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三十九章 杀意
    一个面色冷峻的捕头挎着腰刀,走出了众多捕快的行列喊道:“这里谁是管事的人?”

    青龙会众人互相看了看,一个壮实汉子迟疑地走了出来道:“大人,我在这里勉强说得上话。”

    张庆认出这是他青龙会的副帮主之一,路甲。

    捕头上下看了看路甲,拿出一张画像道:“这上面的人见过没有?”张庆仔细看过去,居然是赤血魔使和他带着的小和尚。

    他惊讶的望向男子,男子也皱起了眉头。

    路甲一副仔细查看的样子,其实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帮主现在正在接待的人物,如今正在自己身后的密室里。

    不过他直接用毫无变化的脸色遮掩住了内心的惊讶,缓缓摇头道:“大人,我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捕头冷哼一声:“你最好说的是真的,大家给我搜!”

    身后的捕快齐齐应诺,便四散开到处翻查搜寻起来,有的人则拿着画像让帮众们一个接一个的观看,但没有一个人指认,毕竟在这里的都是张庆的死忠。

    青龙会帮众们虽然人多,但是也不敢阻挠捕快们行动,眼睁睁看着众多捕快翻箱倒柜,将到处翻得一团糟。

    路甲谄媚的跟在捕头后面问道:“大人,不知这画像上是什么人物,竟然如此大费周章?”

    捕头冷声道:“大费周章?哼!画上的这个人胆大包天,竟然在柳州掳走了吟月公子的弟弟,吟月公子大怒,如今连城外的血狼营都调进来了,就为抓住这个狂徒!现在整个内城城墙都被血狼营完全驻扎满了,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城中!”

    路甲一愣,他本就是一个底层人物,因为敢打敢杀才被张庆看中传授武功提升为副帮主,他疑惑道:“恕小的孤陋寡闻,这吟月公子是何等人物,我在柳州也待了两三年,却不知还有这等贵人?”

    捕头上下瞥了他一眼,不屑道:“吟月公子乃江南七公子之首,名传天下。今日的柳州就是吟月公子建成,你这种粗鄙之人怎能知晓此等贵人?在柳州,吟月公子就是天!知府大人说话都没有公子管用,你知道了吧?”

    路甲一副受教的模样,连连感谢道:“多谢大人解惑,让我到今日才知柳州这等贵人。”

    捕快们将整个总部翻了个遍,就连后院那些茅坑便池都用东西进去搅了几番才罢休,一无所获后都回到了前厅大堂。

    捕头见状,便收编队伍准备离开,临走时对路甲道:“如果你有了吟月公子弟弟的消息,直接上报,天大的富贵就等着你消受。”

    路甲恭送捕快们离开,一直跟到门外,随口玩笑似的回了句:“天大的富贵是有多大?”

    捕快头也不回,声音传了过来:“差不多够你买下轻烟阁吧。”

    路甲愣住了。

    轻烟阁,他一直向往却从来都没有进入的地方,他的全部身家加起来勉强够资格进门而已。

    足够买下轻烟阁的富贵,还真的是有天那么大啊。

    路甲心中的某种东西开始在躁动,那种东西叫作贪婪。

    密室中两人看着昏睡在那里的黄真沉默不语。

    阴鸷男子沉声道:“没想到会惹出如此麻烦,这个吟月公子我倒也听说过,不过一个毫无武功的普通人,竟然拥有如此能耐,难怪能身居七公子之首。”

    张庆凝重道:“圣使,如今怎么办,这些捕快倒是小麻烦,但是那血狼营可不是一般的难缠。据说在以前,十万大山中经常有各种妖魔或邪魔土著窜出作乱,都是被这血狼营强行斩杀!那些被斩杀的存在中没有一个修为低于先天级别啊。”

    圣使皱眉:“现在你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虽然这些捕快没有查出什么,但是就怕六扇门出动!那才是真正的麻烦,比血狼营什么的麻烦多了,你的这些计量是瞒不住他们的眼睛的,我们必须尽快换个安全的地方,等风声消减一些直接离开柳州。”

    张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圣使认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六扇门比血狼营更麻烦,但是换地方却是他所认同的。

    但是他也想不出哪里更为安全了,他迟疑道:“我们要不要潜入那些大官的府邸,那些地方应该不会遭遇搜查。”

    圣使摇了摇头道:“以我所见这吟月公子在柳州的威势来看,恐怕那些高官巨富也免不了被搜查一番,甚至有可能主动示好,让他搜查,此法不妥。”

    正在摇头之际,两人忽然一起抬头,看向了对方。

    “就去躲在那个吟月公子府中!”张庆喊道!圣使面露笑容,显然他想到的也是这个方法。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况吟月公子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的地方一点也不危险。

    “圣使,我先去查探下官兵巡逻的规律,然后再做打算。”张庆主动请缨。

    圣使同意道:“你小心一点,速去速回。”

    张庆点头退出了密室,招来自己手下中轻功好手简略吩咐一般,一行人便换上夜行衣偷偷出了门。

    他没有注意到,路甲看着他背后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

    内城中央广场,平日里人声鼎沸的此处鸦雀无声,血狼营大营正驻扎在此处。一支支血狼卫安静的围着广场四处巡逻,尖锐的矛头上闪着炫目的寒光。

    黄奇此时便在此处,不时便有一个个捕快带着最新的情报来到此处汇报,很快又重新领取新的任务离开。

    不过大搜查开始了两个时辰后,还没有一丝黄真的消息。黄奇看不出一点急躁的样子,只是坐在角落里看着手中的书。

    摇曳的烛火投射的阴影在他脸上诡异的游离,一缕缕说不出的阴寒从他所在的角落向四处散发,每当有捕快经过那里都会不由自主的一颤。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奇心中的杀意已经越发的难以压抑。

    为自己祈祷吧,你们这群杂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