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三十九章 我等的人不是你
    花风流显然没想到叶伏天会如此果决,竟然直接就交代后事了。

    他身形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狂奔,却见一道凌空剑气斩来,阻挡住他的去路。

    “叶伏天,给我滚回来。”花风流大声喊道。

    “你还是考虑下自己吧。”天位境黑衣人踏步而来,身体周围仿佛有着无穷剑意,他双手划过,顿时身前出现了一排利剑,铮铮而鸣,杀向花风流。

    “滚开。”花风流怒吼一声,一股骇人的无形力量降临,一排利剑竟在他身体前停下,疯狂的颤抖着。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花风流看到石忠和唐林追击的叶伏天直接朝着峡谷中跳下,他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下。

    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脚下的尘土飞扬而起,像是刮起了一阵精神风暴。

    “我说过,我脾气不太好,你们为何要逼我。”花风流的声音有些颤抖,心中涌现无穷的愧疚之意,叶伏天,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死。

    一道璀璨的光芒从花风流身上释放,随后,那些光芒竟然汇聚成琴弦,渐渐化作一张古琴,出现在了花风流的身体前方,这一刻,花风流身上的气息,也在急剧攀升,破法相,入天位。

    “命魂,这不可能。”天位剑修盯着前方,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般,脸色大变道:“花风流,你是在自杀。”

    花风流没有理会他,十指拨动琴弦,顷刻间,琴音响起,一股无形的波动释放,宛若龙吟,铿锵之音刺耳,灵气所化的利剑粉碎。

    “苍山龙吟。”天位剑修目光凝视花风流,这正是琴魔当年擅长的琴音法术,苍山龙吟。

    只见花风流以极快的速度拨动琴弦,一瞬间琴音响彻天地,音波笼罩所有人,直逼黑衣剑修,同时杀向夏凡,龙吟震天。

    “轰……”夏凡如遭重击,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小心这是他的琴音法术,退。”天位剑修大声吼道,铮铮而鸣的利剑划破长空,朝着花风流卷去。

    花风流手指速度越来越快,琴音宛若魔曲,笼罩浩瀚空间。

    “杀了他。”夏凡连续口吐鲜血,只感觉精神要炸裂般,身边的强者保护他狂退。

    所有人都在退,包括追杀叶伏天的石忠和唐林。

    “杀。”花风流声音低沉,琴音破空,有更强音波杀向夏凡,他身边强者灵气化作光幕笼罩夏凡,轰的一声,光幕炸裂,夏凡再次遭到攻击,脸色惨白,但琴音威力也遭到削弱。

    石忠就没那么幸运,琴音之下,他狂吼一声,七窍流血,生生被震杀。

    “琴魔。”一些听说过花风流称号的人内心震颤着,这就是琴魔风采吗。

    “走。”天位剑修神色极冷,剑之风暴笼罩周身,来到夏凡身边护他后撤。

    唐墨和古木看到这一幕也下令撤离,秦帅带着黑麒麟军团撤退,这里是是非之地。

    花风流身体朝前方追击而去,然而脚步却一滞。

    “噗……”一口鲜血吐出,花风流想要追击,却有心无力,一代琴魔,英雄迟暮。

    然而,琴音依旧。

    …………

    叶伏天跳下峡谷,感受着周围的风,在即将落下之时,竟随风而动,一声巨响,风也无法止住落下之势,砸在地上,只感觉双腿发软,若非能够感知到风,恐怕会直接摔死。

    然而,虽不曾摔死,但他却看到周围许多妖兽围来,像是要生吞他。

    “你找死。”雪猿冷冰冰的开口,但就在他说话之时,叶伏天的雷龙命魂绽放。

    “我和龙前辈有缘,当年命魂乃是他所赐予,特来道谢。”叶伏天大声说道,即便在绝境之中,也不能放弃任何求生的机会。

    一头头妖兽直接吞了过来,根本懒得理会他的话,叶伏天感觉到一股腥风,那是妖蟒口中的气息,叶伏天有些绝望。

    “砰。”只见巨大的妖蟒被一巴掌拍飞出去,雪猿走到叶伏天的身前,如同一座山般低头看着他,道:“这命魂,是老龙赐予?”

    叶伏天眼睛亮了几分,开口道:“去年我在天妖山试炼,龙前辈的龙韵出现,我观想得到命魂。

    “观想出命魂?”雪猿目光死死的盯着叶伏天,随后道:“给我看看你的本命命魂。”

    叶伏天点头,世界古树出现,风中摇曳的古树,发出沙沙的声响,宛若真实。

    雪猿的身体狂颤了起来,他的眼睛瞬间变得赤红,庞大的身体趴下,巨大的脑袋凑到叶伏天的面前来。

    “前辈怎么了?”叶伏天收起命魂,见雪猿眼神极其悲伤。

    “孩子。”雪猿伸出手指摸了摸叶伏天的脸,他那硕大的眼眸中,竟然有晶莹的泪滴落下,那通红的眼睛以及流淌着的泪,让叶伏天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悲伤之意。

    “为什么会是你?”雪猿身躯微微颤抖着,泪水依旧不断的滴落。

    “前辈认识我吗?”叶伏天情绪似乎受到感染,声音也显得有些低落。

    “苦命的孩子。”雪猿似乎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只见他缓缓站起身来,抬头,一声惊天大吼,仰天长啸,拳头不断捶打在胸口,山脉震动,诸妖匍匐在地,颤抖不止,全都跪拜。

    随后雪猿庞大的身躯跪下,巨大的头颅埋在叶伏天的身前,像是朝拜帝王般。

    “前辈。”叶伏天呆住了,峡谷中的所有妖兽,在对他朝拜。

    “前辈能带我上去吗?”叶伏天有些担心老师。

    “当然。”雪猿抬起头,用手将叶伏天的身体握住,随后脚步一踏地面,大地开裂,他那庞大的身躯犹如闪电般弹射而出,下一刻,直接出现在山峰之上,整座古峰都为之颤抖着。

    雪猿松开手,将叶伏天放下。

    “老师。”叶伏天见花风流抚琴而奏,琴弦染血,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下。

    “伏天。”花风流喊了一声,见叶伏天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眼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噗……”琴弦断,而后消失,花风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随后身体倒下。

    “老师。”叶伏天奔跑上前,扶起花风流身体。

    “那里有人。”雪猿看向前方,叶伏天抬头,便见远处剑修去而复返,看到叶伏天和雪猿一起出现,心头狂颤,怎么会这样?

    “杀了他。”叶伏天冰冷开口,雪猿大步踏出,剑修看到这一幕转身御剑狂奔,但速度哪有雪猿快。

    “吼!”惊天大吼声似要震碎天地,他一脚踩下,剑修只感觉末日降临,大吼一声:“快逃。”

    话音刚落,身体从空中被踩下,直接碾死。

    雪猿怒吼三声,远处之人心惊胆颤,慌不择路的逃跑,心想那妖王怎么突然发疯出了峡谷。

    …………

    此时,花风流气息微弱,但他却依旧微笑看着叶伏天,道:“放心吧,死不了,本来就是废人,再废一次也无所谓。”

    “都说了让你不要管我,为何还要这样?我死了你岂不也是白白送死。”叶伏天忽然间大声道,眼眸通红。

    “徒弟被人逼死,做老师的什么都不做,这样我会很没面子。”花风流笑着道:“你知道的,我脾气不太好。”

    “所以你现在爽了,但我很不爽,你这样我怎么向妖精交代?”叶伏天眼角更红。

    “娶了她啊。”花风流笑着蛊惑道,叶伏天低头,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流淌而下。

    “哭什么,我女儿那么漂亮,难道你还不愿意?”花风流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哭这辈子要被你赖上了,你这样,以后我强大后岂不是想把你一脚踢开都不行了。”叶伏天说道将花风流背了起来,朝着峡谷那里走去。

    “这么说我岂不是还占了你便宜。”花风流在叶伏天背上道。

    “当然,他年我若为帝王,你就是国丈了。”叶伏天漫不经心道,花风流抬头,看向天空中的夕阳,笑容灿烂。

    余生从峡谷边缘走来,叶伏天瞪着他道:“你又想干什么,难道也想跳下去陪葬不成。”

    “不会。”余生摇头道。

    叶伏天更生气了,道:“仗义。”

    “你死了,我要替你报仇。”余生抬头,通红的眼睛凝视叶伏天。

    “原谅你了。”叶伏天又看向回来的雪猿,道:“能带我去杀一些人吗?”

    “可以,但看到我们在一起的人,都要死。”雪猿认真道。

    叶伏天被雪猿的话吓到了,看了看余生,道:“他们都是我至亲,不要有这种想法,至于那些人,还是留给我自己吧。”

    雪猿点头,带着三人来到了雕像前的入口处,将叶伏天放在门外。

    叶伏天推门而入,独自进去。

    雕像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尊正常人大小的雕像,同样刻的是叶青帝。

    这里面灵气浓郁到了极点,像是有法阵,当叶伏天走进来的时候,法阵自动亮起,随后不断变得璀璨,无尽灵气涌入那尊小雕像之中,雕像破碎,化作了一道虚影,竟是叶青帝的身影。

    两人目光相对,叶青帝眼神柔和,问道:“孩子,你叫什么?”

    “前辈,我叫叶伏天。”眼前出现的,可是传奇人物叶青帝,但不知为何,此刻的叶伏天很平静。

    “你也姓叶,命魂释放给我看看。”叶青帝道,叶伏天再次释放命魂。

    当看到叶伏天命魂之时,叶青帝呆住了,随后他露出了极其痛苦和悲伤的神情,竟和雪猿的反应一样,像是要流泪。

    叶青帝的虚影上前,模糊虚幻的影子拥抱叶伏天,叶青帝柔声道:“孩子,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他的声音像是想哭泣,叶伏天也想流泪,轻声道:“前辈,你不是在等我吗?我到底是谁?”

    “我等的人不是你,我没想到会是你。”叶青帝语气极度悲伤,身影飘回原处,他目光柔和:“孩子,你是未来的神州帝王,天下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