子。

    张庆一脸决绝,将魔剑紧紧贴在黄真的脖子上说道:“将军,不要怪我!既然这位暗捕大人不愿意放过我,我只好做此下策了。”黄真被挟持着也不惊慌,一直很安静,唯有一丝慌乱被压在了眼睛最深处。

    将军脸色阴晴不定,他是绝不希望黄真在他手下出事的,可是目前场中他说了不算,这个暗捕才是重要人物。

    “呵,将军,这就是你要保下的人吗?”暗捕的声音从黑袍之下传出,满满的都是嘲讽。

    ps:一个上午就涨了七个收藏,这还是在分强期间,作者君已在厕所哭晕.....求推荐收藏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