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四十三章 承诺
    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没想到他竟然直接跑了。

    在一群武学后进的围观中,面对比自己差一个大境界的对手,就这样干脆利落的跑了。

    你身为地元强者的骄傲呢?!

    场中一片尴尬的沉默,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是将军首先有了动作,他收起真功变成了原先的正常体态,魔刀之上的血芒也跟着慢慢退散回他的体内,刚刚体表崩裂的伤口上,四散的血液竟然如同小蛇般自动钻回了体内,伤口紧紧并拢,很快就不见一丝受伤的痕迹。

    张青目光一缩,那个圣使说的没错,将军修炼的真功果然由血炼真经改编而成,这种手段他曾在宗门中的典籍中看到过,就是赤血教的独有手段。

    风信彦与安宜雪却没有一丝奇怪,他们身为自己宗门的圣子圣女,知道的远比张青这种宗门普通弟子知道的多。当初剿灭赤血教的过程中,大宋朝廷得利最大,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如今大宋的一世皇朝。

    大宋皇朝就是建立在赤血教的残墟之上。

    将军肩扛魔刀,慢慢走向正提着黄真的张庆,张庆脸色豁然一变,张青也跟着紧张起来。

    “将军,不知将军刚刚承诺的话可还算数?”

    张青率先替张庆问道,兄弟二人紧张的看着将军,刚刚张庆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若是此刻将军痛下杀手,两人连片刻都抵挡不住。

    将军停下了脚步,肩头的魔刀还在往下滴着一丝丝血液,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坑。他看了看正紧张的将黄真紧紧抱住的张庆,沉默不语。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将军身上。

    两小心中直喊先答应下来,救出小和尚再说啊!

    场中又是一片沉默,安静的连每个人的心跳都清晰可闻,半响之后,将军再次挪动步伐,缓缓开口道:

    “本将军刚刚确实承诺了某些事情,可惜你……”

    “只要你现在放了手中的人,黄某保证,将军所做一切承诺,全都有效。”

    将军的话尚未说完,一道儒雅清冷的声音就传入了场中。

    众人皆转头看去,一名手执象牙折扇的华服贵公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将军见到来人后,终于放下肩头的魔刀,将其插在面前地表,对张庆沉声道:“既然吟月公子已经替本将军答应你了,那么本将军就给你这个机会,就看你怎么把握了。”

    来人正是黄奇,他面色漠然的看着手持黄真的张庆。

    风信彦与安宜雪终于放下了吊起来的心,刚刚将军说的话差点将二人吓死,生怕小和尚被误伤。

    张庆听到将军这番说话后,终于松了口气,不由仔细打量起了这个刚刚出现的吟月公子。

    只见他面如冠玉,袍服雪白,玄纹云袖,乌黑的头发以一只上好的羊脂玉发簪整齐束着,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腰间的白玉腰带上挂着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脚上穿着不知名的名贵兽皮靴,整个人的身形高挑修长,手执一把象牙折扇安静的立在那里。

    就算明明知道他是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那种扑面而来的贵气还是令张庆不由的自惭形秽。

    不愧是江南第一公子。

    张庆将黄真松开放下,对着将军单膝跪地道:“多谢将军,多谢吟月公子!”

    风信彦连忙冲过去将黄真抱过来,安宜雪紧张的跟在身后。

    简单的查探了一下后,风信彦抬头道:“没事,只是在昏迷中而已,让他自己睡醒就好了。”见状,黄奇安心的点了点头。

    冷漠的瞥了跪在那里的张庆一眼,黄奇对将军道:“此番还是多谢将军了,过几日黄某会在轻烟阁设宴,到时候还望将军赏脸前来,宴饮一番。”

    将军豪迈笑道:“吟月公子如此相邀,本将军怎能拒绝?更何况还有轻烟阁美人相伴,我却是有点等不及想要参加那场宴会了。”

    黄奇轻笑道:“将军莫急,黄某还要略加布置一番,那个外道妖人只要一日还在城中,我的心就一日不得安宁,还望将军继续出力,早日将其擒拿。”

    将军挥手道:“这就交给我吧!六扇门也已经传来消息,已经有暗捕出动了,那邪教余孽已经无路可逃了,公子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今日天色已晚,公子先行休息吧,我就不打扰公子了。”

    黄奇点点头,回礼道:“将军慢走。”

    将军喊起了还跪在地上的张庆,提着魔刀走出了黄府,张青不放心弟弟,也跟着跑了出去。

    黄府整个后院被刚刚的大战摧毁了一小半,好在摧毁的大都是各类假山凉亭,那些厢房居所基本都好好的,仆人们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将黄真带回房中放在床上。

    黄奇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黄真,从小看着他长大,自己在这世上仅有的几个最亲密的人之一,真正的当成了自己调皮捣蛋的幼弟。

    差点就被别人毁去了,望着黄真熟睡的面孔,黄奇的杀意压抑的更为深沉了。

    两个孩子也在旁边,风信彦忽然开口道:“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黄奇略微一怔,问道:“怎么突然想走了,柳州不是还有很多没有玩遍吗?”

    安宜雪小萝莉低沉的说道:“我们要回去练好武功,再来找小和尚玩,到时候就不怕有人把他拐跑了,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风信彦在旁边跟着点头。

    小孩子纯真的友谊啊。

    黄奇的心情略微好了起来,黄真能有这样两个朋友,他也跟着莫名的开心。

    就是希望你们能保持这份初心。

    他笑着道:“好吧,那我祝你们早日神功大成了,你们等黄真醒了和他告别后再走吗?”

    安宜雪摇了摇头道:“不了,到时候我怕又舍不得走了,你帮我们和他说再见吧,就说最多十年后,我们就来找他了。”

    十年啊,黄奇看着熟睡的黄真慨然叹道。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才十年而已。

    “我替他答应你们了。”黄奇温言道。

    “拉钩钩吧!”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