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四十六章 夜探
    黑夜之中,大雨纷纷。

    阴沉的乌云似要将天压塌,持续了两个时辰的暴雨还没有一丝减弱的迹象。黑暗的街道中,不时有一两个行人披着蓑衣匆匆走过,很快就不见一丝踪迹。

    就连平日里每逢一个时辰便巡过一次的巡捕,也被这大雨阻拦了脚步,今夜除了一开始出现两次后,便躲在了衙门不愿再次出门。

    内城中此时也就那些大大小小的赌坊还是一如往日的火爆,就连各个青楼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没有几个人愿意在这种天气大晚上的跑出来寻花问柳。

    甘泉街上,一个披着蓑衣的行人正在匆匆赶路,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路人,两名躲在一个牌坊下的巡捕只是略过一眼就不再关心。

    可若是仔细上前查看就会发现,这人身上的蓑衣竟然滴水未沾,在他体外似有一层无形的薄膜,所有的雨水都被这层薄膜所阻挡,再顺着流下。

    圣使继续做着一副匆忙赶路的样子,向轻烟阁的方向走去。

    趁今夜如此暴雨掳走黄真,很多追踪的秘法秘术都会失去作用,简直最为完美不过了。

    更何况今夜吟月公子宴请城内诸多权贵,包括那个将军,此时恐怕都已经沉醉在温柔乡中无法自拔了。

    血狼营也早已调出城外,行动得手后自己便可以一遁千里,柳州没人能追上自己的脚步。

    唯一要防范的就是,这也可能是一个钓鱼的饵料,不过圣使心思缜密,有着丰富经验的他相信自己绝对能识破任何陷阱。

    很快就到了轻烟阁处,圣使直接飞到一座阁楼之上,从怀中拿出厌魔石运起秘法,寻找黄真所在的方向。

    轻烟阁实在太大,满眼望去尽是大大小小的阁楼,这些都是轻烟阁众多姑娘们的私人居所,圣使望过去实在眼花缭乱。不过只要有厌魔石在手,只要向着厌魔石反应最大的地方前去就可以了。

    得益于暴雨的原因,轻烟阁后庭中没有一个人影,姑娘们都紧紧关着门窗,圣使都不用太过掩人耳目。

    不过谨慎的性格还是让他每走一处便寻个地方停下,然后用自己特有的武道神通圆光术配合秘法,查探一番附近有没有强者隐匿,等到确认安全后再继续顺着厌魔石前行。

    一路不过方才走了一百多米,就驻足查探了三次,而且脸上还没有一丝不耐之色。这等谨慎的性子,也难怪六扇门都为之头疼,听到是他直接选择放弃搜捕缉拿。

    这轻烟阁也实在太大了吧?饶是以圣使这般性子,在后庭绕了七七八八后也不禁有点郁闷。

    也不知是哪个家伙设计的,弄出这么多回廊小道,绕了半天圈子离自己原来的地方还没有多远。

    圣使郁闷的要吐血,本来应该用轻功在上面直接飞过去,但那种“招摇”的行为一直是他所拒绝的,目标太过明显,如果真有埋伏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无奈之下,他只能跟着厌魔石的指引继续绕着各种圈子小路。

    大厅中的黄奇尚不知后庭正在发生的事情,此时的他正用筷子敲打着面前的酒杯碟盘,悦耳的叮咚声从各种碗碟上跃出,竟然完美的配合着场中众女的音律,形成了一首独特的交响乐。

    斟酒的诗儿迷醉地看着黄奇的眼睛:“用随手拿来的杯碟演奏出如此完美的曲乐,这世上也只有大公子能做到了。”

    黄奇敲上最后一个休止音符,一曲完结。

    诗儿温柔地依靠着黄奇,手上的玉杯已经再度盛满美酒,送到了黄奇嘴边被他一饮而尽,薄纱下高耸的月白肚兜因为太过紧贴黄奇已经变成了莫名的形状。

    黄奇不知怎地,突然觉得意味索然,抬起手挥了挥道:“你们都退下吧,让我一个人喝一会儿。”

    众女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好好的公子就让自己等人离开,诗儿向众女道:“公子这几日操劳过度,应当是过于乏了,我们就先退下吧。”

    然后又在黄奇耳边轻柔问道:“公子不如留两个姐妹在这里为你斟酒吧。”

    黄奇摇摇头道:“算了,下次吧,今日没有那番兴致了,你们也回去早点休息。”

    八美只能失望的抱着各自的乐器走了出去,公子这几年难得来一次轻烟阁,自己等人还是没能把握机会。

    柳如烟在后面一手撩着珠帘,看着黄奇独自斟酒的背影,不由轻叹一声,放下珠帘后留下了黄奇一人。

    黄奇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今夜不过待了这点时间便有所沉迷,看来自己的内心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啊。

    喝下一杯对他来说没有半点作用的美酒,黄奇掏出了怀中的暗捕令牌,无聊的把玩着,脑子正在思考下一步是先想办法兑换一门寻人的秘法,还是一门强悍的内功。

    要是抓住那个赤血教余孽就好了,说不定能把那个血炼真经拿到手,黄奇惆怅的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饮下。

    虽然六扇门已经基本放弃抓捕那个冉天纵了,但是区域任务还没有撤销,依然处于可执行状态,而且也已经由原来的未定品变成了玄级任务。

    本来像冉天纵这种初入地元的人物,以六扇门对暗捕的压榨程度,只能算一个黄级任务,奈何此人的油滑给他大大加分,硬生生被提为了玄级任务。

    得找个借口离开江南这片地方了,不然任务实在太少,这样下去自己的武道提升速度实在太慢了。

    要是那个冉天纵能自己送到我面前来该有多好。

    黄奇想入非非。

    另一旁的冉天纵郁闷的要吐血,在后庭绕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子后,终于接近了目标所在,而且居然就是轻烟阁的大厅。

    要知道他就是从这里绕到后庭再开始寻找的……

    不提心中郁闷,冉天纵收起了厌魔石,直接从后面进入了前厅。

    “不是说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么?”

    冉天纵一愣,望着前面那个背对着自己独自喝酒的白衣公子,明显不是黄真那个光头啊。

    只是怀中的厌魔石不知为何,变得前所未有的灼热。

    冉天纵忽然想起曾经听过的某个秘闻。

    他不由咽下一口口水,略带颤抖地掏出了怀里的厌魔石。

    只见平日里最多发出淡淡白晕的厌魔石变得殷红一片,一丝丝细小的裂纹开始慢慢出现在厌魔石表面。

    嘭!!

    厌魔石炸了,冉天纵脸色苍白的抬起头望着前方。

    那个背对着他斟酒的公子不知何时也已回过了头正看着他,狭长的眼睛在略显昏暗的大厅中,竟闪烁着幽幽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