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遗蜕现
    嗡!

    但见牧尘袖袍一挥,顿时间无尽幽光绽放开来,一株幽暗而妖艳的上古神花徐徐在众人面前绽放开来。

    上古曼陀罗花!

    乃是当年天帝亲手栽种的,也是曼荼罗的本体。

    花开倾城,无尽的幽暗之光从中散发出来,竟是令得光线都是消失在了其中,美的让人沉醉。

    跟着,不给陆恒和夏皇反应的时间,曼荼罗一步迈入花心之中。

    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曼荼罗的身影似乎化作了本源之力重新融入到了花朵之中,两者之间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曼荼罗和曼陀罗花本来便是同根同源的东西,一体两分,此刻重归一起,才是真正完整的存在,而且两者本源融合,瞬间便突破当下的桎梏。

    隐隐约约听到虚空之中有梵音阵阵,花瓣舒展,好似天地都为之欣喜,光芒万丈,直冲云霄,伴随着的是一股地至尊大圆满的威压。

    这一刻,来到天帝陵园的所有势力之主都不由得面色微变。

    僧多肉少,蛋糕就这么大,现在又多了一个分食的,而且还是顶级掠食者,这叫众人如何不谈之色变呢?

    攻守之势异也!

    刚刚还是两位上位至尊联手围攻一个上位至尊,现在变成了地至尊大圆满,情况一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面对这种情况,不论是夏皇还是陆恒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却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只是夏皇服软,曼荼罗放过了,但是对于陆恒,却是打算新仇旧恨一起算一算了。

    陆恒是自家人知道自己事,以他当年干的那些事情,他知道曼荼罗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而以上位至尊对战地至尊大圆满,他知道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自己能不能逃走都是个问题。

    好在他还有一张底牌。

    不待曼荼罗动手,便见陆恒先下手为强,一步迈出,一拳轰出。

    轰!

    浩瀚的灵力席卷,好似洲际导弹一般。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他这一拳居然不是攻击曼荼罗,也不是攻击牧尘,而是朝着不远处的一座悬空山峰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还不明就里,牧尘和曼荼罗却已经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了。他们知道这个时候,陆恒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只有方青山一人知道,陆恒这是要干嘛,心中倒是隐隐升起了一股期待。

    毕竟悬空山峰这么多,他可不知道到底那一座里面才是天帝和魔帝的埋骨之所,找不到他们的尸骸,自己又怎么能够得到一气化三清呢?

    陆恒的意外举动,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循着他攻击的方向望去。

    但见得那悬空山峰在陆恒的攻击下,没有丝毫抗衡之力,须臾之间整个山顶便化为一片尘埃。

    “那是?”

    不过透过尘埃,众人却是差点惊呼出声。

    因为在拿山体内部,一座宽敞的广场赫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当然,广场不是重点,重点是,广场上伫立着一个伟岸的身躯,浑身散发着浩瀚的气势,便是地至尊大圆满与之相比也是萤火与皓月的差别。

    人影虽然不动,但是站在那里,他便是宇宙的中心,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臣服之感。

    “天帝!”

    见到此情此景,众人那里还不知道此人是谁。

    他们这么多人来到上古天宫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一气化三清,为了天帝的传承。

    此刻看到了天帝的身影,众人那里还忍耐得住,一个个好似老猫闻到了咸鱼的味道,纷纷争先恐后的朝着广场爆射而去,好似手快有,手慢无一般。方青山自然也在其中。

    来到广场之中,细看之下,才发现,除了天帝的身影之外,天帝脚下,还有一柄犹如水晶般的长剑,长剑异常的古朴,简直就犹如一柄无锋而粗糙的剑胎,但谁都能够察觉到,那自这柄水晶长剑中所散发出来的恐怖威能。

    方青山比较了一下天帝剑和纯阳飞剑,天帝剑不愧是超越了圣物的存在,比起纯阳飞剑的威力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这是天帝剑在天帝手中的时候。

    现在嘛,以方青山的修为,再加上充沛的灵气,天帝剑就未必及得上自己的纯阳飞剑了。

    而此刻天帝剑正插在天帝脚下一颗约莫半丈大小的漆黑头颅之中。

    那黑色骷髅一看便是邪恶之物,其上蔓延着让人心悸的阴寒,煞气。

    所以不知情的人先入为主,一看便认为此物应该便是那位入侵的魔帝头颅,被天帝斩杀,用剑镇压。

    在场的,大概只有陆恒和方青山两人知道,天帝不是天帝,魔头也不是魔头吧。

    方青山是因为先知先觉,而陆恒是因为早在当年便被魔帝控制了,这一次上古天宫之所以突然出世,其实便是他搞的鬼。

    一气化三清,天帝传承,超越圣物的天帝剑。

    这一切都摆在面前,是那么的诱惑,本来便蠢蠢欲动的众人此刻彻底被欲望蒙蔽了双眼。

    虽然有曼荼罗的提醒,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时候谁还能听得进去?

    凡是阻挡他们抢夺宝物的统统都是敌人。

    尤其是曼荼罗此刻可是在场唯一一个地至尊大圆满,更是被几乎所有人排斥在外,再加上陆恒在其中挑拨离间,她说的话自然就更没有人听了。

    气氛越来越凝重,呼吸越来越浓重,双眼开始冒着火光,心在跳,血在烧。

    某一刻,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冲向了天帝。

    瞬间,好似发了信号一般,几乎所有人都朝着天帝的遗蜕冲了过去。

    只有一个人朝着天帝剑冲了过去,那个人便是方青山。

    其他人不是看不上,或者忽略了,只是因为这天帝剑插在魔帝的头颅之上,谁知道拔出之后,会有什么不祥的变化。

    他们不想去试水,都想让别人先去试雷,若是没有什么问题,再抢也不迟。

    尤其是看到抢夺天帝剑的乃是方青山,他们就更放心了。

    区区一个地至尊都不是的人,便是得到了天帝剑,他们想要镇压,还不是反手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