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一百零五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二更)
    虚空中,夏凡的身体被拉得笔直,双手、双脚、脑袋。

    他的裤子湿了,脸色早已没有任何血色,闭着眼睛,哭泣着哀求道:“我知道错了。”

    青州城,他第一次在青州湖畔见到叶伏天和花解语,那时在他眼里,少年叶伏天,不过是可以随意揉捏的小角色,在天妖山中,他将叶伏天的性命视作玩物,而如今,叶伏天却在对他,行刑。

    看着夏凡的惨状,叶伏天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藤蔓用力,开始拉动。

    “啊……”夏凡狂吼,然而只有一声,虚空中便有一片血雨,叶伏天没有去看,转过身抱住藤蔓卷向她的花解语身体,随后走向南斗文音和唐岚,开口道:“我们回琴园。”

    体内那股颤动已经停下,那帝王般的身影也渐渐变得虚幻,身上释放的光辉渐渐暗淡下来,叶伏天收起命魂,如今他不想其它,只想着一件事,活下去。

    这条命,是师公用命换来的,是伊相和仙鹤为他争取来的,他必须要活着。

    “走。”唐岚也点头,她现在有很多疑问,但也知道不是问的时候,一行人直接腾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往琴园方向赶去。

    在叶伏天他们离去后不久,便见远处有一行身影急速朝着这片空地赶来,为首之人赫然乃是东海府府主夏锋以及紫微宫副宫主韩墨,在他们身后,还有数位南斗世家的强者在。

    夏锋看到满地的尸体脸色变得铁青,这是他东海府的人,怎么会这样?

    南斗文音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

    他儿夏凡呢?

    夏锋目光看向那一具具尸体,却找不到夏凡,最终,他的眼眸落在一颗头颅上,心脏猛的抽搐了下。

    颤抖着身体一步步走向那边,看着那惊恐无比的脸,夏锋整个人身上爆发一阵无比狂暴的剑意。

    韩墨和南斗世家的一些人也都愣住了,怎么会这样?

    这样的阵容诛杀南斗文音以及叶伏天根本是没有任何悬念的,难道还有其他人出手?

    “夏兄,节哀,如今最重要的是手刃凶手,为夏贤侄报仇。”韩墨低声说道,夏锋眼眸中有着嗜血的寒光,他忍着痛,感受着虚空中的波动,开口道:“灵气波动还没有完全散去,应该刚走不远,他们一定会回琴园,追。”

    韩墨目光一闪,明白夏锋分析的有理。

    “好,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韩墨开口说道。

    “遇到之人,杀无赦,我要杀他们满门。”夏锋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冷冽刺骨,让人听着都感觉到阵阵寒意。

    话音落下,夏锋身体一颤,便御剑腾空,快若闪电,化作剑影。

    “嗡……”远处,忽然间有剧烈的音爆声传来,虚空都像是要炸裂般,只见苍穹之上,有金色之光降临,那可怕的速度快到极致,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太快了,快到超越他们的感知。

    “小心。”韩墨大喝一声,他话音刚落,苍穹之上的金色之光从天而降。

    “轰隆!”一道无比剧烈的轰鸣声传出,大地炸裂开来,随后在韩墨等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刚腾空而起的夏锋,他的身体上插着一杆金色的长枪。

    这长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身躯,将他从空中钉在了地面上,强大如夏锋,连攻击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咕隆……”夏锋双眸圆睁,嘴中不断吐出血水,一动不动的被钉在那,双手还在颤抖着,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仇恨,只有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韩墨和南斗世家的人身体疯狂的颤栗着,这,这是怎么回事?

    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道身影缓步走来,他像是很慢,却又转眼间便出现在诸人的视野中,越来越近。

    这是一位白发老者,他佝偻着身体,看起来非常苍老,背负着双手,一步步走到诸人面前停下,看到这苍老的老者,韩墨他们却一个个身体颤抖着,因为恐惧而颤抖,是这老人做的吗?

    “你们,要灭谁满门?”老人缓缓的抬头,浑浊的目光看向夏锋和韩墨他们。

    “前辈是谁?”韩墨的声音都微有些颤抖。

    “我?”老人抬头看了一眼韩墨,随后,一股骇人的风暴席卷这片空间,这股风暴之中蕴藏着可怕的暗金色光泽,在空间中肆虐着,朝着韩墨他们的身体卷去。

    “逃。”韩墨大吼一声,身体腾空而起想要逃跑,却见暗金色的风暴化作了吞噬一切的黑洞,直接将他们的身体卷入风暴之中,整片空间彻底的暴乱,黑洞风暴,将韩墨以及南斗世家之人,全部卷入其中。

    “前辈究竟是谁,为何如此?”南斗世家的人开口问道。

    老人依旧安静的站在那,仿佛动都没有动,他看了南斗世家的人一眼,平静的开口道:“你们追杀的人,那是我家少爷。”

    南斗世家的人脸上露出惊骇的深情,摇头道:“这不可能。”

    叶伏天有如此身世,为何会独自闯荡东海城,拜入东海学宫,跟随琴魔学艺?

    他有如此身世,为何要独自闯入南斗世家?

    韩墨忽然间想起叶伏天在南斗世家中曾对着天空说话,当时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此刻想来,他心头狂颤不止,知道老人的话,可能是真的。

    “前辈,我们只是执行王命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对付叶伏天,求前辈恕罪。”韩墨有些绝望,如果知道有如此大恐怖之人保护叶伏天,他死也不会参与此事。

    “王命?那是什么东西?”老人看着韩墨,韩墨隐隐感觉,他眼中高不可攀的王,在老人眼里,仿佛什么都不是。

    “违抗王命,我家少爷被追杀,那你说,杀我少爷,应该是什么罪?”老人继续说道,韩墨脸色惨白,抵抗王命就是死罪,若是叶伏天的身世比南斗国的王还要尊贵,他们追杀叶伏天,是什么罪?

    难逃一死!

    “能让我死个明白吗?”韩墨有些绝望。

    “好。”老人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家少爷,他是……”

    老人说罢,被钉在那的夏锋,韩墨以及南斗世家的强者,一个个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

    “这不可能。”南斗世家有强者颤抖着身体狂吼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们南斗世家,拒绝了谁?

    他们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你们可以死了。”可怕的风暴继续侵蚀着他们的身体,一行东海府的大人物们,没有任何的反抗力量,身体一点点的化作虚无,被钉在那的夏锋也一样,长枪则是化作灵气消失。

    “既然这样,为何你在南斗世家不出手。”韩墨狂吼着说道。

    老人缓缓抬头,看向苍穹,嘴中吐出一道肃穆声音。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话音落下,风暴湮灭一切,韩墨、夏锋以及南斗世家的一行强者,灰飞烟灭,尸骨不存,彻底化作了世间尘埃。

    老人转过身,对着叶伏天离去的方向跪下,匍匐在地,将头埋在地上,的确是他让叶伏天去的南斗世家,他的女人,怎么能让其他人染指?

    但他没有出手,除非叶伏天真的会死,若非是夏锋他们会追上叶伏天,他依旧不会出现。

    他知道有人因此而死、有人因此而受伤。

    但是,这点牺牲算什么?

    帝王之路,他需要明白何为勇气、责任、磨难、痛苦,甚至绝望,他要明白,除了自己,没有谁能够依赖,要掌控一切,就要有绝对的力量。

    哪怕将来叶伏天恨他,恨他冷血无情,他也无怨无悔,罪恶,他来背负。

    这一切只因,他身负使命。

    神州历一万年即将过去,他也该长大了。

    他相信,终有一天,少年会成为东方神州最耀眼的存在,盖世无双,因为,他是他们的儿子。

    缓缓起身,老人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离开后不久,有一行人来到了这边,看着地面上的尸体露出疑惑之色,之前他们看到有人来到这边,随后这片空间像是弥漫着一层灰蒙蒙雾气,遮挡住了视线,一直看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里究竟爆发了怎样的战斗?这些死的人,又是谁?

    …………

    南斗世家,有一行浩浩荡荡的强者到了。

    为首之人,赫然乃是左相。

    当左相看到南斗世家宴席之地一片狼藉之时,脸色略显难堪,这里还有一些人在,左相看着他们,冰冷问道:“发生了什么?叶伏天和花解语呢?”

    南斗世家的人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有人躬身道:“叶伏天和花解语违抗王命,华相和我南斗世家之人正在追杀。”

    左相心头咯噔一声,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他们有没有受伤?”左相又问道。

    “叶伏天受伤不重,花解语以自尽威胁,伤势应该不轻。”又有人回道,听到他的话左相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他仰头看着苍穹,随后大笑了起来:“我试图改变命数,可惜,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他为洛天子谋划,奈何,君心难测,之前他为南斗国卜卦,国运衰退,江山不稳,而得到那封旨意之后他临行前又卜一卦,血光湮天。

    洛天子的那封旨意,没能改变叶伏天和花解语的命数,却改变了南斗国的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