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二十二章 骄傲少年
    青州学宫,讲堂所在的区域,有一群人身穿黑衣长袍,在长袍上面,刻着三朵火焰图案,化作焱字。

    叶伏天和风晴雪到来的时候,这边早已围了许多人,青州学宫的讲师和许多弟子都到了,甚至已经惊动了高层,宫主级别的人物也陆续赶来这边。

    “竟然直接拦在讲堂区域之外。”叶伏天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道,黑焱学宫的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叶伏天和风晴雪的到来使得不少人露出诧异之色,两个月前学宫传闻叶伏天这混蛋竟然抱了女神秦伊,如今又和风晴雪在一块,如此无耻之徒学宫怎么还不驱逐赶出青州学宫,不过此刻他们倒也没有过多在意叶伏天,毕竟此刻有外敌。

    他们陆续都已经知道黑焱学宫的来历,明显是挑衅而来,来者不善。

    “各位宫主到了。”此时,一行人将道路让开,只见有一行身影步入人群之中,正是武道宫和术法宫的大人物们,他们神色锋锐,凝视到来的一行身影,数日前这群人登入青州城时他们便已经知道了消息,如今终于奔青州学宫来了。

    雪花飞舞而下,诸人感觉身上有着丝丝寒意,不仅仅是来自于雪,同样来自那群不速之客。

    “此地乃是我青州学宫讲堂所在地,诸位远道而来,不如换个地方说话,如何?”此时,一位宫主走出,对着黒焱城的强者开口道。

    “不用了,用不了多少时间,在这里就够了。”黒焱城为首中年皮肤黝黑,面如鹰隼,有着一双鹰眼,显得极为凌厉。

    冷漠的语气没有给青州学宫一点面子,当然,也不需要虚与委蛇的客套,他们就是来挑事的。

    “请指教。”青州学宫剑阁阁主冷青峰冰冷道,直入主题。

    “上次来青州学宫已过去数年,这数年来,我黑焱学宫又出现了一批少年英才,他们一直想要和外界交流一番,因为今日特意带他们来长长见识,见一见青州城圣地天才。”中年淡淡开口,随后目光扫了一眼他身后站着的一些少年,道:“来之前既都喊着要见识一番,如今已经带你们来了,谁有什么想法,自己站出来。”

    那些少年的年龄都在十八岁以下,最小的甚至只有十三四岁模样,但眼神却一个个锐利,凝视青州学宫诸学员,那目光,像是透着几分不屑。

    “真嚣张。”青州学宫学员脸色寒冷,一个个摩拳擦掌,想着教训一番这些来者不善的家伙。

    只见黑焱学宫阵营之中走出一位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他身形瘦高,面容俊朗,犹如寻常书生。

    “黑焱学宫,牧江,觉醒第九重归一境,请赐教。”少年显得彬彬有礼,拱手说道,然而却也有人从中感受到了他的骄傲,那平静的眼神像是并没有将青州学宫诸人放在眼里。

    青州学宫人群之中,有一道身影走出。

    “秋岩,觉醒第九重归一境。”少年开口说道,颇为沉稳,秋岩在今年春季的春闱大考中表现优秀,成为青州学宫正式弟子,在去年,他还是外门弟子中的风云人物,不少人都有些期待。

    “请。”牧江微微点头,秋岩身形一闪,他的速度很快,身体周围流动着强大的武之意,同时,隐隐有火焰之光环绕周身,显然,他是一位武法兼修的强者,当然,主修法师,武道为辅。

    牧江沉稳如山,安静站立,平静的看着对方靠近。

    青州学宫一些长者面露凝重之意,如此沉稳,怕是底气十足。

    秋岩眼看接近对手,火焰灵气狂躁了起来,凶猛汇聚,竟化作一朵小小的莲花,但那朵莲花之中蕴藏着的火焰灵气,将周围的空气都灼烧得发出嗤嗤声响。

    天地间飞舞着的雪花忽然间缠绕在牧江的身体周围,他的身体瞬间覆盖了一层白雪,像是弥漫着一股霜气。

    秋岩的攻击降临,周围天地间的火焰灵气像是产生了共鸣,那朵火焰莲花遽然间爆炸,化作吞噬之火,瞬间将牧江的身体埋葬于巨大的莲花火海之中,这一幕让青州学宫的弟子都露出兴奋之色,即便是觉醒境的法师,其释放的法术爆发力依旧很强了,这牧江竟然狂妄到直接承受这样的攻击,简直找死。

    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得意,便看到一股可怕的寒气从牧江的身上弥漫而出,那寒气像是隔绝了火焰,随后,人群见到秋岩的手臂一点点的冰封,僵硬在了那里。

    “这……”

    “寒冰法术。”青州学宫之人神色不大好看,对方是水系法师,水克火。

    秋岩冷得浑身哆嗦,寒冰不断侵袭,很快冰封了半边身子,风雪吹打在另外半边身体之上,是那样的刺骨,再过片刻,他便要完全化作冰人。

    “住手。”青州学宫有长辈呵斥道,只见牧江伸出手放在秋岩的脑袋上,往旁边一拍,像是拍打蝼蚁般,秋岩的身体直接躺在了地上。

    青州学宫立即有人上前将秋岩带走,若是一直放任不管,他会活生生的冰封而死。

    “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便如此莽撞攻击,青州学宫就是这样教导弟子的吗?太弱了。”牧江的神色和声音依旧平静,说完便退了回去,青州学宫的人都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在觉醒境能够将人身体冰封,此人很强。

    牧江退下之后,又有一道身影走出,此人虽是少年,却眉宇如剑,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股少年锐气,他身后甚至背着一柄剑,显然,他是一名剑修。

    “觉醒八重境。”少年淡淡开口,这一次,甚至连名字都懒得说,比之牧江,更显冷漠凌厉。

    “我来。”青州学宫,有人走出。

    “是青山师兄。”诸人看到少年走出,不少人有着期待之意,李青山,今年春闱甲榜第三,入剑阁修行。

    “三剑足以。”对面黑焱学宫少年轻蔑一笑。

    “狂妄。”青州学宫弟子露出愤怒之色,太猖狂。

    “请。”李青山神色冷漠,他拔剑,剑意缭绕于身,发出呼啸之音。

    剑意同样是一种武之意,而且,是非常强的武之意,类似于将天地灵气通过感知剑,凝练出剑之属性,和法师的属性能力相当,剑修的攻击,非常可怕。

    这次李青山比之前秋岩更谨慎,不动如山,然而对面少年却讽刺笑道:“还真是听话啊。”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朝着李青山而去,形如风,周围雪花狂乱飞舞,一股风裹挟着他的身体。

    “风属性法师,小心。”青州学宫许多人脸色都变了,一位风属性法师主修剑术,会很可怕。

    李青山神色凝重,看到对方到来,他出剑,剑若游龙,但只见寒光一闪,对方的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笔直的剑光,风之剑意,犹如闪电。

    李青山手中之剑发出颤响,聚强大剑意朝着虚空一指,但对方留下一剑之后便直接消失了,到了他的侧身。

    “师兄。”许多人都盯着战场,剑修之战,非常惊险。

    李青山左手拍打而出,竟运气化剑,挡住这侧身一击,但对方却再次消失,出现在他身后,一道寒光一闪而逝,随后便是一道惨叫之音。

    李青山的背部被划过一道血线,血流不止。

    “第三剑。”对方收剑,直接踏着白雪走回原地,青州学宫的人感觉更冷了些,这次黑焱学宫的来人,很强。

    “青州学宫弟子若都是这种实力的话,那便不浪费时间了。”此时,黑焱学宫又有一位少年走出,这少年皮肤很白,脸上干净,但他的眼睛,却非常的骄傲,任何人只要和他对视一眼,就能够感觉到他的骄傲。

    “师弟,这些废物还需要你亲自出手?”后面有人开口道,少年摇了摇头:“既然都已经来了,当然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处在怎样的层次,我觉醒境第七重玄妙境,你们无论在觉醒境第几重境界,都可以直接上。”

    青州学宫弟子一片哗然,觉醒第七重,竟狂言无视境界挑战,任由青州学宫所有觉醒境弟子出战。

    “我倒想要领教下。”杨修走了出去,上次秋闱受辱,这次,希望能够证明自己。

    “我来战。”陆续有几人走出,少年扫了他们一眼,开口道:“你们,一起吧。”

    话音落下,他的脚步往雪地上一踏,雪花被震开,地面上竟出现一个图案,青州学宫走出的弟子纷纷释放自己的力量,少年像是没有看到他们般,不断原地踏步,渐渐的,地面上的图案越来越复杂,上面竟隐隐还有古老的字符。

    “法阵。”青州学宫的大人物脸色瞬间变得格外的凝重,少年骄傲的容颜还透着几分稚嫩之意,很可能十五岁都不到,如此年轻就能够布置法阵?而且,速度还如此之快。

    天地间恐怖的灵气疯狂的朝着法阵汇聚而去,少年站在中间,傲然无比,青州学宫走出的弟子神色终于变了,但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相互对视了一眼,便同时朝着对方攻击而去。

    看到诸人攻击而来,黑焱学宫少年眼中闪过一道轻蔑冷笑,他心念一动,刹那间周身出现一道璀璨光芒,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幅阵图,和地面上的法阵相呼应。

    “去吧。”少年冷漠开口,刹那间阵法中出现了许多头火焰巨蟒,朝着所有人攻击而去,杨修汇聚的法术火蟒和此刻出现的相比,犹如一条小蛇般,直接被吞没掉。

    青州学宫水行宫宫主往前踏了一步,刹那间天地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许多,一股冰封一切的寒气陡然间降临,随即化作一股冰雪风暴,那一头头火蟒直接熄灭。

    杨修等弟子纷纷摔倒在地上,非常狼狈,若非是水行宫宫主出手,他们刚才会被火焰吞没。

    “天命法师!”水行宫宫主凝视前方少年,眼眸中闪过一抹震撼。

    眼前这位十五岁不到的少年,竟然,是天命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