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十二章 黄真
    黄奇吩咐好仆人款待韩枫陆茵二人,随手找来管家福伯问道:“老爷和小少爷呢?”

    福伯躬身道:“前日上午老爷带小少爷去了龙首山大兴寺,说过三日既回,算上来回路程,大后天就能到家了。”

    黄奇笑问:“这次那小子又惹下什么幺蛾子了?”

    福伯苦着脸道:“小少爷前几日在青楼把新任知县的公子剥光扔了出去。”

    黄奇笑而无语。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年,黄进似是否极泰来,新纳的那房小妾竟又孕有一子,就是黄奇现在的便宜弟弟黄真。

    黄进那当真是欣喜若狂,从小就把黄真当成心肝肉一般疼爱。那段时间成天抱着小黄真逗弄甚至冷落了黄奇,黄奇反而乐的清闲。

    或许是因为大儿子过于出类拔萃,黄进对小儿子要求反而没那么严格。在黄奇眼里,黄真从小简直就是翻版的贾宝玉,十几个姨娘轮着疼爱,一堆姐姐争着宠他。当然这其中也有黄奇一直不配合被姨娘姐姐们宠爱的原因,所以全部的宠溺都集中到了黄真身上。

    于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黄真,理所当然的成了和黄奇正面形象完全相反的存在,一个成天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

    没错,一个才十岁就整个同州府闻名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

    八岁就会带着狗腿子偷偷上青楼喝花酒,被黄进发现后,黄进不怒反喜,竟然认为这也是小儿子早慧的表现……从小就会在大街上占人家小姑娘小媳妇儿的便宜,因为年龄还小加上出手大方,反而没什么人为难他。

    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奈何这小子毛还没长全,倒已经学会了和人争风吃醋,在馨月楼已是干过了不止一次架。黄进一看这可不行,风流可以容忍,一味地争勇斗狠却是不行。

    黄进这些年随着岁数增长,越发的敬畏鬼神,常年累月的礼神拜佛,经常去同州府附近的龙首山大兴寺布施,与寺内的高僧的探讨信报。黄真总是惹事生非屡教不改,便带着去大兴寺由大师们“教诲”。

    大和尚们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也傻了眼,但为了讨好黄进这个头号大款,只能开动脑筋,也不知是谁想了个馊主意,一群和尚围着黄真坐在大殿里轮流念了一晚上的经。黄真第二天一早就哭着对黄进说,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们回去吧!

    回来后黄奇听到黄真的抱怨后也是大笑不已,这不知哪个人才想出的办法甚至比上辈子那个奇葩电击疗法还要强大,让人不得不佩服。

    此举却是极为有效,黄真后来都是收敛了许多,但还是偶尔犯事,然后一脸痛苦的就被黄进带过去给一群大和尚蹂躏一番。

    黄奇对此也无异议,黄真虽然贪玩好事,但本质不坏,只是一个被宠溺坏了的小孩子,这样管束管束对他也有好处。黄进如今已基本放手家里所有生意,全都交于黄奇之手,所以比以前更有空闲来管教黄真了。

    三日的舟车劳顿让两个小姑娘颇为疲惫,晚上用过晚饭之后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黄奇则回房捧着一卷道藏研读至深夜才入睡休息。

    第二天一早,黄奇站在大门口,揉了揉黄纤的脑袋宠溺道:“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不比在师门之中有长辈庇佑,出门在外要处处小心,听到了吗?”

    黄纤晃着脑袋躲着黄奇的大手,嘟囔道:“知道啦!大哥你都说三遍了,比老爹还啰嗦唉。”

    黄奇拱手作礼对韩枫与陆茵道:“小妹这一路就有劳两位师兄师姐照拂了。”

    韩枫回礼:“此是应当之事。”一边的陆茵也红着脸连连点头。

    在黄奇的一再嘱咐之后,韩枫三人骑着马渐行渐远。黄奇并不太担心黄纤的安危,毕竟大宋境内的江湖与域外终究是两个世界。一个先天武者就能胜任某某地武林盟主之类名号的江湖,只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新手村罢了。

    送别黄纤之后,黄奇终于有精力着手他自己的事情了。

    六扇门,暗捕。

    书房中,黄奇坐在书桌前,摩挲着放在桌上的那面代号为九五二七的黑牌。

    一缕轻烟忽然从窗外飘来,落在地上化作一名跪拜在地的白衣少女,正是黄奇带回来的女鬼小倩。

    “拜见主人。”小倩行礼。

    黄奇淡淡道:“要你办的事如何了。”

    “回主人,我已经找到了同州府六扇门暗部据点,据点之中只有一群后天境界的普通武者,先天境界的武者一名。不过据点下方似乎另有空间,我不敢太过深入查探。”小倩回道。

    堂堂同州府一个大府郡,设在此处的六扇门暗部只有如此大小猫两三只黄奇并不奇怪。其一江南繁华之地本就安定,妖魔绝迹,基本没有什么任务,其次六扇门据点对于暗捕来说就像驿站一般,有谁无事成日住在驿站里面的。

    据点中的几名后天武者与那名先天武者应该是驻扎此处的工作人员,属于明捕之列。黄奇挥手收起小倩,套上黑袍,拿起白色无脸面具覆于脸上。

    白面不知何物所制,一戴上去便自行紧紧贴在了皮肤上,冰冰凉凉,轻若无物,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感,黄奇略感称奇。

    推开窗户一跃而出,黄奇直接向六扇门暗部据点飞去。

    六扇门暗部据点,上官冬捧着一杯上好的碧螺春,惬意的半躺在藤椅上细细的品着。他对现在这般生活极为满意,去年执行任务时不幸伤了大腿又延误了医治的最佳时间,导致现在虽然那条腿尚能行走,但是却不能再练武动手了。

    上官冬如今已经五十好几了,奈何资质有限,十年前侥幸踏入先天境界后便再无寸进。他本身又属于那种安逸性子,大腿受伤后便被安排到了同州府管理一处暗部据点,正合他的心意。

    来此上任已经半年多了,一名暗捕都没遇见过。想到这里,上官冬端着茶不禁摇头感慨,江南繁华之地不愧是大宋最为安定的地方。

    无意中抬头一瞥,远处好像有一只黑色的大鸟慢慢飞了过来,上官冬凝神多看了一眼,哪里是什么大鸟,竟是一个黑袍人坠在半空,远远的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