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四十七章 夜探(下)
    黄奇惊讶的看着背后那个面色苍白,一脸呆滞的男人。

    “这种气息,这股味道....”黄奇半眯着眼睛仰起脸在空气中嗅了嗅。

    “想必你就是那个赤血教圣使,冉天纵吧?”

    随后黄奇好奇的望着对方脚边地上的碎片问道:“你好像有东西坏了,需要我帮助吗?”

    冉天纵的大腿小幅度的颤动着,他很想直接拔腿就跑,但是他不敢,因为他清楚的察觉出了一丝挥之不去的杀意紧紧地萦绕着他,如同一条潜伏在黑暗中的毒蛇,只要他稍有异动,就会招来对方的雷霆一击。

    最重要的,是一股足以逼疯人的恐怖压迫感,正从对面那个普通公子身上溢散而出,他一身的内力修为竟然都被死死压住,分毫调用不得。

    看着对面那个一脸人畜无害模样的俊俏公子哥,冉天纵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回道:“就不用麻烦大人了....”

    黄奇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开始就是轻笑,后来笑声越来越大。

    冉天纵站在那也只能尴尬的陪着黄奇笑,然后就看见黄奇的嘴巴随着笑声越咧越大,到最后眼睁睁地看着黄奇的嘴巴都快裂到了耳根处,冉天纵再也笑不出来了。

    整个大厅中只剩下了黄奇癫狂的笑声,冉天纵的身子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就差直接跪下了。

    黄奇猛然停住狂笑,冲着冉天纵冷冷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吗?”

    冉天纵望着黄奇裂到耳边的狰狞大嘴,和口中细密尖锐的尖牙,牙关打颤道:“不..不知。”

    “费了我好大的心思,花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的小老鼠,今天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你说我该不该开心?”黄奇面无表情的伸出右手,拨弄把玩着暴涨的赤金色利爪随意道。

    随着黄奇冷漠的话语钻入耳朵,冉天纵感觉整个大厅温度似乎都降了下来,他都快哭了。

    “大..大人。”

    “叫我公子!”

    话还未说完,就被黄奇打断了。

    冉天纵望着黄奇恐怖的嘴巴和非人的利爪,只能带着哭腔的叫道:“公子....”

    铮!!

    两根利爪相弹,激起一串火花。

    “那么,你选择怎么死?”黄奇缓缓站起了身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大厅中的温度瞬间暴降,一时间所有的热度似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瞬间如此强烈的温差变化,甚至在大厅内卷起了一阵强烈的气流,将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几根蜡烛直接吹灭,使得本来就昏暗的大厅变得漆黑一片。

    唯有天空偶尔闪过的几道电光,将大厅照印的犹如白昼,但很快又重归黑寂。

    冉天纵似是终于承受不住,扑通一声直接跪下,哭喊道:“公子!请给我一个机会!!”

    黄奇还维持着现在的体型,只是某些部位已经变得极度狰狞,在偶尔闪过的电光照耀下显得更为恐怖,他冷漠地说道:“给你一个什么样的机会?”

    冉天纵赶紧回道:“小人虽然无用,但好歹也是一名地元武者,哪怕大人拿我用来跑腿也远比一般人快的多啊!”

    黄奇此时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的惜命程度,他也没打算直接宰了这个冉天纵,毕竟还想从他身上捞出赤血教的传教真功,直接杀了也太过浪费。

    黄奇轻笑道:“如此惜命,你身为一个地元强者的强者尊严呢?”

    冉天纵见黄奇没有直接杀他的意思,心中不由轻舒一口气,回道:“对小人来说只要有命在就什么都好说,强者尊严这种东西对现在的我来说还太过遥远了,和我一同入教的十几个人中,如今死的就剩下了我一个,全都是因为小的不会在意这种毫无意义的尊严的原因。”

    黄奇无语,这年头搞邪教的也是高危行业啊,这生还率实在太惨了点。

    黄奇重新盘坐下来,给自己斟了杯酒道:“你这个人有点意思,到我这边来吧。”

    冉天纵刷刷刷直接用膝盖迅速爬到了黄奇面前,让黄奇又是一阵无语。

    黄奇喝着酒不发话,冉天纵也不敢有什么表现。

    虽然眼前这个公子哥已经不再是刚刚那副恐怖的形象,恢复了正常人的形态,但是那股无形的压迫感却一丝都没有减少,依然压在他的身上,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身上那般沉重。

    让他不由想起了那些在教部潜修的天元老怪物,每次去觐见也是如此般沉重的压迫感,眼前这个公子哥绝对也是一个天元级别的恐怖存在。

    到了黄奇近前,冉天纵才知道为何屋子里突然如此之冷。原本离得尚远还不在意,现在一靠近,顿时感觉全身一丝一缕的热量正不断被黄奇吸入体内,让现在不能运功抵抗的他不由感觉浑身开始冰凉。

    喝完了手中那壶酒后,黄奇才开口道:“据说你们赤血教每人都有一把自己祭炼的魔剑?”

    冉天纵连忙答道:“回公子,却是如此。”

    “把你的剑给我看看。”黄奇道。

    冉天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恭敬道:“公子稍等,还请公子稍微松开一点对小人的压制,让小人好拿出给公子观摩。”

    黄奇点头,将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息稍微收敛一点。

    冉天纵直接从眼前空气中虚握一拔,一把血剑就被他从无形虚空中拔了出来,然后冉天纵双手举起魔剑,恭敬的高高奉上。

    黄奇接过那把血色的魔剑,放置于身前的案几上仔细端详起来。

    冉天纵见黄奇收下魔剑后,便低着头垂着眼睑,不知在想着什么心思。

    此魔剑长约三尺多,剑身乌黑黯淡,血色的菱形暗纹布满剑身,并给人一种血液正于暗纹中流动的感觉,一眼望上去说不出的邪戾。

    黄奇的眼中,一缕缕黑色的气息从剑身中散发而出,形成一条条黑色的毒蛇模样向自己缠来咬噬,他知道这是由于杀戮过多所形成的邪气自动伤人,伤人神魂,普通人被咬一口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当场丧命。

    不过这些邪气却完全寝蚀不了黄奇,往往刚刚靠近黄奇的肉身滋滋消逝于无形,但这些邪气属于没有意识的东西,还在源源不断的缠向黄奇的身子,又不停的被黄奇无意散发的气息所冲灭。

    “这把剑直接注入内息就行了吗?”黄奇问道。

    冉天纵低着头,恭敬回道:“确实如此。”

    黄奇握住魔剑,开始尝试着将体内的内息注入魔剑之中。

    魔剑上的血色暗纹开始鲜艳起来,并且如同血液一般在剑身流动。

    黄奇面色忽然一变!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魔剑中传来,魔剑剑格之上竟然伸出了几根血色的恐怖尖刺,宛如活物般向他握剑的手上猛然扎下!

    “血煞·重元!!”

    冉天纵暴喝一声,血红的双掌猛地打在了黄奇的胸口!苦修多年的内劲狂泻而出,尽数冲入黄奇的体内。

    随后他也不看战果,毫不犹豫反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