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十九章 出发
    小屋之中烛光摇曳,只见屋内柳曼柔衣裳凌乱面色潮红,上衣不知何时早已解开,从香滑圆润的肩头滑落至腰间,整个曲线美好的上身都暴露在烛光空气之中,直教人口干舌燥,目不能移。

    此时半裸的她正被一个男子抱在怀中爱抚索吻。

    狄香彤的脸登时就红了,连忙从窗口移开目光。屋内的两人坐在桌边的小凳子上面,柳曼柔坐在男子的怀里正对着窗户,男子背对着窗外,所以狄香彤也没有看到男子具体的相貌。

    但是除了何师兄还有谁呢?狄香彤红着小脸满脑子乱想,这一路上并没有看见何师兄与柳师姐有多么亲密啊,难道他们故意躲着我的?好羞人啊,柳师姐也就比我才大一岁而已,居然把衣服都脱成那样了,他们肯定都……狄香彤越想越羞。

    她捂着小脸向自己小屋跑去,突然听到一阵轻功带起衣裳的风声,狄香彤抬起头一看,一个人影正从外墙翻了进来。

    “啊!何师兄?”狄香彤惊诧的叫出了声。

    此时用轻功翻墙而入的正是何方,何方也是讶然看着狄香彤:“师妹怎么还没睡?”

    狄香彤结结巴巴道:“何…何师兄,你刚刚在哪的?”她顿时感觉脑子不好使了。

    何方整了整衣裳道:“我白天总觉得这个村子不太对劲,所以刚刚出去查探了一番,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回来了。”

    狄香彤的脑子里感觉完全乱了,既然何师兄刚刚在外面没有回来,那么柳师姐房里的男人是谁?难道柳师姐暗地里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

    何方看狄香彤的脸色有些奇怪,关心地问道:“师妹,有什么事吗?”

    狄香彤很想将刚刚看到的事情告诉何方,可是又觉得这样貌似不太好,只能勉强笑道:“没事,师妹先回房休息了。”

    何方见她不说也不勉强,只当是女孩子家的心事,随口说了几句后,两人便互相告别各自回房休息了。

    狄香彤躺在床上,满脑子里还在想着柳曼柔房里的男人是谁。

    此时,柳曼柔房中。

    从狄香彤离开一直到现在,两人的姿势都一直没有改变过,只是柳曼柔脸上的潮红减退了许多,整张脸正在慢慢变得苍白。

    她的眼神也不似日间一般锐利有神,此刻已经变得涣散无光,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肉玩偶,没有一丝自我意识存在的样子。

    男子紧紧抱着她的身子,嘴巴覆在她的小嘴上,喉结上下耸动,像是从她的嘴里吸着什么东西往下吞咽,烛火照射在他的脸上,赫然是一张和何方一模一样的脸皮。

    “早啊,柳师姐。”狄香彤一大早看见柳曼柔,奇怪的看着她打了个招呼。

    柳曼柔却似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略有些疲惫道:“师妹早。”

    今天的柳师姐怎么看起来好像更白了点,难道是因为被“滋润”的效果?狄香彤脑子里冒出奇怪的想法。

    “柳师姐你昨晚什么时候睡得,怎么还一副没有睡足的样子。”狄香彤故意问道。

    柳曼柔也是一愣,奇怪道:“我昨天打坐完就睡了啊,今天怎么感觉这么困,真是怪了。”

    狄香彤看着柳曼柔一脸郁闷的表情,心里说装的真自然,要不是我自己看见了……心里痒痒的,憋着不说的感觉真的好难受啊!

    怀着满肚子心事的狄香彤整天都心不在焉,到了中午的时候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把柳曼柔的事写下来藏好,这样自己既不会憋得这么难受,又不会对柳曼柔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了。

    嗯!就这样!狄香彤暗自给自己的机智点赞,连忙回屋去找纸笔去了。

    …………………………

    “大少爷,您的东西都收好了,真的不需要增派人手陪同吗?”福伯站在黄奇旁边提着一个大包裹说道。

    黄奇挥挥手,梳理着身前一匹宝马的毛发道:“只是去抽查账目而已,福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不喜欢那么大的阵仗。大宋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哪有那么多剪径强人。有我们府上第一高手大力跟着我,就够了。”

    说着拍了拍旁边胡大力的肩膀。

    胡大力连忙挺着胸膛用力拍了拍胸口道:“大管家你就放心吧!这么多年来我大力陪着公子四处游历,哪次让公子出过闪失!有我在,不用怕!”

    黄奇听到这脸皮不由抽了抽,你个夯货,这些年来要不是本少爷暗中护着你,你都不知道投胎几次了……

    福伯没办法,如果是小少爷在这里他一句话都不会说,因为黄真每次逛个大街都恨不得把所有的护院恶犬拉在身后。但是大少爷每次出门却总是孤身二人,实在是让人不放心呐。

    将手中的包裹交给了一旁的胡大力,一再叮嘱道一定要看好少爷,不能让少爷受到一丝委屈云云,不然回来就怎么怎么样……

    胡大力左耳进右耳出,心思已经飘到天边去了。每次出门都要被唠叨大半天,他几年前就能把福伯的话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

    他打开包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发现东西一个不少,抬头对黄奇道:“公子,可以走了。”

    包裹里除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外,全是一大堆的瓷瓶,这些瓷瓶里面装的都是黄奇的“干粮”。

    几年前黄奇就开始投拨资金开发药田,专门用于种植那些名贵补药,再重金聘请顶尖的药师炼制成丹,作为他日常食用的“零食”。

    但是这些药丸也就他能当零食吃,黄真小时候曾贪嘴偷吃一个,鼻血当时就窜了出来,发高烧发了整整一周,大夫诊断后说这是因为丹药炼制不净,导致药力过猛已成药毒。从此以后黄真再也不敢随便拿黄奇的东西了。

    与此同时众人心中大少爷“体质虚弱”的印象也更深了。

    黄奇应了一声翻身上马,对福伯道:“我此去两三天便回来了,若是耽误了时间,吟月阁那边福伯你就多操点心了。”

    福伯不断点头满口答应,再抬起头时黄奇和胡大力已经消失在了街尾转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