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四十五章 心醉
    黄真足足睡到了晚上才醒,在此期间黄奇一直待在附近一步不离。

    茫然的听着黄奇给他讲述了发生的事后,喝下一口俏丽婢女喂给他的参汤,黄真挠着自己的光头道:“小雪和那个死要脸的说过他们宗门在哪儿么?”

    这就是你一醒过来最关心的事?

    黄奇无奈的看着黄真,摇头道:“小雪和小彦没有说自己的师门在哪,他们说了以后练成武功就会再来找你的。”

    黄真略微伤感的低下头:“虽然我不练武功,但是也知道武之一路没有止境。姐姐上山快十年了,现在回来说自己也不过是初窥门径,那个每年都喜欢来和大哥你探讨琴艺的仙子姐姐,还有那个榆木脑袋和尚都是天下资质一等一的人物,终日所求也不过是武学更进一步。小雪他们纵然天资再高,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武功有成,再来找我呢?”

    黄奇默然不语,他知道两个孩子在黄真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黄真自幼在众多姨娘与姐姐的宠溺下长大,没有年龄相合的伙伴一起成长,身边又尽是一些溜须拍马之辈。此次自己初次涉足江湖便为两个孩子所救,心中本就存满了感激,加上两个孩子恰好与他同龄,一路相处下来便收获了从未有过的友情。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友谊,还没有好好享受这种感觉,两个朋友却又再度离开了,这种得而复失的心情对他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有点难以承受。

    黄奇摸着他的头宽慰道:“小雪和你约好了十年啊,这十年里你要自己保护好自己了,不然小雪和小彦可来不及再救你一次,好好养着,知道吗?”

    黄真慢慢点了两下头,把脸别到被子里说道:“大哥我不想吃了,让我一个人休息一下吧。”

    黄奇嗯了一声,将旁边端着参汤的丫鬟吩咐好,自己退出了房间。

    强大的听力作用下,听到屋子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黄奇稍微顿足,随后走进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连续几日里,赤血教的圣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一点踪迹,就连六扇门明捕出动协助调查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后来明捕根据将军描述圣使的武功特征中,推断出他就是人称“血无影”的冉天纵。

    六扇门档案记载中,冉天纵此人最为谨小慎微,每每现身江湖都是不同面孔,而且最出名的就是他绝不打持久战,不管对手强弱,只要超过一定的时间立刻远遁,“血无影”这个称号中有一个含义就是形容他跑的没影,谁都追不上的意思。

    这厮在先天时期,就屡屡在好几个地元手下逃得生天,六扇门暗部有过两次针对他的行动,都被他逃脱了,所以又被人称为冉跑跑。

    这个资料被翻出来后,六扇门和血狼将军算是死了心,敢情这货是一个跑路专家,继续封锁下去也没有意义了,总不能把内城中每一个人都抓来测验一番是不是赤血教余孽吧?

    黄奇知道了也颇为头疼,发现自己真的应该再找一个专门寻人的武功。明明知道这人就在内城对黄真虎视眈眈,奈何就是没办法。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的就是黄奇如今的心境。

    无奈之下,黄奇只能谢过城中诸位大人,解除了宵禁还诸多限制。血狼营也陆续撤出内城,柳州开始慢慢恢复平静。

    …………

    “将军请!”黄奇手执盛着美酒玉液的玉盏,对着场中坐着的将军道。

    旁边的美貌少女跪坐在一旁,给将军斟满了美酒,将军高高举起:“敬吟月公子!”

    场中诸位大人贵客纷纷高举酒盏,齐声喊道:“敬吟月公子。”

    黄奇一饮而尽,跪坐一旁的云秀姿态优雅的再度给他填满了美酒,黄奇举杯四顾:“此番有劳各位大人了,黄某先干为敬,诸位大人随意。”

    众客人纷纷口作客气,举杯推诿,一时间宾主尽欢。

    宴席之上,除了像将军知府这样的几位柳州实权人物外,还有着众多豪富巨商,此番也是极度配合黄奇,对其封锁柳州没有一丝怨言,被黄奇一同请了过来作谢。

    众多宾客前方的场地中央,一座小小的喷泉水池坐落中央,潺潺的泉水从中央喷出,水池四周向外溢散着浓浓的白雾,如同一口喷着仙气的仙泉。

    白色的浓雾席卷了整个场地,雾气也不上扬,就一直紧贴着地面。白雾之中,一位绝色佳丽正于其中献舞,轻盈优美的身影在白雾中若隐若现,就似那九天的仙女,正在云端高舞。

    宾客们目光炫迷地看着场中的舞蹈,将军不由拍手赞道:“月娥姑娘的这曲霓裳舞真是永远也看不厌,看不烦啊。”

    众位宾客纷纷附和,走遍天下,就只有轻烟阁才能调教出如此美姿。

    云秀附耳轻轻道:“公子喜欢么?云秀待会儿为公子单独献一曲如何。”温软如玉的声音伴随着芬芳的吐息,加上软软的胸脯有意无意地擦过黄奇的肩膀,一般的男人恐怕早就投降了。

    黄奇也不看云秀,半眯着略显迷醉的眼睛,一手撑着头,一手举着酒杯向嘴里送去:“你若有意,便直接下场舞一曲吧。”说罢一饮而尽。

    云秀不语,默默的给黄奇斟满了酒。

    外面正下着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之声,雨势越发的大。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轻烟阁的众人,阁中丝竹靡靡之声完全掩盖下了外面的风声雨声。

    黄奇的眼睛还望着场中的美舞,心思却已不知飞到了何处,就连有某些宾客前来告辞道别也只是无意识的和别人打个招呼。

    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场中也不再剩下几个人了,或告辞打道回府,或者抱起身边的少女寻了某个房间。

    到最后黄奇蓦然回过神,场中已剩下他一人端坐首位,前方云秀正舞动着婀娜的舞姿,身上原本严严实实的衣服不知何时只剩下一层薄纱,曼妙的体态若隐若现,在云秀的舞动下不断展示着各处的美好。

    身边斟酒的也换成了另一个身披薄纱的绝美女子,黄奇认出了这是八美当中才华第一的诗儿,平日里打扮举止最为端庄的她穿着这身若隐若现的薄纱,竟有着别样的诱惑。

    再看向此时场中抚琴弄萧伴乐的众女,轻烟阁八美尽聚此处。

    黄奇此时竟然有了一种真的醉了的感觉。

    这是心已经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