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十二章 师兄弟
    叶伏天很郁闷,然而其他人眼里却只有嫉妒火焰。

    花解语竟然对他回眸一笑,难道,他们之前就认识?

    这不可能,这传奇废材怎么会有机会认识花解语,一定是因为他文试第一,将花解语挤下去,让花解语对他产生了一丝兴趣。

    诸人心中生出许多念头,安慰自己。

    “一定是这样,明天,他将被打回原形,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包括文试第一,也不过是一场虚妄而已。”

    人群陆续散去,叶伏天和余生朝着看台方向走去,叶百川一直在那边等着,见到叶伏天走来不由得爽朗大笑道:“不错,总算没给你老子丢脸。”

    “刚才是谁在那得意忘形,如今,只是一句没有给你丢脸吗?”身旁的风如海笑着道:“伏天这小子真是令人吃惊啊。”

    “哈哈,晴雪丫头也不错,位列二甲榜单。”叶百川道。

    “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叶百川朝前方走去,叶伏天跟在身后,只见叶百川斜着眼看着叶伏天,似笑非笑的道:“你小子是不是有更好的目标,始乱终弃,欺负晴雪丫头了?”

    叶伏天一脸黑线,老爹大概也看到了花解语回眸一笑,竟生出这样荒谬的念头。

    “这事有点复杂,让我自己来处理吧。”叶伏天耸了耸肩道,叶百川看着他的眼睛,随即道:“好,这事我不管,你参加秋闱怎么回事,文试倒也罢了,明天有把握?”

    说到这叶伏天认真了几分,有些古怪的看着叶百川道:“先祖真有厉害天命法师,修行大自在观想法?”

    “当然,你是不是,觉醒了?”叶百川目光渐渐变得锐利。

    “嗯。”叶伏天轻轻点头。

    “好。”叶百川一巴掌猛的拍打在叶伏天的肩头,似乎因激动他的手掌极为用力,掐得叶伏天骨骼都发出咔嚓声响,见到叶伏天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这才颤颤一笑,将手掌收回。

    “有你这样的老爹吗?”叶伏天瞪着自己的父亲,又问道:“既然先祖这么厉害,怎么就我觉醒了先祖天赋?”

    “因为你有个厉害的老爹啊。”叶百川理所当然的道。

    叶伏天揉了揉眉心,心想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还好自己没有像到他……

    “回去我告诉你义父,他一定会非常高兴,或许明天的秋闱大考,他会来看看。”叶百川又道,叶伏天的眼睛一亮,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从年少时义父便对自己寄予厚望,如今天命终于觉醒,他希望义父能够看到他的光芒。

    在叶百川和叶伏天聊天的同时,风如海也拉着风晴雪到了另一旁,风如海神色认真,问道:“叶伏天何时认识的花解语,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显然,风如海和叶百川竟然生出了同样的想法,认为叶伏天移情别恋。

    风晴雪看了一眼父亲,知道他误会了,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隐瞒。”风如海道。

    风晴雪犹豫了下,随后缓缓开口,将事情完整的叙述了一遍。

    “糊涂。”风如海听完之后脸上出现怒容,叱喝道:“你做事怎么如此糊涂,你们多年的友谊,时常拌嘴玩笑,何事不能坐下来谈,你让外人挡在他前面不让靠近是什么意思?这哪里是拒绝追求,这分明是要绝交,更何况伏天向来喜欢玩笑,想要和你一起修行不代表就是要追求你的意思,余生显然是动怒了才会当众质问你,你竟然真的一点余地不留,事后还和慕容秋搞在一起,人言可畏,你让伏天在学宫如何做人?”

    “我和慕容秋没什么,只是因为慕容清的关系才会一起结伴围猎,毕竟他修为高点。”风晴雪见父亲叱喝自己露出倔强的神情,道:“更何况难道他就对了,我们已经成年,他还开那样的玩笑,慕容清让我和他保持一点距离免得引起误会也没错吧。”

    “你和慕容秋即便没什么,但刚拒绝伏天之后却和他结伴,这本身就是对男人尊严的践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风如海语气加重了几分,盯着风晴雪道:“你们两人小时候便是朋友,我和你叶叔叔也是至交,无论你们以后是否在一起,我们都会尊重你们的选择,但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我难堪?”

    风晴雪眼睛微红,父亲很少这样严厉,此刻这样,她心中也极不舒服,抬起头看着风如海,风晴雪道:“我做的事情不影响你和叶叔叔之间的关系,而且,我既然已经成年,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后悔。”

    “傻丫头。”风如海摇了摇头:“你自己难道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的借口,之所以你会这样做是因为自己也认为伏天配不上你了,所以才会以这样激烈的方式抵触,你以为自己长大了,但却不明白,没有功利的友谊才是最纯净美好的,若是伏天一直像以前那样你的确不会后悔,然而若是他和今日秋闱文试一样光芒璀璨,你真的觉得自己不会后悔吗?”

    风晴雪内心轻颤了下,像今天秋闱文试那样,可能吗?

    “伏天那小子我看着长大,看似随性洒脱,却心有猛虎。”风如海看着风晴雪继续道:“蛰伏于青州学宫三年,多少白眼,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这岂是寻常少年能够做到,丫头,希望你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吧。”

    说着风如海摇了摇头,离开了这边,留下风晴雪在那发呆。

    “心有猛虎吗?”少女的美眸转过,望向远处一道身影,随后转过身,朝着学宫别院而去,此刻她的心有些乱。

    叶伏天和父亲道别,目光看了一眼演武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的眼眸落在远处演武场前方那里,秦伊美眸正看着他。

    叶伏天伸出食指,随后指向天空,嘴角微微翘起,透着强大的骄傲和自信,仿佛是在对她说,等着。

    秦伊美眸瞪了叶伏天一眼,这才转身离开,心中的波澜依旧没有完全平息,她怎么都没想到,叶伏天,竟然能够拿到秋闱文试第一。

    莫非,明天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想到这,她内心中竟有着一股莫名的期待。

    人群陆续散去,演武场又变得安静了下来,然而明天,这里将会比今天更热闹。

    青州学宫秋闱大考向来是青州城最关注的事情之一,文试的结果出来之后,青州学宫外面的人群很快得知了消息,叶伏天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一些人的视野当中,击败花解语和杨修拿到文试一甲榜首,这绝非常人能够做到,以前听说过叶伏天的人颇为好奇,传闻中叶府的那位纨绔子弟,竟然一鸣惊人。

    …………

    午时的青州城格外的热闹,大小酒楼高朋满座,在靠近青州学宫的一家奢华酒楼中,雅阁内,古色生香。

    青州学宫弟子慕容秋,此刻便在这间雅阁中坐着,在他身旁,都是慕容商会的长辈,为首之人正是如今慕容商会的掌舵人,慕容秋的父亲慕容云山。

    “今日学宫秋闱大考,倒是让我想起了数十年前的往事,师弟,那时你我可都是学宫风云人物,你可还有印象?”慕容云山看向对面坐着的一位中年,脸上露出感慨之意。

    “怎么不记得,当年我可是被师兄压的很惨,数次位居第二。”中年含笑道。

    “哈哈,没想到师弟还记得往事,一别数十年,依旧偶尔会想起少年时的风光,可惜如今俗务缠身,再无当年热血,哪像师弟逍遥人生。”慕容云山笑道。

    “师兄如今执掌慕容商会,何等权势,何必如此谦虚,我不过闲人一个,在青州学宫教教后辈,虚度光阴而已。”中年摇头道,原来,此人乃是青州学宫术法宫土行宫宫主石忠,掌管术法宫七大行宫之一的土行宫,实力非常强横。

    “师弟更谦虚。”慕容云山笑了笑,道:“实不相瞒,此次邀师弟出来一聚,实则是有事需要拜托师弟。”

    石忠目光闪烁,终于进入正题了他,他笑道:“师兄但说无妨。”

    “我慕容商会的情况师弟想必知道一些,竞争激烈,慕容秋同辈兄弟众多,这小子虽然不争气,但我做父亲的却不能不管,此次秋闱文试有些失败,但他的天赋和实力依旧还是不错的,明天的表现想必不至于太差。”慕容云山缓缓开口道:“十七岁,以觉醒第九重归一境参加秋闱,若是不能夺取秋闱大考第一,在家族内,怕是会遭到抨击。”

    石忠面色不变,自然明白他这师兄是在为慕容秋铺路。

    “参加秋闱的人,境界大多在觉醒第七重之下,慕容秋明日若是在论战阶段表现足够优秀,压倒所有人,或许我能争取下。”

    “花解语应该不会参加论战,她若是参战,第一便让给她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她不参战的话,慕容秋明天一定会努力表现,届时,就拜托师弟了。”慕容云山目露锋芒,道:“师弟以后修行所需,交给师兄就行。”

    “师兄客气了。”石忠眼眸闪烁异芒。

    “应该的,秋儿入土行宫之后,还要师弟多关照,来,我先敬师弟一杯。”慕容云山举杯一饮而尽,酒桌之上,气氛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