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建木
    方青山估计,金龙全盛的时候,怕是不得有长生秘境的修为。

    毕竟看看他现在的气息,方青山即便隔着这么远,都觉得一阵阵窒息。

    而张角更是如此,方青山本来以为他不过是金丹境界的修为,却想不到,居然有着逆天改命的境界。

    转念一想,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大汉朝立朝以来,东西两汉,有刘邦定鼎天下,有刘彻追亡逐北,有刘秀力挽狂澜,底蕴浑厚,要是没有一点手段,如何能够动摇根基。

    而且张角修炼到了逆天改命的时候,在想突破,便难上加难了,毕竟这是三国世界,世界实力有上限,想要突破,便只有打破格局。

    若是张角真的能够推翻大汉,建立一个统一的政权,说不得突破长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这些都和方青山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知道最后的结果不过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白白便宜了现在看热闹的众人。

    让他感到有些惊异的反而是张角手中的九节杖。

    此物看品级而言,也就堪堪达到了道器的门栏,要说就杀伐之力,恐怕还比不上方青山手中的血苍穹。

    然而,让方青山心头震动的却是,感受到九节杖的气息,那一株世界树幼苗居然发出一阵阵想要的念头。

    “难道这九节杖也是一块世界树碎片?”

    感受到世界树的渴望,方青山不由得暗自揣测道。

    毕竟,对世界树来说,只有有助于他成长的东西才会渴望。

    而有助于他成长的东西,除了类似九阳圣水这样充满无穷生机的水属性至宝,还有便是如同息壤这样的土属性至宝,除此之外,便只有同属于的世界树碎片,相互吞噬,也可以促进成长。

    “难道曾经有永生世界的高手来过三国?”

    方青山心中如是想到。

    毕竟这三国本来便不是历史中的三国,如今又出现了一块世界树碎片,由不得他不这么想。

    其实这一次倒是方青山想差了,既然有恒河沙数一般的世界,世界树自然也就不只是一株。

    《山海经·海内南经》:“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

    建木者,沟通天地人神桥梁也。伏羲、黄帝等众帝都是通过这一神圣的梯子上下往来于人间天庭。

    和永生世界的世界树一样,建木也一样遭劫,为人说伐。

    张角手中的这一至宝九节杖便是一块建木碎片炼制而成。

    他和方青山体内的世界树虽然不是同一株,不同根却依然同源,所以世界树很是渴望吞噬了这一块碎片。

    “不急不急,东西在那里,迟早是你的,跑不掉的。”

    方青山安慰着泥丸宫中不停摇曳的世界树。

    再说,就在方青山安慰世界树的时候,冀州上空,震耳的龙吟之声,陡然在这虚空之下响彻而起,一种肉眼可见的音波携带着浓浓的威压,伴着夜色扩散而开,音波过处,不少强者都是感觉到皮肤一阵发麻,当即眼神都是凝重了许多。

    跟着,便见金龙的庞大龙尾一振便是破空而出,巨大的龙爪,带着一股仿若可分天地般的庞大力量,直接是在那无数道目光下,与那暴冲而来的漫天雷雨,凶悍相撞!

    刺啦!

    如同裂帛,天空都好似被金龙撕裂了一般,来势汹汹的雷霆霎时间一扫而空。

    当然,金龙也没有落到好,鳞甲掉落,龙爪龟裂,泣血长空。

    “你果然不行了,大汉朝四百年,气数已尽,哈哈哈。”

    自己的攻击虽然被破,但是张角却是不惊反喜,哈哈一阵长笑,“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张角心中一动,他的头上冲出了一道虚影,九条黄龙拉车,发出震天的长吟,一道淡淡的人影,浮现在空中。河目,隆额,日角,龙颜。他站在一辆华丽的战车上,目光有着无尽的仁慈,无尽的正直,无尽的威严。

    天地法相!

    这是神通九重,才能练就出来的天地法相。

    神通七重是金丹,八重是风火大劫,渡过风火大劫之后,神通九重就可以把自己的法力,道家罡气,精神,都练成一尊天地法相。

    各人的神通不同,所练成的天地法相也不同。

    张角乃是一教之主,他还想要推翻汉朝,来个,凝聚的法相,自然便是帝王法相。

    天地法相,来去自如,力大无穷,神通无量。

    祭出法相,就如同归一境的人祭出符箓,金丹境的人祭出金丹,这是全力以赴的象征。

    帝王法相一出,张角的气势暴涨,声音一变,如雷霆般威严。这一刻,他就像上古时代驾着战车,巡视四方,镇压八荒六和的天帝一般,威严无比。

    大手向外一抓,立刻涵盖苍穹,风云变色。

    吼!

    金龙见到张角全力以赴,却没有半点示弱。

    双目中迸出七彩光芒,龙尾一扫。携带着无上的霸道,还有不可阻挡的大势,滚滚而来。

    啪!

    一声巨响,震天动地。

    张角一张嘴,喷出一口逆血,他的法相直接被神龙抽飞,其上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缝。

    神龙更是凄惨,这一次不只是鳞甲掉落,整段尾巴都被斩落当场。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可惜,到底老了,不过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的龙族。

    金龙仰天一声咆哮,带着几分苍凉,几分不甘,几分留恋,几分决绝!

    但见其张口一吐,一颗照破山河万朵的明珠从其嘴中喷出。

    绽放七彩光华,隐隐可以听到一声声龙族的乐章响彻。

    半空之中,更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浮现着诸多场景。

    有汉高祖定鼎四方,一通天下,有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有冠军侯封狼居胥,追亡逐北,有刘秀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有江山社稷,八方来朝等等。

    龙珠!

    这是气运金龙最后的手段。

    他将汇集了大汉朝四百年的气运凝结的龙珠喷了出来,直接砸向了张角。

    他知道自己不行了,所以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