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三十七章 宵禁
    “什么?小公子被人掳走了?!”

    胡大力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过去。

    黄奇这几天特意吩咐他看好了黄真三个小家伙,让他寸步不要离,这几日一直好好的,谁想到今天就被支走一会儿,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大公子虽然一直以来都性子温和,待人和睦,但是如今既然出了这种事……

    安宜雪和风信彦也忐忑不安的看着胡大力,他们二人刚到内城门处就遇到了出来寻找他们的胡大力,便直接跟他说了此事。

    说到底还是自己两人的错,不然小和尚也就不会被蛊惑出城被人掳走了。

    两人心中充满自责。

    风信彦见胡大力在那里一副纠结的模样,赶紧说道:“我们还是尽快去告诉小和尚的大哥吧!晚一分就多一分危险,事不宜迟。”

    胡大力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现在不是自己迟疑的时候了,不管大公子怎么惩罚我,都管不上了。

    胡大力当即道:“我们走,去找大公子。”

    说罢,也不管路上行人,拉起两个孩子上马,直接在内城策马狂奔起来。

    留下了一路的叫骂呵斥和满地的狼藉,还有几个因为忙着躲开大马而闪到腰扭到脚的倒霉蛋。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内城黄府,黄奇这几日都闭门不出,成日待在家中。

    胡大力翻身下马,对两个孩子道:“你们先在前厅等我,我去找大公子和他汇报此事。”

    安宜雪和风信彦点点头,目送着胡大力跑了进去。

    胡大力走的都快飞了起来,平日里还觉得这幽深的回廊风景优美,现在只嫌那设计的人脑子有病,一个好好的走廊偏偏设计的七拐八折,绕几个大圈子才能到黄奇平日所在的书亭。

    黄奇远远就看到胡大力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在向这边赶,心里疑惑,出什么事了?

    “公子!不好了,小公子出事了!”胡大力人还没到,看见黄奇后便一边走一边喊道。

    嗯?!

    黄奇脸色猛地一沉。

    胡大力不知怎地,脸色忽然猛地一白,心脏好像突然被人来了一下重击,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但是很快那种异样感觉就消失不见。

    胡大力有些茫然的按着胸口,似乎刚刚经历的是一场幻觉,但是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却又表示刚刚确实发生了某些事情。

    不过很快他就不再关心刚才的异样,迅速赶到了黄奇身前。

    阳光透过书亭的檐角照射在黄奇的身上,其面容在阴影的笼罩下显得格外阴沉。

    胡大力心中忐忑,都不敢直视大公子的眼睛。

    黄奇深吸一口气,刚刚略微激动之下,自身一直被压抑着的气息不小心泄露出去了一丝,很快就被他重新收敛了起来。

    他沉声道:“说吧,具体怎么回事?”

    胡大力急速喘了两口气后,便将自己被支走,然后三个孩子溜去外城的事情说了起来。

    黄奇自己已经在心中暗自思量了。

    到底是邪教外道做的,还是那些只为勒索钱财的亡命徒做的。若是后者还好说,区区钱财对他来说犹如粪土,但若是邪魔外道就麻烦了,可是黄真的年龄也过于大了吧,邪魔外道不是一直掳掠幼童的吗。

    胡大力很快将他所知道的都讲述完毕,黄奇直接让他带自己去见两个小孩子,他们知道的肯定更多更详细。

    在前厅等着的风信彦忽然疑惑道:“小雪,刚刚你有没有察觉到一丝奇怪的气息?”

    安宜雪还苦着脸,摇头道:“没有呢,我一直在用秘法想要找到小和尚,可是总是没有反应。”

    风信彦压下心中的疑惑,刚刚那种一掠而过的心悸感绝不会出错,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物散发而出。

    不过现在暂时管不了太多了。

    黄奇和胡大力从大门踏入,风信彦赶紧站起来,自己把人家弟弟弄丢了,心中总有种愧疚感。

    黄奇示意他坐下直接问道:“掳走黄真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风信彦皱眉道:“特征什么的基本没有,就是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人,不过一脸阴鸷,应该很容易认出来吧。那人武功最少先天,甚至地元都有可能。”

    胡大力已经被吓到了,地元境界的武者,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一级的人物啊。

    黄奇一点都不怀疑风信彦的判断,能带着黄真还将他们两人轻松甩开,一般的先天肯定是做不到的。

    安宜雪道:“这件事必须求助六扇门,一般的官兵根本对付不了这种级别的武者,我们两个的师门离这里也太过遥远了,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黄奇直接对胡大力道:“你先去备车,我等下要去拜访几位大人。”胡大力应声下去了。

    他又问道:“你们知道那个人掳走黄真后的方向吗?”

    风信彦点头道:“我们有秘法可以寻找小和尚的气息,虽然被那个人用自己的手段暂时屏蔽住了,但是我们还是隐约察觉到那人就在内城。具体的方位就实在没办法了。”

    黄奇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还在内城就好办多了。

    勉强宽慰下两个小孩子,黄奇直接坐上了马车,由胡大力驾着车赶向了城内几个实权人物的府上。

    ………………

    “内城今日起实行宵禁,所有人等入夜后一律不得外出,凡有不遵者通通杀无赦!”

    一队队的官兵捕快提着铜锣一边敲一边叫喊,各路大街小巷都已经被喊了三遍以上,不一会儿又有一队官兵敲锣跑过进行通知。

    内城各处的行人面面相觑,纷纷交头议论。

    一个青楼的管事拉住一个捕快头子,笑着脸将手中的红布囊塞入了他的手中,问道:“这位大人,不知城中出了何事?竟然实行如此严厉的宵禁?”

    捕快头子垫了垫手中布囊的分量,心中颇为满意,但是脸上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道:“我等也不知,总之你们晚上关门不要出去就是了。”

    管事又掏出了一个布囊,再次塞入捕快的怀里道:“大人呐,我们青楼做的就是晚上的生意啊,这样下去,不是让我们青楼倒闭吗?还请问大人这宵禁要执行几日,让小的心中也有个数。”

    捕快头子看了看四周,低头在那个管事耳边说道:“听说是吟月公子的弟弟被人掳走了,而且就在内城。如今吟月公子大怒,整个柳州内城都是许进不许出,城外那支驻军已经在往城内调集了。其他的我不便多说,最好祈祷吟月公子的弟弟尽快被找到吧。”

    管事连声道谢,目送捕快头子离开,跑回去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大老板。

    内城城门之处,许多人都聚集在城门口,一个白衣佩剑男子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拉着一个路人的衣袖问道:“这位兄台,不知这里出了何事,怎么一大群人聚集此处啊?”

    那人头也不回道:“内城不知出了什么大事,现在许进不许出,许多本来要进城的人在城门口犹豫呢,里面还有一大群人出不来,这是够乱的。”

    白衣男子不解,但还是选择进城,他是来找自己弟弟的,他的弟弟叫张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